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老鬼文章

春节前杂感

 时间:2014-01-12 22:21:39  来源:老鬼的BLOG  作者:老鬼

      前不久,我无意中看了一段阳光卫视播出的一个陕西的北京知青遭遇。名字没记住,半截看的。只记得这老兄插队多年,变成鳏寡孤独老人,想回北京落户却无法落。因为父母均已不在,他想把户口落在妹妹处,妹妹却坚决不同意,怕染指其房产或拆迁款。这老知青只好借宿在朋友家。在一个昏暗的小饭馆里,他对采访者感叹说:自己现在真正成了三无人员,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人赡养。因为没从头看,也不知他为什么混得这么惨。

      他讲了自己的遭遇:先到北京的一个政府机关查询,结果在当年知青的花名册上找到了他的名字,开了证明。凭着这个证明又找到街道。街道干部很同情他,答应给他解决低保问题,但必须先落下北京户口。又去了派出所,派出所干部也很同情他,但必须有人接受他才能落户。可亲骨肉却不欢迎他,死活不让他把户口落在自己家,跟他吵架,锁上门,不许他进……结果户口无法解决,一直悬着。

      看后感慨万千。老知青中,混得惨的比比皆是。2010年2月春节前,自己曾写了一篇博文,很快被新浪删除,可能是因为转载了《下岗工人长恨歌》,怕影响稳定。现在已经过去3年,这首长恨歌在网上比比皆是,时代在进步,估计新浪不会再删了,特地重新发布。

春节前的话

2012.2.8 

      春节来到了,在此,向多年来所有关心我,支持我,鼓励我的网友们、读者们、朋友们、插友们、兵团战友们表示感谢。祝你们身体好,一切顺利!

      最近,有个买我书的安徽合肥网友,给我推荐了一个网页,上面有一文章即《下岗工人长恨歌》。看后心情颇为沉重。因为里面提到了上山下乡,提到了老知青,让我产生了共鸣。刚巧几天后,1月31日我参加了一个关爱知青健康的公益活动,地点在北辰洲际酒店。从延庆山村来到那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再进入那豪华的会议室,最后又进入那豪华的宴会厅,对比鲜明,反差太大,感慨之极。望着那么多桌丰盛的饭菜,不禁想起了这首《下岗工人长恨歌》,想起了众多下岗的知青弟兄,非常忐忑不安。

      可能是自己的小资情调吧,爱多愁善感。逢月而伤,遇秋而悲,赴宴而愧。我找个偏僻角落坐下,看着桌上的山珍海味,默默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忘记靠捡破烂为生的知青弟兄。不要忘记那些没钱治病,眼睁睁等死的穷苦百姓。比起这些下岗工人来说,自己的日子算相当可以了。起码,隔一段还有人请自己吃顿盛宴,饕餮一场。可那些普通下岗工人,谁去请他们到酒店开一顿荤?

      也许总住郊区农村,没见过大世面。被我暗暗吃惊的那些高级饭店,豪华的装修早已经不算豪华,成为极普通的标准规格。但对我半个村夫来说,每每到了这种场合,依然感到震撼。去年11月在呼市,有个很讲义气的朋友把我请到一处豪华到极点的地方吃饭。那是座古代风格的大殿。空旷高大的殿堂里,灯红酒绿,金碧辉煌,只摆一张圆桌。房间装修得跟故宫金銮殿一样气派。

1.jpg

呼市豪华的宫殿饭馆

      朋友的义气和慷慨令我感激。但我在最底层生活过,知道老百姓怎么过日子,吃什么饭。所以心情总排除不了过去的阴影。席间主人请我说话,我说首先万分感谢主人的盛情,同时也请诸位不要忘了大多数知青都在下面受苦。

      朋友破费这么多来请我,本是一片好意,一片诚心,一片尊重,令我感动。但又免不了有一种不安和愧疚。我曾经在大同矿山机械厂当过两年工人。后来阴差阳错,混成了一个作家,但那只是外表。骨子里还是个底层的知青。所有底层知青的感情、感觉、感受、感怀我都具有。现特地把这首《下岗工人长恨歌》转贴在下面,供大家一睹。借此机会,祝愿所有正在底层苦苦挣扎的老百姓及我们知青们的日子一天天变好。

1.jpg

 

下岗工人长恨歌

 发布: 2009-5-11 17:30 | 作者: 贺凌 

      据这首《下岗工人长恨歌》原作者贺凌称:“历经数月,写就此诗,曾到工厂读给一些工人们听,闻者无不唏嘘,有些老工人甚而当场痛哭。中国的弱势群体太需要关心!” 

路遇两人在拾荒,两鬓斑斑似染霜。身穿工装已破旧,脚登解放鞋一双。

手拿铁钩翻垃圾,满面灰垢浑身脏。两手伸出似墨染,一见废品眼放光。

各种瓶子盛一袋,又刨又抓又扶筐,破布烂衫也不放,废旧纸张捆成箱。

 

好奇上前试探问,二位来自何村乡?城市拾荒受白眼,何不回家种田忙。

小哥且听老汉讲,我们都在城里长,不是进城农民工,原在国企大工厂。

父母三代同单位,军工企业好风光。回想当年解放前,父在工厂技术强。

 

埋头苦干建祖国,任劳任怨血汗淌。三反五反多支持,勇于斗争入了党。

公私合营变国企,为国建设工作忙。反右工厂也吹风,老父性直开了腔;

领导不能喊口号,也到车间做榜样。差点戴上帽一顶,罚去烧火锅炉房。

 

三年灾荒转眼到,人人饿得心发慌。吃了上顿盼下顿,每天只想四两粮。

虽是饿得站不稳,仍要生产大快上。加班加点连夜干,只为有顿夜餐尝。

原是一人供煤炭,换成四人运输忙。五大三粗男子汉,饿成瘦猴一个样。

  

每月工资四十元,维持温饱已勉强。好在看病学费少,只是从无隔夜粮。

苦干大干拚命干,假日更比平日忙。榨尽全身血和汗,献给祖国献给党。

紧接文化大革命,父亲坚守在工厂。又抓革命又生产,虽在工作心惶惶。

 

不管造反闹得欢,仍把任务肩上扛。从未懈怠想偷懒,更无闲情去游逛。

老父干得一身病,儿女统统要下乡。要长身体遇饿饭,要想学习文革狂。

要想就业步社会,又遇上山和下乡。泥里土里滚几遭,炼了筋骨黑脸庞。

 

幸亏能接父亲班,高高兴兴进厂房。一月工资三十元,抠抠缩缩紧紧张。

勤勤恳恳工作忙,天天都是一个样。党叫干啥就干啥,从来不把价钱讲。

终于安顿成了家,计划生育来一场。正当壮年挨一刀,男女结扎无漏网。

 

从此落下一身病,腰酸背痛为哪桩?重活不敢去硬扛,阴天下雨床上躺。

只为听了党的话,成了病残无尾羊。文革过后是改革,百废待兴俺更忙。

拥护中央新政策,为体国难忍我伤,生产任务一再紧,终年疲累苦倍尝。

 

孩子嗷嗷正待哺,抚老养幼人渐苍。但能苟且偷生过,如斯度日也不妨。

岂料体制大改革,国企工人要下岗。老汉英年早已过,一心只想保安康。

可惜体弱结扎伤,与人竞争无力量。老伴也是红小兵,知识身体两茫茫。

 

下岗名单一公布,夫妇双双同上榜。饭碗由铁变成泥,再无工资买口粮。

两口回家愁难眠,苦思夜想把计商。八十老娘重上阵,摆个小摊厂门旁。

过路工友伸伸手,买点瓜子算帮忙。一天赚上四五元,难够度日买米粮。

 

谁知领导顾形象,市容整顿又登场。摆摊有损城市貌,瓜壳扔地污染涨。

一声令下城管来,踢翻小摊收簸筐。老娘伏地哀声求,城管凶狠赛虎狼。

摆个小摊也犯法,老母气得病倒床。千般思量万般计,我俩只好来拾荒。

 

自由自在不犯法,见了城管不必藏。废纸一斤一毛钱,塑瓶五分一钢洋。

拾到铁器如拾宝,一斤三毛喜若狂。一月积攒二三百,不比工厂工资凉。

厂长见俺掩鼻过,书记见俺躲一旁。世态炎凉人冷暖,事出无奈也无妨。

 

女儿尚在读大学,老母至今病殃殃。孩子学费亲友凑,顿顿吃饭只喝汤。

老娘看病恨无钱,只有依靠小单方。刮砂针灸拔火罐,现学现练充内行。

非是吝啬不住院,口袋无钱空凄惶。再看我俩身上衣,俱是当年工作装。

 

新旧三年补三年,十年未添新衣裳。排队专买陈仓米,市场里边捡菜帮。

丢弃肉皮被我拾,全家欢呼喝肉汤。改革开放二十年,家里仍无一冰箱。

拾捡破烂遭白眼,谁知曾把先进当。想做生意无本钱,下岗不能去偷抢。

 

兢兢业业三十年,多次上过光荣榜。建设祖国作贡献,为何百姓总遭殃?

国企改革路千条,只逼工人去下岗?当年工作多流汗,如今改革泪流光。

看看官员肥满肠,顿生迷惘空悲凉,我为国家鞠躬瘁,国家把我当烂疮。

 

老汉言此泪唏嘘,衣袖不断拭眼旁。老妇开口生怨气,诉苦诉冤有何用,

一通空话费时光,谁会替民作主张?不如拾个旧纸箱,或可换片白菜帮。

两人相扶行远去,我自长叹黯然伤。渐行渐远身影渺,仍闻呜咽泣断肠。

1.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