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媒体网络介绍报道

人物纪实-知青老鬼和他的一个情结——阿元

 时间:2013-03-03 22:23:24  来源:阿元图文  作者:阿元

     1987年一部名叫《血色黄昏》小说出版并引起了轰动。小说以近乎自传体的纪实风格、赤裸裸的写实主义描绘了主人公从城市到草原插队的八年离奇的、跌宕的、曲折残酷的经历。揭示了一代人,几千万"知青"的命运,作者凭借这部作品立足中国当代文坛,老鬼成为无法抹煞的一个名字。《血色黄昏》之后又二十年过去,老鬼一直在写。

    老鬼原名马波、马青波,老鬼是他的笔名,源于他在文革中受迫害又屡次申诉而不得,同学戏称他是老牛鬼蛇神。他祖籍河北省深泽县,1947年8月22日出生在晋察冀边区的阜平县。母亲是著名作家、长篇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出生后在故乡由祖父、祖母抚养,1951年4岁时来到北京父母身边。1954年入华北小学,后转入育才小学。196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一附中初中,1963年考入北京47中高中,1966年毕业。1968年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西乌旗当军垦战士。在兵团受迫害,1970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到荒山野岭中接受劳动改造,受尽折磨。1975年在周恩来关怀下才得以平反。平反后到山西大同矿山机械厂当工人。1977年恢复高考时,他坐在考场激动地泪流满面。他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1981年毕业,到文化艺术出版社工作。1985年到中国法制报社当记者,兼任《法制文学》编辑部编辑。1989年去美国布朗大学。长篇小说《血色黄昏》、《血与铁》是他根据自己8年草原生活的亲身经历创作的,写成后几经周折耽搁多年才得以出版。

     老鬼的记忆中始终抹不去的是1972年秋天内蒙锡盟的那场大火。

     那天晚上,老鬼站在100多里以外的石头山,看见映在天际的红光。 知青们的救火出发地点是一个山头,到着火高地需要经过一块开阔的洼地。这地方草势茂盛,半人多高,对面高地的浓烟铺天盖地而来。在连长的指挥之下,知青们像飞蛾投火般扑向洼地,向着火高地爬去。火在西北方向、风是西北风、而知青们恰恰是朝着西北方向冲过去。说时迟那时快,一团巨大的浓烟抢先笼罩了高地,并凶猛地向山脚和洼地的知青们压过来,他们一下子被糊在里面,黑黑的不辨方向,浓浓的让人窒息,几分钟就昏倒。紧接着,洼地里的草也开始大肆燃烧,火苗凌空有三四米高,在凶猛的烈火中,人的惨叫声都隐隐约约……当余烟散尽以后,几十位生龙活虎的知青被烧成焦黑的尸体。

     这69为牺牲的烈士们来自北京、呼和浩特、赤峰、集宁、锡林浩特。这里面没有一位知青是老鬼认识的,或许是那青春的鲜血震撼了老鬼的心,或许是那生命的牺牲染红了黄昏的天际,或许是在草原极度的岁月让他找到了归宿的方向,几十年过去了,老鬼还惦记着他们。在2008年10月中国知青网成立大会上,老鬼公布了他的一个计划:他要为69位烈士每人做一个牌位,贴在陵园的墓碑上。并且还要用花岗岩雕刻三米高的塑像,安放在那里。老鬼一直在默默地做着。牌位已经烧制完成,石雕正在河北一个石雕厂制作。他要六月份运到锡林浩特埋葬69位烈士的宝日格斯台陵园。这是他的一个心愿,一个情结。

     在灯红酒绿铜臭的奢靡之风里,在寡廉鲜耻成为光彩的流行中,老鬼为什么还这样地坚守和执着,一直是我的一个疑问。去年底,老鬼和他的哥哥自费举办了一个小型的茶话会,纪念他母亲杨沫先生的《青春之歌》出版五十周年。与会的人们唱起了《五月的鲜花》、《义勇军进行曲》。那是一个脉络,一种传承,一种中国知识分子心中的赤诚和责任。

     在那次纪念会上我为老鬼拍了张肖像,他十分喜欢。有人在博客上看到后评论说:想不到老鬼是这样的坚定和睿智……

t1.jpgt2.jpgt3.jpgt4.jpgt5.jpgt6.jpg              以下照片为转载t7.jpgt8.jpgt10.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