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老鬼文章

关于老鬼的外号

 时间:2011-12-26 14:33:45  来源:老鬼的BLOG  作者:老鬼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一下“老鬼”,会发现至少有几十个自称叫老鬼的人。什么钓鱼的老鬼,炒股的老鬼,搞********的老鬼,玩邮票的老鬼,预测彩票的老鬼……不胜枚举。这说明老鬼的人气很不错。但其他老鬼都与本人毫无关系。写了《血色黄昏》的老鬼,就我本人一个。

      老鬼是“老牛鬼蛇神”的简称。当年我在内蒙古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劳改的时候,因为岁数大,衣衫褴褛,面目狰狞,形单影只,被一个天津知识青年张喜刚首先称为“老鬼”,以后一起打石头的难兄难弟都如此叫我。

      15年之后《血色黄昏》出版时,责任编辑岳建一为作者署什么名字给我提了许多建议,都觉得不理想。最后我想起了自己在草原上的外号“老鬼”,就告诉了岳建一。这位责编大喜,觉得特别好,就用了这个名字。

      书出版后,反响强烈,老鬼渐渐有了名气。报上,电视里都介绍过。随之,自称为老鬼的也多了起来。记得在美国时曾有一小伙子竟然给我发伊妹儿,请求我把名字改一下,让他使用laogui这个名字。全中国,我是第一个用“老鬼”做笔名的,这小伙子让我把这名字让给他,实在有点过分吧?

      还有个专门写色情文章的“老鬼”。当我被朋友问及时才知道有这么一位“老色鬼”,当即声明那根本不是我本人。

      最近,有一搞音乐网站的人来伊妹儿,说他由于崇拜老鬼,将自己的网名也叫老鬼,并请我到他的音乐网站去看看。http://www.mydcentre.com/club/dispbbs.asp?boardID=36&ID=9618&page=1 让我挺感动。

      刚开始,看着别人叫老鬼,心里觉得不舒服,暗忖不能这样吧,谁有名就自称为谁。这不是剽窃吗?尤其是发现有人竟叫“杨沫”、“白杨”,与母亲和三姨的名字一模一样,非常反感……孩子无辜,责任在给孩子起名的大人身上。你给孩子起个名人的名字就能让孩子扬名四海,高人一等了吗?如果真能这样就太好了。你干脆给孩子起个“孙中山”的名字多响亮,能享受多少厚遇和优待。但恐怕只是痴人之举吧。有个老师在网上讲他班里的一位学生名叫“杜甫”,真是什么家长都有。你做父母的给儿子起个“杜甫”名字,就能让孩子成为千古不朽的大诗人吗?就能受到重视,得到照顾,鹏程万里吗?太可笑了吧!

      我总觉得,不能什么人有名就模仿人家,起人家的名字。比如,美国有个《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很有名,销售至180个国家。现在,国内某新闻单位也搞了一个《国际先驱导报》(International Herald Leader),仅与美国的差一个英文字母。这么干,虽然有区别,但用意很明显,就是利用对方的名气,推销自己的报纸。或借对方的名气,蒙马虎的读者。

      又如《战争与和平》很有名,就有人写了一本《新战争与和平》,好像这本书是《战争与和平》的续集,或与之有什么关系。其实此书与名著毫不搭界,只是借用《战争与和平》的书名影响力来给自己的著作生辉。

      凡故意给自己孩子或著作起个名人名著的名字,总感觉不够堂堂正正,有剽窃之嫌,属鸡鸣狗盗伎俩。我给孩子起名,给书起名,绝不用别人用过的名字。语言文字千千万万,干吗不自己首创一个,非要用别人嘴里吐出来的字眼,拾人牙慧?

      现在,什么有名就起什么名字很普遍。这不是好风气。比如茅台酒有名,就有酒厂给自己的酒起名为××茅台,明目张胆的欺骗。

      杜甫有名,就起个“杜甫”名字;杨沫有名,就叫“杨沫”;白杨有名就叫“白杨”——利用名人来抬高自己,傍名人傍到这种程度也着实可怜。须知靠这种雕虫小技是出不了名的。真假杜甫,真假杨沫,真假白杨,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和感觉到。默默无闻的还是默默无闻,考不上大学的还是考不上,名人的名字帮助不了你。

      重名最大的坏处是容易飞来横祸。文化大革命中,时不时有因为跟专政对象重名重姓而被抓进监狱,无故蹲了多年。也有因为跟坏人重名,而惨遭殴打(我们学校红卫兵去门头沟煽风点火,就打了一个跟流氓同名同姓的人)。甚至还听说,因为与当事者重名而丢了性命。就是现在,因为重名被误抓误关也偶有发生,会惹来许多麻烦。所以,为避免误会,起名还是尽量个性一点,独创一点,唯一一点,不要抄袭模仿别人。

      我们现在的法律并没宣布名字跟商标一样,有专利权,别人不能用。我这个最早叫老鬼的也无权利垄断老鬼。人家叫这个名字,说明老鬼这名受欢迎,人气旺,知名度高,多叫一个等于多一人宣传和推广了我的名字。不过这些自称老鬼的人也要留意,老鬼有反骨,万一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成了通缉犯,或遭到批判,或被仇人追杀,别跟着倒霉。

 

2006-10-06

    

     还有一些年轻的网友留言想看看我的照片,他们对老鬼十分好奇。总想看看现在的老鬼到底是什么鬼模样?

     我不是帅哥,属于老帮子了,不想张扬自己的形象。一向不在书中贴自己的照片。

      十月五日我与小学同学一起去北京西郊百花山爬山,照了几张照片,虽然身体大不如当年,却还坚持爬到了终点,很是自豪。萌发了把自己的照片放到博客上的念头。露丑就露丑吧,让人看看现在老鬼的样子。普普通通,马上就60岁了,既不漂亮,也不高大,阴天下雨,膝关节经常疼痛,尤其是今年夏天去了草原之后,腿受了凉,连跑步都困难,但坚持走完了全程。 

 
关于老鬼的外号

  在百花山的百花草甸的岩石上  

       赖小危小学时就很胖,是全班里最粗壮的。现在还比较胖,体力却很好。我们俩自始至终一起爬上了百花山的百花草垫(北纬39度49分23.6秒,东经115度35分43.5秒)。海拔1804米,这次全班就我们两个人爬到了此处。历时共3个小时。小学四年级时我俩曾在南楼饭堂门口打过一架,打得惊天动地,却打了个平手。他父亲是26年的老革命家赖际发,红军时代与毛泽东、朱德非常熟悉,关系密切。小学时,小危穿著非常朴素,跟普通工人孩子没区别。

  关于老鬼的外号

 与赖小危合影    

     1960年六年级二班毕业照时,我在左边最后排。赖小危就站在我身边。
 
关于老鬼的外号
   1960年全班小学毕业照  
  
关于老鬼的外号 

46年之后,部分小学同学在百花山合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