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视频空间 > 知青岁月

知青大返城故事(上)

时间:2014-08-24 22:19:25  来源:优酷youku.com  作者:上海故事

 大返城的故事》
【内容简介】
上个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上海先后有100多万知青告别了城市和亲人,奔赴遥远的农村或农场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当时,上山下乡几乎涉及到了上海的每一个家庭,整整一代人的命运骤然改变,但十年不到,历史的走向却突然出现了拐点,知青们通过顶替、病退等各种办法返城。知青大返城,几十万人几乎在一个短暂的时期里像潮水般地返回了上海,而上海也在为接纳知青们的返城做着准备。
   
【导 视】
【解 说】
  四十多年前,整整一代人的命运身不由己地骤然改变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几乎席卷了上海的每个家庭。
【同期声】大家都哭成一片。
【同期声】真的是披星星,戴月亮,总归想家嘛。
【同期声】菜都是辣的,一点都吃不惯。
【解 说】
  差不多近十年,历史的走向突然出现了一个拐点,知青可以大返城了。

【画 面】北火车站为知青送行的镜头
【解 说】
  上了年纪的上海人看到这些历史镜头,也许会勾起对于一个年代的记忆。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前期,中国掀起了一场城市青年“上山下乡”的运动。在那个年代上海的火车站和客运码头就是这场运动的起点。当火车的汽笛一响,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就告别了城市和亲人,奔赴乡村和农场,由此也改变了自己的身份和人生。
  
【同期声】梁陈勇 上海申花小家电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火车站去的时候,我算蛮坚强的,我的妈一直在掉眼泪,我说不要哭,不要哭,到火车一开,这个汽笛一拉的时候哦,屏不牢了,哇,一片哭声啊,就是一片哭海啊,因为去的时候只有几岁你知道吗?十六岁只有多一点点啊。
【同期声】胡世平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我觉得,我是响应毛主席号召下去,在那边去要扎根一辈子的,当时是确实是有这种想法。
【同期声】须和平 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学会专职副秘书长
  一腔热情啊,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心潮澎湃。
【解 说】
  这组历史镜头拍摄于1968年的12月21日,这天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指示,这也是向全国的城市青年下达了上山下乡的动员令。上海的父母亲在听到广播的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儿女命运的走向。
  
【同期声】励亚力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我走的时候呢,人相当矮,一米五十还没到,所以呢我爸爸送我哥哥跟姐姐,他没有流眼泪。送我到老北站的时候呢,眼泪水嗒嗒滴。太小了,就这样到了江西。
【同期声】纪谷平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江西呢,全部都是吃辣的。那个时候真的,拿了饭碗都是菜都是辣的,一点都吃不来。
【解 说】
   从1968年起,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上海就有将近100万青年人奔赴黑龙江、内蒙古、吉林、云南、安徽、江西、贵州等地上山下乡,人数大约占当年上海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几乎遍及上海的每个家庭。
   
【同期声】朱伟仁 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总经理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我是1970年,上海六九届初中毕业一片红到江西。冷天挑大堤,冰天雪地,烂泥浆,要挑大堤,穿套鞋不可能,一脚走下去,套鞋就陷在里面了,拔出来就赤脚了。所以所有的人就赤脚。下了雪,踏了冰,还在挑大堤。更加苦的就是没有什么吃的,就是饭,一点油水也没有,几根萝卜干。
  
【解 说】
  几年以后,上山下乡这一历史的走向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拐点,这一命运的安排也戏剧性地迎来了一次人生意想不到的机遇。
  
【同期声】电视剧《孽债》知青们敲图章大返城画面
【解 说】
  这是一张从江西到上海的火车票,它已经被保存了35年,旧车票的主人就是当年赴江西农场的知青梁陈勇,他当年就是拿着这张火车票回上海的,而这次回上海不是探亲,而是回家,不走了。
  
【同期声】梁陈勇 上海申花小家电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这张是我回来的车票, 78年9月28日。我﹙1970年﹚4月16号别着这个袖章,到江西插队落户去的。整整八年半,八年抗战。经过八年半总算回到上海来了,所以这张车票呢一直保存到今天,值钱得不得了。
  
【解 说】
   1978年的春天,国务院批转了有关知识青年的文件,放宽了下乡知青由于健康原因和家庭困难而返回城市的条件。
   
【同期声】梁陈勇 上海申花小家电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回来呢我是那个叫算病退回来的。那么实际上面这个病退,讲到底就是,实际上面大家都晓得的,就是政策啦。

【解 说】
   1978年的10月到12月,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决定终止通过上山下乡来安置城镇青年的做法,并且对已经下乡的知识青年积极妥善地予以安排。
   
【同期声】吴惠娟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当时回来的时候就是先是独子回来,然后就是多子女在外地的插队落户的回来。然后再是顶替,最后才是像我们等于大批回城。
  
【解 说】
   知识青年大返城比较集中的时期是1978年和1979年,呈现出了先紧后松的态势。
【同期声】梁陈勇 上海申花小家电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我嘛那时候,在农场里曾经脚骨摔断掉过,脚骨断掉过嘛后头就,那么就讲,呃,这张照(片),这张片子一拿嘛就讲,哦,那么严重的,脚骨断掉过嘛,那就这样回来了。
  
【解 说】
  和梁陈勇在同一个农场的知识青年须和平,当年也是通过病退而回到上海的。
  
【同期声】须和平 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学会专职副秘书长
  1970年4月从上海的静安区沪西中学到江西去的。一腔热血啊,响应党的号召就去了。那是70年,时年十六周岁。那么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六岁了。那是1979年的6月,是病退回来的。实际上跟着潮流去,也跟着潮流回来,因为大家都返乡嘛,都回到上海。好像跟我差不多的情况很多很多,顺着潮流。
  
【解 说】
  须和平回城的理由是患病,但那时的他身体没什么大病,没病的人硬要搞病退,这也是件伤脑筋的事情。
  
【同期声】须和平 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学会专职副秘书长
  怎么能回到上海呢,我看看人家有的吃药,有的怎么怎么,最后都到上海去了。我呢也耍了小聪明,搞病退。实际上我想来想去想不出病。因为小时候呢,好像拉过尿,他们说这个遗尿症就是病啊,有人启发了我,于是我到了医院里,找到了这个病卡,然后呢想办法请人帮我做旧。


【解 说】
  一个大小伙子要说自己还在尿床,这实际上是很没面子,也很损自尊的事情,但是为了能回上海,就顾不上面子和尊严了。
  
【同期声】须和平 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学会专职副秘书长
  他们说,这个你到上海去,这个病很难查出来的,这样弄恐怕大概就八九不离十了吧。事实上后来到上海因为大家都回来了,这个政策宽松了嘛。也用不着再这么折腾了。
【解 说】
那时候只要能回上海,想方设法搞病退,是许多知识青年的无奈之举。

【同期声】夏玉兰 原五星垦殖场妇女主任 上海知青
  那时候呢,搞病退的人你没有毛病,病退就搞不着,那么他们想尽办法,拿自来火棒头前面的的黑的东西,给它刮下来,刮下来以后吃下去,吃得半夜里面肚皮痛,胃吃不消,送到医院里面抢救。还有就是说天冷,我们不是很冷的嘛,鲤鱼洲风很大的,很冷的天,我们穿棉袄也要抖,他就把棉袄什么都全部脱掉,就站在大堤上面,让这个鄱阳湖的风吹。那么我们讲你不要这样子,你自己作掉自己一条命,他说我没有办法,我唯一的办法,因为身棒,没有毛病不好回去,我只有自己作自己毛病,烧出肺结核他总归让我到上海。
  
【解 说】
  当年知青大返城,还有一条路径就是顶替,也就是下乡知青在上海企事业单位上班的父母正要退休,那么儿女就可以接他们的班,去父母的单位工作。那时在江西农场务农的励亚力就是通过顶替的这条返城路径回到上海的。
   
【同期声】励亚力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那个时候回来呢,也确实碰到过问题的。爸爸还没有到退休年纪,那么妈妈呢刚刚要退休,那个时候我跟我姐姐呢,一个在黑龙江,我在江西,回来要两个人,顶替指标只有一个人,家里也相对有过矛盾。
   
【解 说】
  每个家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那一年励亚力的母亲到了退休的年龄,他和姐姐都是下乡知青,两个都是亲骨肉,给哪个顶替都为难,为此他们家还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
   
【同期声】励亚力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家里开会商量,我们妈妈这个顶替指标给我姐姐,我再等一步。有病退等病退,没有病退等爸爸退休。应该讲,我的女朋友,她也是有意见的。她就认为,我妈妈这只顶替指标应该给我,她是这样想的,我在上海作为女的,我等你几年了,现在有的顶替了,你让给姐姐,你算姿态高,我怎么办?所以这个时候产生过一些矛盾。
【同期声】励亚力母亲
  头发都脱光,脱得像癞痢头一样,那个时候日子难过啊。
【同期声】励亚力 原江西鲤鱼州上海知青
  姐姐这个时候已经三十岁了,还没有成家。我爸爸这个时候是五十七岁,他就到单位去申请提前退休。结果我跟我姐姐,两个人全部是顶替回来的。

【解 说】
  励亚力的父亲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但为了儿女的返城只好无奈地提早退休,在江西鲤鱼洲农场的励亚力就是这样鲤鱼跳龙门,回到了上海。
   
【同期声】歌曲《小 芳》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解 说】
  这首当年很流行的歌曲其实就是大返城之歌。按照当年的返城政策,如果知青在农村结婚成家就不能回到城市了。于是一些与农村的“小芳”热恋的知青,为了返城而不得不含泪告别“小芳”,不得不把那段美好的乡村爱情埋葬在彼此的心中。

【同期声】梁陈勇 上海申花小家电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李春波这个歌,我和你讲,确实是这个年代是这么过来的。我们连队里有的许多像这样子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嘛上海你房子又没的,你户口又没的,哪能弄法啊,这之类的事情,我们这一代人呢,这个姻缘拆掉很多。

【同期声】纪录片《寻梦当年》片段
  
【解 说】
  这段影片拍摄于1998年,他叫刘家奇,也曾是一个在江西务农的知青,在当年的红土地上也有他的小芳,一个叫田螺姑娘的农村女孩,后来刘家奇大返城时回到了上海,在一家工厂上班。他和田螺姑娘的爱情成为了一段美丽的记忆。
   
【同期声】纪录片《寻梦当年》片段
  就说了一句,她说,你真正要上海,我不会拦你,你走吧,你不要有顾虑。
  这时候她自己眼睛很红,眼泪一直在流,眼睛也肿起来了。一边流眼泪一边帮我搓草绳。她父亲也劝我,你走吧,如果有缘分,你们就是夫妻,没有缘分,那么也没办法,他就和我这么说。最后在她家吃了饭,饭吃好,就帮我把行李什么的,村里许多人一道帮我把行李装在拖拉机上,当时我上的时候,她父亲说你去吧,作为她说起来呢,就是呆在旁边,这时候呢就哭了,哭了的时候呢我看都不敢看,我的同学他说你看,田螺哭了,我那时候我再也不能看了,我看我自己眼泪也忍不住了。


【解说】
  当年摄制组找到了田螺姑娘,她的名字叫朱仕英,在乡里的林场工作,已经成家了,她不愿意多谈往事,她的丈夫也知道这段爱情故事,这是一个豁达而又厚道的男人。

【同期声】朱仕英
  想念我们是假的,想念你们怎么会是假的呢,当然是假的,他们到了上海,我们这个乡下有什么好想的。
  
【解 说】
  有一年,刘家奇的很多知青伙伴回江西探望老乡,但是他却没有一起去,也许他明白,人是可以回去的,但是他的心已经回不去了。
  
【同期声】纪录片实况

【解 说】
  上海知青吴惠娟和南昌知青谈了几年朋友,吴惠娟要返城回上海了,而南昌知青只能回南昌。
  
【同期声】吴惠娟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分手的时候总归心里老难过的啊,真的老难过的。想想一直在一起,那个时候也没有考虑这么多,想想天天在一起倒蛮好的,感情也是老好的。后来等到分开的时候嘛,他送我的时候嘛,大家心里总归也都依依不舍了,火车开掉了嘛,当时心里也老难过的,就是说,眼泪水也流出来了。
  
【解 说】
   同在一个农场,生活上相互关心,打工时相互帮助,几年来的真情到头来却天各一方。

【同期声】吴惠娟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就这样子回到上海以后,大家两个人总是通信,信不断的,真的信一直在通的。他写封信来,我写封信,每封信来真的是,来封信,真的要看好几遍,讲心里话真的要看好几遍,一遍好像总是看不够的,就是这样子。
  
【解 说】
  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上山下乡的共同经历是他们感情的基础。
  
【同期声】吴惠娟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80年结婚以后呢,那么也是分居两地,跑来跑去。结果后面是86年国家正好有政策,等于老公就是说分居六年以后再回来上海的。

【解 说】
  这部1990年代最吸引观众的电视剧《孽债》,讲述了云南农场的知青们大返城的故事,电视剧中大批农场知青争先恐后地去敲农场公章,开返城证明的镜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对于那些大返城的知青更是难忘的经历。这是城市的诱惑,这是上海的召唤。

【同期声】夏玉兰 原五星垦殖场妇女主任 上海知青
  那么一个上海大城市,另外一个爸爸妈妈都在上海。我们从小毕竟是在上海长大的。对吧?农村总归是农村。而且那个时候城乡差别很大的。
【同期声】纪谷平 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走的时候,那个时候想我总算离开这个地方。当时像我到上海去我随便做什么事情,我都能够,都好的。只要让我回到上海好了。总算是离开了,这个心情是真的老激动的。
【同期声】吴惠娟 原江西鲤鱼州上海知青
  在农村里,总归想家里,想想在家里开心呀,我曾经跟我妈妈讲过,我说,只要让我回来,哪怕扫马路我都甘心情愿。
【同期声】夏玉兰 原五星垦殖场妇女主任 上海知青
  人家讲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总归向往大城市的生活。
  
【解 说】
  知青大返城,几十万人几乎是在一个很短暂的时期里突发性、潮水般地涌回了上海。回城知青的就业成了这座城市的大问题。当年在上山下乡办公室工作的计玲琴,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情形。
  
【同期声】计玲琴 原金陵路街道上山下乡办公室工作人员
  大批知识青年回城的时候,户口还没回来的时候,他们就想户口回来。我只要户口回来我随便做什么事情都可以的。哪怕是扫地啊倒马桶啊我都愿意的。那个时候是有这种想法的,只要户口回到上海来。那么等到回到上海来以后呢,面对了这现实的问题了呢,他思想是有波动的。
  
【解 说】
   1979年年中,上海市政府召开统筹安排知识青年的工作会议,确定了“全党动员,广开门路,统筹安排,择优录用”的知青就业方针。发挥了各工业局和各区、街道吸纳知青就业的积极性,其中里弄生产组和劳动服务公司成为了知青就业的主渠道和蓄水池。
   
【同期声】展炳琪 原街道上山下乡办公室主任
当时的安排上呢确实是还有一些问题,有好多人呢不愿意去,这生产组有谁愿意去啦,婆婆妈妈,不肯去。不肯去呢,我们就要找他们做工作,生产组呢说穿了也吃不进,因为生产组地方就是这点大。我们就几个街道,乡办主任就召集起来,把这个矛盾呢都解决了。主要首先饭能吃饱了,不要依靠家长去了。
  
【解 说】
  沈雅丽原来是在江西宜黄县插队的知青,回沪以后当了一名环卫工人。这部纪录片记录了她返城后的故事。
  
【同期声】沈雅丽 上海市劳模 原江西宜黄县上海插队知青
当时从农村回来的时候,也向往到上海找个好点的工作。因为在农村我也教过书,也向往好的工作。但是,现实放在这里,你被分配到这个单位,就应该努力去做好。有时回去以后也觉得疲劳的,但是我一到单位疲劳也就忘掉了,反正我想四十多个人交给我管理的,我就把管理搞好,把班子带好。

【解 说】
  在沈雅丽的带领下,她的清道班是先进集体,而她个人也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
  
【同期声】沈雅丽 上海市劳模 原江西宜黄县上海插队知青
人的价值观不同,有的人只就为了钱,我是属于平平淡淡的,属于最基层最平凡的工作,有种人在社会上也有怀偏见的,看不起我们,你们最多是扫垃圾的,但我对他们说,如果没有一个人扫垃圾,这城市就会变得很脏,你不相信停掉三天,这个城市再美也不美了。

【解 说】
  如今沈雅丽已退休,回忆起自己从修地球到扫马路的经历,她仍然觉得无怨无悔。
  
【同期声】沈雅丽 上海市劳模 原江西宜黄县上海插队知青
  人生就是这样子的,苦也是一种经历,也是一种财富。
  
【解 说】
   从1977年到1982年期间,上海共安排了88.6万名回沪知青就业。就业问题总算得到基本解决,但是当年由于大批知青的返城,使得上海原本就紧张的住房矛盾更加突出,成为燃眉之急。
   
【同期声】夏玉兰 原五星垦殖场妇女主任 上海知青
  他们回来了以后,家里面就是一间,晚上睡觉,就台子下面,把那个席子铺在台子下面睡觉。那么这儿呢就阁楼搭三层,那么他们的儿子,后来老大了,我到他们家里面去玩。他儿子在最高处,只好钻进去,人不好坐起来的,倒痰盂,厕所间什么都没有的,洗澡间都没有的,那么我讲洗澡怎么办的?洗澡他们就都出去,坐在弄堂里面,那么这儿脚盆一个一个地洗啊。
【同期声】孙月华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房子虽然有的,但是讲蛮小的,我们就爬在阁楼上面睡觉的。下面一间客堂间老小的,我们那个时候住在一间九个平方,上面搭了一只阁楼,阁楼也很矮的,立也立不直的,都是拉布头的。

【同期声】(崔健的《一无所有》)

【解 说】
  上个世纪80年代摇滚歌星崔健的《一无所有》就是他们人生的写照和内心的独白。将近10年,他们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带着身心的疲惫和本不属于他们那个年龄的沧桑,回到了他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
   
【同期声】吴惠娟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我回来的时候,我们那里一样东西也没有的,就是自己一点东西带回来了,没有东西的啊。
【同期声】纪谷平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那个时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要它了,就只要人快点回来,就是穿的衣服什么的带回来就好了,就老激动的。

【解 说】
  他们是怀着崇高的理想走的,他们为国家分担了巨大的困难,人生的磨练让他们得到了锻炼和思考。
  
【同期声】朱伟仁 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总经理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改革开放以后,我就觉得命运回到了自己手上,自己好掌握自己命运了。那么就要想办法自己要做一点事情。事情都一分为二的,有失必有得,得到就是锻炼了自己的意志,什么苦都能吃,现在什么委屈都能承受,现在随便碰到什么事情不会慌,再碰到吃什么苦,不会觉得苦。
【同期声】励亚力 原江西鲤鱼洲上海知青
  农村里的几年吃的苦,对我打下了比较扎实的基础。在工厂里面人家就认为,你这个人是信得过的。

【解 说】
   知青的人生故事反映了整整一代知青的特质和精神。知识青年1970年代末期的大返城正逢改革开放的前期。原来快要被城市遗忘的一代知青也时来运转,在城市里获得了一个人生的舞台,也成为城市建设和发展的一支生力军,这就是他们的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