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老鬼文章

去中国盲人图书馆的杂感

 时间:2014-07-03 22:03:53  来源:老鬼的BLOG  作者:老鬼

       北大荒兵团战友,双目失明的老腾邀请我6月18日去盲文图书馆跟盲人们讲一讲《血色黄昏》和下乡那段生活。我当即答应。

       这些天来,正忙着给老妈的百年纪念画册修改编辑,时间很紧。但再忙也不能拂逆了这位残疾了的兵团战友的请求。就是这老腾帮助失明了的郭岱找到了一份工作,不用真正上班,让他每月有一些收入。

       临到去讲话前夕,心里很有些忐忑。我自幼不善言谈,当众讲话多次失败。记得1988年去清华大学讲演,说了半截走了有三分之一,极其狼狈。非常羡慕马场的黑子,能滔滔不绝,侃个一上午。自己若有黑子那张嘴就好了。怎么办呢?我崇敬保尔柯察金,是他的粉丝,50多年了,现在依然还是。尽管有人诋毁他,说他是“乌奸”。保尔就双目失明了。跟残疾朋友提不提一下保尔柯察金呢?但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自己对残疾人的心理问题不熟悉,不熟悉的领域别乱讲。想了又想,觉得只能如实地讲讲自己的插队遭遇,因为这段遭遇创巨痛深,刻骨铭心,能有很多话说,不至于卡壳没词儿。

       头天从村里进了城,回家后洗了澡,把身上的狗味去掉。第二天早晨去之前,还特地洗了洗脸,以示对残疾人的尊重。平常我长年住在延庆山村,从不洗脸。总觉得越洗皮肤越娇气,越爱生病。蒙古人皮肤特抗冻,就因为很少洗。

      还将郭岱也带上。这孩子无缘无故被人拍了一砖头,双目失明,右侧偏瘫,至今也没破案。让他听听,参加点活动好。

       驱车来到了位于陶然亭桥北,太平街的中国盲人图书馆。那是一座很现代化的大楼,显示着打倒四人帮之后,我们的残疾人地位确有很大提高。

       首先与老腾见了面。他是中国盲人协会副主席,中国盲文图书馆副馆长。他写过一本回忆北大荒知青岁月的书,请我写序。我给他写了。通常,我从不给人写序。写序就等于给人吹捧,极其厌恶。自己的书也从不找人写序。既不想吹捧别人,也不希求别人吹捧自己。但老腾除外。那篇序文如下: 

       我在国内从没有给任何人的书写序,为老腾写序是第一个。因为这是一位北京知青老乡,这是一位黑龙江兵团的战友,这是一位热诚扶危济困的好心人,这是一位敢跟领导拍桌子的血性汉子,这是一位为中国盲人做了很多好事的双目失明者——中国盲人协会副会长腾伟民。

   当我接触到老腾时,就想起了保尔·柯察金。多年前,老腾因为患病陷入了永远的黑暗之中,痛不欲生之后,他重新振作起来,发奋努力工作。为社会尽力,为盲友尽心,为家庭尽责。渐渐的他干出了一番成就。依旧克勤克俭,不懈怠,不腐化。他喜欢喝酒,重情义,刚正不阿,刻苦工作,用自己火一样的热情,感染了众多心灰意冷的残疾朋友,激励他们在人生的战场奋斗不屈。现在,他又写了一些知青岁月的文章,邀请我写序。盛情难却,欣然答应。

       他的文章让我想起了刻骨铭心的兵团生活。虽然一个东北,一个内蒙古,却都是同样的追求,同样的经历,同样的拼命,同样的艰苦,同样的失落,同样的难忘。也都同样遗留下几个在动荡和患难中结下友情的难兄难弟。他这些文章发自肺腑,有内容,有情趣,真诚,不做作,充满着对青春岁月的怀念,能读下去,值得一看。

 

     老鬼

   2010年2月24日 

       来到5楼后,老腾等一些盲人图书馆的负责人早已等在那里迎接。我与老腾亲热问候。郭岱握着老腾的手,还能结结巴巴地说出:腾叔叔是山东人。

       与老腾诸位合影后,他让一很优秀的讲解员带我们参观盲人展览馆,长了不少知识。并走进一个漆黑无光的房间,体会了一下盲人的感受。在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环境里,要靠摸墙一步步行走。在小小的一间屋里只呆那么一会就觉得过了很长时间,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才体会到了光明是那么的可贵。

       9点半开始讲。老腾主持。

       我向大家回忆了自己的下乡经历,大约一个多小时。然后提问。老腾问《血色黄昏》中有个情节,牧主的老婆很美很善良,是否是刻意强调的。我回答是。在现实生活中,所谓的牧主根本不像文艺作品中形容的那样丑恶。另外一女同志问:你为什么砸人家墓碑?跟你练块儿有关系没有?我讲述了43团兵团战士烈士陵园里埋了两个当官儿的,一个当官儿的儿子,一个当官儿的相好。受到烈士家属的强烈反对,多年来一直要求将他们的坟墓迁出。可是却无人理睬。我在采访烈士家属时,获知了这个情况。觉得只有自己动手给他们清除了才能解决,否则上面不会重视。就自己解决了。跟当年练不练块儿没有关系。果然引起上面的重视,拨款重修了墓碑,那4个不是烈士的死者也迁出了陵园。

……

       没料到结束之后,有那么多人上台与我握手合影。还有人带来各种版本的我的书,请我签名,一时间被团团围簇。自己一再声称自己的字很丑陋,不值得留,仍还索要我签名。真没想到残疾人这个群体中还有那么多自己的知音。心里热乎乎的。

       在这里还遇见了父母老战友武光的女儿武苏。父亲去世的那一瞬间,武光就在现场,他亲眼目睹了父亲的最后时刻。所以见到他女儿格外亲切。也遇见了77级清华大学的同代人。还有一个八一小学的高个女生等等。另外罗章龙的孙女罗雨笙还送了我一本书《梦的追求》。压力之下出人才。大压力出大人才。残疾人里藏龙卧虎,真不可小觑。

       会后,因为孩子上厕所,等了半天。有个小伙子一直陪着我说话。他说他是山东淄博的,在某个国有公司上班。因为领导之间的矛盾,他无意中卷入其中,掌权的领导说他站错了队,要收拾他。他眼睛疾病严重,几近失明,就请假来北京治疗眼睛,现在不敢回单位,租了一间房住在郊区。说看过我的书,知道我也曾与领导关系不好,请我给他出出主意。我说干什么都要靠自己。要我是你就想法走人,换个地方。宁肯吃苦,也不要在勾心斗角的场子里混。那里要看别人眼色,长久下去会把尊严混没了,把良心混没了。把友情也混没了。但换单位谈何容易?他说现在好歹还有些工资,辞了之后不好再找到单位……他的眼睛快瞎了,还要面临着单位领导的打击报复。

       人生遇到乌云是不可避免的,所幸不可能永远是乌云,来日方长,总有晴空万里的时候。衷心祝愿这小伙子能挺住双重打压,今后的日子顺利。 

1.jpg
左四为老腾,左一为展馆讲解员,左二身份不详,带着4本我写的书,请我签名,左三为老腾助手,右一为工作人员小王,右二为郭岱

 2.jpg
老腾主持交流会,他当年是朝阳医院神经科的医生,不幸染病双目失明,现为中国盲人协会副主席

 3.jpg
讲演厅设备很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残疾人的地位和待遇确实有了明显提高
 

4.jpg
向大家介绍那段草原上的经历
  

5.jpg
会后与一些残疾朋友合影,前排右起第三人穿黑裤者为深泽老乡,武光的女儿武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