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主要著作

血色黄昏

 时间:2013-11-26 16:30:37  来源:  作者:老鬼
1.jpg


各种版本:

 1987年6月工人出版社.jpg

1987年6月工人出版社

 1988年工人出版社.jpg

1988年工人出版社

1995年美国企鹅出版社 英文版.jpg

1995年美国企鹅出版社英文版 

1996年日文版2.jpg

1996年日文版2 

 1996年日文版.jpg

1996年日文版

1997年1月社会科学科版.jpg

1997年1月社会科学科版 

 2005年3月社会科学版.jpg

2005年3月社会科学版

2010年新星出版社.jpg

2010年新星出版社 

台湾版.jpg

 台湾版

台湾版2.jpg

 台湾版 

内容提要:

  “文革”期间,为响应领袖毛泽东“上山下乡”的号召,北京四十七中学生林胡与雷厦、徐佐、金刚等同学,满怀革命豪情及对未来的憧憬,步行到内蒙古草原扎根。林胡个性偏执、好斗、倔强,因打架而被兵团定为“现行反革命”,开始了长达八年众叛亲离的劳改生活。一个根本不理他、甚至不愿和他说话的姑娘,成了他全部的精神寄托;讲义气、好面子,对“叛徒”深恶痛绝的雷厦,最后却无意中背叛了肝胆相照的朋友;徐佐则始终忠于自己的信仰,固执地要在内蒙古草原上寻找到理想的归宿;金刚为了能够平安地活着,崇尚“畏怯哲学”,把吃、穿看作人生的最大享受……逮捕、痛打、审讯、上纲上线、戴帽批斗,在拥有绝对权威的军人的恐怖统治下,内蒙古草原上演了一幕幕人性的悲喜剧:狂风暴雨中,六十多条棉被盖上了种子库房顶;熊熊烈火里,六十九个青春的生命瞬间化为黑炭;送战友上大学的路上,五十多名女知青放声恸哭……而成千上万青春的血汗,换来的却是大草原的毁灭。

  刚直不阿的主人公林胡,有着异常顽强的生命力,他在压迫之下,反而萌生了要与黑暗专制制度斗争的决心。八年里,他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中挣扎:狂喊、怒骂,夜复一夜的思想斗争,一纸纸发向兵团各级官员的申诉信,倾注全部生命激情的单恋,以及时时涌动着的野兽般的性欲……沉重得令人窒息。

  作品数易其稿,辗转十多家出版单位而无人问津。在著名编辑岳建一先生的促动下,一九八七年工人出版社将其出版,随即轰动世界,刮起一场经久不息的“老鬼旋风”。至今已有港台、日、英等多种版本问世。

目 录

第一章 大草原上的新生活开始了

     我们没有通过学校分配,自己偷偷跑到内蒙古,并成功地在大草原上落下了脚,离开学校后的第一个目标终于拿下来了!我们从没有路的地方,硬是闯出了一条路。写血书万岁!热血万岁!新的生活开始了!
 

第二章 凄婉的歌声送我去牢房

     为了一个小小的马车驭手,六十一团出动了一个班的全副武装,由政委、团长亲自率领抓捕,严肃又滑稽。我不觉得害怕,只觉得荒唐,像是观看一出恶作剧。感觉自己将一个人在荒凉寒冷的原野跋涉,前路漫漫、吉凶难料,耳边又似乎响起了凄婉的歌声。
 

第三章 “一打三反”中的现行反革命

     一想到自己变成了政治犯,心里就发毛。它的可怕在于,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一九七○年,对反革命最不客气,宁可错抓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更在于,它没有一个客观尺度,完全随领导人的好恶沉浮而变化。要从政治上整一个人太容易了,连一个小麻雀都能被打成反革命,全国共诛之,何况一个大活人?我成了共产党的敌人,成了八亿中国人民的敌人。


第四章 知青的热血心肝温暖着草原

     独自呆呆地望着石头山西面的天空。地平线上的太阳变成了一个轮廓模糊的血球,那鲜红令人为之一震,给万里寒空带来了一丝暖意。就像青年的热血心肝,挂在寒冷的天边,温暖着隆冬的草原。这一幅血色黄昏的画面,我永远也忘不了。鼻子酸了,感觉特别惨烈,很想哭。


第五章 把自己封锁在石头山里

     反革命真是猪狗不如。一到有人的地方,就感到了自己身份上的耻辱,就感到了自己是全团三千名知青之外的一小撮,就成了最低等的贱民。从此,再也不到团部去了。小青年们的“政治觉悟”或曰见风使舵寒了我的心,我这个反革命也成了一面镜子,照出了许多人的真实嘴脸,干脆把自己封锁在石头山里,完全与世隔绝,叫谁也没法伤害我、冷淡我!


第六章 六十一团终于输了

     六十一团输了!我终于摔倒了它。毒蛇一样的反革命帽子终于去掉,再也不必当众深弯老腰挨斗,头几乎碰着膝盖,一副卑怯相:两也不必发着高烧也不敢休息,拼命打炮眼儿、抱石头来表现积极;再也不必一天玩儿命砍四百棵树,让人打成独眼龙也不能还手,还得上台陪斗:再也不必顶风冒雪跋涉上访,缩在牛棚里偎着小牛犊睡觉……我终于可以和别人平起平坐了!

第七章 漆黑的夜晚

      她待过的地方,空气清新扑鼻;她坐过的地方,只要坐一会儿就能感到股股热流;她摸过的物品,全都散发着淡淡芬芳。我真的和自己心中的那个神永远分开了吗?真的稀里糊涂找了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人当偶像,做了七年美梦鸣?追求了七年的女神,最后给我的只是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我使劲儿地攥着偷来的瓜子皮儿——一把神圣的废物。

尾声 再见锡林郭勒草原

     从一九六八年到一九七六年,整整八年时间,我一直在这块土地上挨整,但依然热爱着它,依恋着它。八年前,曾欢迎过我的锡林郭勒草原凛冽的寒风重新吹着我、撕裂着我,心里却十分温暖。草原让我明白了,靠拳头摔跤这条路行不通,把褡裢留给草原吧!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网上购书(点击进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