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老鬼文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

 时间:2013-10-28 20:42:01  来源:老鬼的BLOG  作者:老鬼

                                   —— 杜厦生日聚会有感   

      11月19日,大约过了35年之后,又见到了47中同学杜厦。并与他热烈拥抱,握手言和。这可能是从1970年2月被内蒙兵团41团抓捕后,杜厦第二次与我说话。千头万绪,一言难尽,感慨良多。

1.jpg

      今年是他60岁的生日。召集了数百人搞了一个生日聚会。在这次大会上,他宣布忘记过去的恩怨,只保留快乐、友谊和感激。特别邀请我参加。

      当初,在学校时,我欣赏杜厦,不只因为小伙子英俊清秀,主要还是胆量和骨气。1967年12月7日晚,对立派抓住他拳打脚踢。他被殴得头破血流却镇定自若,无论对方怎么用炉钩子抽,用棒子打都不低头,面无惧色,大义凛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之后为报仇雪恨,我们藏匿校外,每天玩命练习擒拿格斗。在训练过程中,他也同样表现出了不怕疼,不怕打,不怕摔的顽强劲头。

      但他最最特殊和少见的是虽然出身不好,却没有出身不好人的通病,一点也不谨小慎微,胆小怕事,逆来顺受。他性格刚烈,有棱有角,爱憎鲜明,敢说敢干。对血统论的错误思想,敢站出来,旗帜鲜明地批判反对。所以被“红红红”、“主义兵”等对立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相逢一笑泯恩仇 
1967年秋在拉萨合影,右一为作者;右二为杜厦

      到牧区之后,我认为自己块头最足,摔跤最厉害,年龄最大,理所当然是头儿,什么都要自己说了算,很快与杜厦发生矛盾。为了解气,为了表示不怵离开他,我不择手段,跟他对着干,把事做绝。导致了两个人完全断交。演出了一山不容二虎的结局。

      再往后,我自恃身强力壮,拳头厉害,懒得跟人动嘴,在牧区多次动手,直至把复员兵王连如打住院。后来由于指导员打压我们,曾一度与杜厦有所缓和,但在一打三反运动中自己被抓,整成了现行反革命,更彻底的众叛亲离。杜厦则被调离其他连队,两个人相隔很远,不再来往。

      心里总憋着一口气。一想起自己沦为最底层,被押到全团各个连队批斗展览,低头弯腰,丑态百出。就寝食不安,多少年后,终于写出了《血色黄昏》。在写作过程中,为了发泄内心淤积的苦痛,我把一个天津知青对我凌辱追打的事加在了小说中的“雷夏”身上。我当时想,这辈子永远不再和杜厦来往了,就把他永远忘记吧。

      没想到,这部书稿因为真实,很快轰动全国。其给杜厦的杀伤力显而易见。更没想到,在内心深处根本忘不了杜厦。年轻时干得那些难忘的事都有他的影子。刻骨铭心的西藏之行,跟他一起在川藏线上跋涉,横冲直撞,两次到公安局库房盗刀;12.7武斗后,跟他一起亡命师院,天天苦练擒敌拳,准备报仇,直到大鼻子主动提出谈判,又是杜厦陪我一起前去;后来为准备跟苏修打仗,又一起精心策划搞枪,并为此蹲了局子,给饿得头昏眼花,颤颤巍巍;到内蒙古后又经历了一场场血战,几乎每次都有杜厦,想摆脱也摆脱不掉。

    相逢一笑泯恩仇
1968年初两人手持驳壳枪在鹫峰上,“毛主席万岁”系我们去越南前所刷

      特别是流亡美国后,孤独寂寞中陷入乡思,天天都怀念祖国,怀念国内的朋友和亲人。杜厦的影子也经常浮现脑海,开始对自己过去的行为感到忏悔。曾给杜厦写了一封信,表示了和好之意。那时候,他还没像现在这么有名,正在商海里奋斗打拼。记得曾在信中说:我的书出版后,可能又给你带来了很多新的痛苦和伤害。但同样,我过去多年挨整,被周围人划清界限,内心也给割得伤痕累累,不得不靠写书发泄胸中积闷。我们彼此都在对方心中深深地划上了一刀,谁都忘不了谁。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愿我们能放弃前嫌,恢复邦交。

      但杜厦没有回复。他还在恨我。

      回国后,《血色黄昏》再版,我做了大的修改。把别人干的事,又还原给了别人,还杜厦清白。我想自己的作品既然号称真实,就完全如实写好了,不要搞啥塑造典型。

      我一直认为杜厦是个万里挑一的人才,能量巨大,干什么都能干出名堂。随着他的事业如日中天,越来越引起世人注意。我也暗暗自豪,当初他年轻时,自己一度曾是他最好的朋友。

相逢一笑泯恩仇
  杜厦把我叫到台前,共同回忆当年坎坷岁月 

      现在,杜厦60岁生日之时,他主动邀请我参加生日活动。并还把我叫到台上,跟众多中外宾客见面。他说当初痛恨我,甚至杀了我的心都有。但现在,60岁了,过去的恩恩怨怨不再计较。

      相逢一笑泯恩仇。还是那个杜厦,刚烈、义气又大方。

      人生在世,不管贵贱贫富,生死之交,苦难之交,杀身之交重于泰山。正如《血色黄昏》中所说:我们的结合如同柴油机和火炮,互相依存,构成一架有威力的钢铁战车。它已冲过许许多多炮火纷飞的战场。如果经过这次恶战,它还能幸存,那真值得写本书了。

      经过漫长的30多年,人生的一场又一场恶战,它终于幸存下来。

      什么都会老朽,转瞬即完,唯友谊地久天长。

                                                                                                                              2008-11-22

相逢一笑泯恩仇 

当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五师四十一团七连的北京知青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