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新闻资讯

谢亚龙狱中看妹妹节目 亲属:为了让他活放弃上诉

时间:2013-10-18 23:03:25  来源:深圳新闻网-晶报  作者:

谢亚龙、南勇、杨一民等人被宣判后,喧嚣一时的中国足坛扫赌打黑系列案,被更劲爆的新闻所覆盖。直到10月15日,前国脚申思参加上海监狱运动会的照片,在微博上被散播开来,再次开启了球迷的疑问——这群被判刑的足坛人士,如今都在身处何方?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晶报记者通过相关内部系统独家查询得知,从杨一民在2012年3月22日被转出看守所起,足坛扫黑系列案的几十位服刑人员,先后被转入河北、沈阳、上海等地的监狱服刑。这些昔日的足坛风云人士,从监狱开始进入人生的下半场。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晶报记者吴邦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安塞腰鼓队员申思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0月15日上午9时,上海市监狱管理局第五届服刑人员运动会在青浦监狱开幕。来自上海各监所的13支代表队共364名参赛选手,在3天的赛程中,进行团体操、球类和棋牌类等13个项目的角逐。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项运动会每三年举办一次,至今已举办过四届。当天,除了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和体育局的相关领导,国际乒联副主席施之皓、游泳名将蒋丞稷、著名击剑运动员叶冲等都来到现场讲话。今年,也是首次邀请媒体代表列席观摩。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开幕式上,由上海宝山监狱54名服刑人员组成的锣鼓队表演1.jpg了安塞腰鼓,鼓声震天、气势恢宏。当地电视台播出的这段腰鼓视频,让眼尖的观众认出了一位身穿白衣、头缠红布的腰鼓选手——因操纵比赛而被判刑6年的前国脚申思。相关截屏照片被传到微博之后,引发了网友的无限唏嘘。有网友说申思的气色不错,也有人说他的笑容比较诡异。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上海监狱系统的宣传文字这样描述申思和他的队友:“脱下囚服,穿上传统的安塞锣鼓服,背起鼓、拿起鼓槌,来自宝山监狱的54名锣鼓队员神采奕奕。他们率先表演了安塞锣鼓。‘一!二!嗨!’阵阵鼓声便随着响亮的口号,每一个锣鼓队的服刑人员都全情投入。一通鼓打完听到阵阵掌声,锣鼓队员们的脸上洋溢出了灿烂的笑容,这一刻他们再次找回了自信。为了丰富服刑人员的体育生活,宝山监狱专门请来安塞锣鼓指导老师进行指导。服刑人员根据兴趣爱好自发报名参加锣鼓队,并根据身体条件来进行选拔。”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宝山监狱方面介绍说:“每周三的宝山监狱教育日,报名参加锣鼓队的服刑人员都会跟着指导老师练习,一打就是一个下午。每周坚持练习,这批服刑人员的鼓越打越好,身体也越打越结实。最近天气变化大,有一些服刑人员出现感冒,然而在这54人的腰鼓队中,却没有一名服刑人员出现感冒咳嗽的情况。除了安塞腰鼓,宝山监狱还时常给服刑人员进行足球、篮球等喜闻乐见的运动项目,深受服刑人员欢迎。”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除了申思以“演员”的身份出现,在当天的青浦监狱运动场上,申思的亲密队友祁宏也在场。只不过,祁宏的身份是台下的观众。10月16日,前国际级裁判黄俊杰的辩护律师刘炜,在接受晶报电话采访时承认,黄俊杰等上海籍足坛人士,也都在宝山监狱服刑。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晶报记者通过相关内部系统查询得知,申思的内部资料一栏中标明“案件涉密”,办案单位是“沈阳中院”,进入看守所的“入所时间”是2012年1月20日,“出所时间”是2012年6月28日。从此开始,申思回到上海市沪太路6178号的宝山监狱服刑。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谢亚龙精神状态很好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0月16日下午,原国家足球管理中心主任谢亚龙的律师陈刚,在接受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确认,谢亚龙的服刑地点是河北燕城监狱。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6日晚,谢亚龙的妹妹谢亚梅在接受晶报采访时说:“我哥哥一直关押在燕城监狱,他目前精神很好,多谢关心。秋凉了,大家都多保重!他现在服刑很好,请外界停止对他的一切专注,多谢关心和理解。忘记他,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谢亚梅是重庆著名演员,她在这两年来经常参演央视《普法栏目剧》,在央视12套法制频道播出。能在狱中看到妹妹的电视栏目剧,对于谢亚龙而言是一种难得的慰藉。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2年4月24日的丹东庭审,谢亚龙在庭审中翻供,称自己遭到了吊打、电击、抽耳光等刑讯逼供。谢亚龙称,当时认罪只是为了保证能活下来,并让被扣留的妻子获得人身自由。谢亚龙的这番描述,让不少人都百味杂陈。6月13日,丹东法院一审判决谢亚龙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陈刚律师说,一审宣判后的第二天下午,他与金晓光在沈阳的看守所,与谢亚龙谈了两个半小时。谢亚龙表示,是否上诉要听取家人的意见。当时,谢亚龙的心情非常迫切,希望律师能够即时联系家人,当场知道他们的想法。陈刚和金晓光说,还有十天时间决定是否上诉,不要太着急,应该给自己也给家人时间好好考虑。谢亚龙当时非常牵挂家人,担心陈刚和金晓光律师不会再到沈阳看他。得到两位律师的承诺之后,谢亚龙才放下心来。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次会面,谢亚龙倾向于不再上诉。2012年6月13日,陈刚和金晓光在丹东见到了谢亚梅,她尊重哥哥的决定。回到北京之后,两位律师又和谢亚龙的夫人沟通,把谢亚龙的精神状态等详细告知,谢夫人明确建议不再上诉。6月19日15时,陈刚和金晓光再次见到了谢亚龙,谢亚龙确定自己不再上诉。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陈刚律师说,2012年4月24日的丹东庭审,57岁的谢亚龙的状态较差,看上去比较疲惫,嗓子因为发炎导致说话有些困难。6月13日在丹东宣判的时候,谢亚龙的精神状态比两个月前好很多,嗓子也没有大问题。谢亚龙的亲属表示:“他身体很不好,全身都是病。为了活着,我们只能做出不上诉的决定。”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杨一民发挥博导优势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晶报记者通过相关内部系统查询得知,首批受审的杨一民在2011年11月21日被送入看守所,2012年3月22日出所。离开看守所之后,杨一民并未被立即被转往燕城监狱,而是在沈阳监狱城少年犯监狱服刑了几个月。杨一民利用自身的博导优势“戴罪立功”,协助从事少年犯教育工作。当时,裁判万大雪被关押在抚顺监狱,裁判陆俊和足协原裁委会秘书长张建强都在辽阳监狱。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经过几个月的等待,谢亚龙、南勇、蔚少辉、李冬生、邵文忠、申思、祁宏等第二批受审人员,在2012年6月被宣判完毕。2012年8月,杨一民与谢亚龙、南勇、李冬生、吕锋等落网的足协官员一起,被转到距离北京不远的河北省燕城监狱。燕城监狱是司法部惟一直属的中央监狱,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是河北省距北京最近的地方。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跟其他监狱不同,燕城监狱的所有罪犯都是从全国各地监狱调送而来。这所监狱建立了中央和地方二级管理体制——燕城监狱由司法部直接管理;司法管辖有最高检察院监督;审判由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管辖;再犯罪由北京通州法院管辖;武警由河北省武警总队管理。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燕城监狱现有罪犯650多人,这座监狱的重要性,仅次于直属于公安部的秦城监狱。除了40多名职务罪犯,燕城监狱还有普通刑事罪犯与外籍罪犯。40多名外籍罪犯来自20多个国家与地区,主要是杀人、抢劫、贩毒等普通刑事罪犯。外籍罪犯大多通过英语和警察交流,小语种则由监狱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联系,由副教授以上教师提供翻译。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燕城监狱多姿多彩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燕城监狱分为两个部分,普通刑事犯和外籍犯关押在一片区域,职务犯关押在另一片区域。在大门的左右两侧,建立了几座关押罪犯的大楼。院子中间是修建得整整齐齐的草坪,面积相当于两三个足球场。如果没有周围的铁丝网高墙,仿佛置身于城市郊区的别墅。草坪周围有几个三层楼的监舍大楼,外墙涂着黄色涂料。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燕城监狱的伙房非常干净,座位类似于大学食堂常用的饭桌,还设有少数民族的就餐区域,午饭和晚餐是两菜一汤。伙房外面是体育锻炼区域,设有篮球场地和健身器材。罪犯的劳动主要是制衣,许多罪犯在制衣车间按照工作流程劳动,制衣车间规模不大。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职务犯监区里所谓的职务犯,很多人都曾经担任厅级干部,主要关押来自中央部委的职务犯罪人员,也有一些来自各个地方的职务罪犯,平均年龄50岁。这里关押过一些有名的人物,比如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秘书李真、原央视导演赵安等。根据2012年的统计数字显示,10年来,燕城监狱共办理减刑案件2455人次、假释103人、保外就医13人,无一错案。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每间监舍外,有一个五六平方米的阳台,可以用来晒衣服、搞锻炼。平时下午,职务罪犯可以有一段时间在监舍外锻炼。职务犯的监舍是两人一间,电视机摆在床铺的前面桌子,类似于外面宾馆的住宿条件。卫生间和淋浴间就设在监舍内部。但在卫生间和房间中间的墙上,设置了一个透明玻璃,利于内部的相互监督。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足坛朋友不得探视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从地图上看,燕城监狱与中国足协的直线距离只有40公里。从北京地铁大望路站换乘930路公交车到冶金医院站,下车往南走1300米即可抵达燕城监狱。最近这段时间,一些足坛人士都想去监狱探视,但是只有直系亲属才能获准探监。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与申思、祁宏、黄俊杰等沪籍人士不同的是,生于上海的前国脚江津并没有回到宝山监狱服刑,而是与谢亚龙、南勇、杨一民等人一起被关在燕城监狱。原来,江津在1999年离开八一队,转会天津泰达,他的户口一直落在北京。2003年初,刚刚转会上海中远的江津,买了一辆时值170万元的保时捷911Targa。晶报记者当时注意到,这辆跑车挂的是北京牌照。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江津的夫人徐冬冬是纯正的“白富美”。上海足坛当时传说,这辆保时捷是徐冬冬送给江津的生日礼物。江津曾向记者纠正说:“老婆是给我买过车,不过那是1996年的事了,她送给我的是福特,当时我们刚结婚,算是结婚礼物。不少球员也买得起保时捷,不过一是看是否喜欢,二是看消费观念。每个人的消费观念不一样。比如申思、祁宏也买得起,只不过他们不会选。花费将近200万买一辆车,还不如买一个房子。”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0月17日,一位前国脚在接受晶报采访时说:“江津出事后,我们都替他惋惜,因为他根本不缺钱,出于江湖义气做了错事。江津转到燕城监狱后,非亲属都不能探望。燕城监狱位于廊坊三河,中国足协的香河基地也在廊坊,江津他们经常在哪里训练,这倒是有一点缘分。现在快到冬天了,我前两天刚给江津寄去冬衣和生活用品。”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范广鸣已率先出狱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这批被捕的足坛人士中,同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的原成都俱乐部董事长许宏涛、原厦门队教练尤可为,已在2012年2月18日被当庭释放。在这起系列案中首位被批捕的原足协联赛部官员范广鸣,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在沈阳监狱城的监狱医院服刑。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虽然被判刑三年半,但是范广鸣在被宣判前,已经被公安机关羁押了两年多。2013年2月3日,范广鸣的刑期已经到期。当天凌晨,范广鸣的家人守在监狱门口将其接走。如今,范广鸣寄居在弟弟范广会的沈阳家中,范广会现任沈阳市足协秘书长。最近这几年,范广鸣的儿子因病医治无效病逝,妻子也离他而去。范广鸣被捕后,公安人员曾找到他的妻子,得到的回答是,“我们早已没有任何关系”。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对涉案人员做出的行业处罚,范广鸣等人终身不能从事与足球有关的工作。不过,范广鸣还是忘不了足球。今年9月8日的全运会U20男足半决赛,辽宁队在点球大战中战胜新疆队。范广鸣来到沈阳铁西体育场,与上海球迷协会会长王尔康等人一起,现场观看了这场半决赛。出狱半年多的范广鸣气色不错,比受审时明显胖了不少。事业与人生的浮沉,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印记。ce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