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媒体网络介绍报道

老鬼往事——钟老汉

 时间:2013-11-30 17:46:13  来源:钟老汉的BLOG  作者:钟老汉

 大字报

      文革开始不久,47中就停课了。校领导打成黑帮,老师挨批斗,学生分派抱团,血统论横行,大字报满校园,一派乱象。

      学生食堂外墙上,红红绿绿的大字报纸一张压着一张,大多是揭露校领导罪行的内容,老鬼的一张“保皇”大字报给我印象极深。内容不多,鲜红的纸,没写满一张,是个表态声明。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可最后一行字至今记得清楚:“敬爱的党支部啊,我是你一条忠实的狗,我将不惜一切保卫你!”下面堂堂正正写着他的大名。第一次见到有人把自己比喻成狗,还公然写出来贴到墙上,这让我有点吃惊。但细想一下,这的确符合老鬼一向崇尚忠义的个性。

      校庆90周年那天与老鬼聊到此事,他笑着解释说,因为打架,身上一直背负着学校给的两个处分,压力很大,在文革开始前不久,学校撤消了对他的处分。当时非常激动,对校领导感激万分,当他们受到攻击时,便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老鬼爱狗如命,前些年到内蒙参加活动,他还带着两条爱狗同往,后来一只因病死亡,他悲伤欲绝,深埋厚葬。近年来他一人在远郊深山里埋头写作,惟有爱狗陪伴在他身傍。


夜半怪影


     工宣队进驻学校后,阶级斗争的弦绷得更紧了,不久,他们就发现阶级斗争新动向。夜晚熄灯号吹过后,工宣队在校园内巡察,发现经常有一个神秘的人影出现在几排男生宿舍之间。有时快速闪出,忽尔又一闪不见了,有时还半蹲着在地上行走,行为十分怪异可疑。后来经过一番调查才搞清楚,那是老鬼在夜晚刻苦训练。

      老鬼崇拜英雄,渴望上战场真刀真枪地保卫祖国。那时教育我们说,外有美帝、苏修亡我之心不死,内有阶级敌人妄图变天,战争一触即发。老鬼每天举重、拳击、格斗,勤学苦练,身手不凡。同时他膀大腰圆,从实战出发,觉得身体的灵活性需要进一步加强,于是他有针对性地苦练快速躲闪。

      一天他突发灵感,让一位同学帮他练,找了一堆小石头,自己站到十多米以外,让同学用小石头对准他打,这边打,他那边躲。一开始那同学怕真的砸着他,砍的速度不快,打一下,他躲一下。但老鬼觉得这不符合实战要求,要同学加快速度,使劲砍。同学声明“那要是真的砸着你了,可别怪我。”“没事,你就来吧。”同学便瞄准他发起力来,小石块一块接着一块砸过去,他快速地东躲西闪,但还是被击中了,痛得他直咧嘴。

 

“出卖”

      老鬼不会装,情绪全写在脸上。有一天,我路过传达室门前,老鬼正在那里打电话,样子很激动,愤怒地对着话筒嚷嚷着什么,看见我他连忙招手让我过去,将手中的话筒递给我说:“帮我骂他!”“骂什么?”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有点发蒙。“骂什么都行,挑最狠的骂,骂操你妈。”我很为难“是谁呀?我认得吗?”看到我为难的样子,他只好放下了话筒。后来他告诉我,电话那边是他哥哥,因为他秘密逃到内蒙古的行动计划被哥哥告发到学校而愤怒,气得说话都颤抖。“他居然把我给出卖了!”他觉得 “出卖”是世上最无耻,最下贱的事。兄弟俩吵架,我不便多问,他俩后来如何了结不得而知。

      随着《血色黄昏》的出版,书中对“雷厦”的描写,让老鬼与杜厦之间的矛盾升级为仇恨。坊间盛传,他俩已成为你死我活,势不两立的仇敌。据我所知,离校之前老鬼与杜厦情同手足。听老鬼讲,有一段他和杜厦形影不离,以至于他母亲杨沬都觉得过分了,作为母亲她放心不下,曾私下问过老鬼:“你们之间会不会是同性恋?” 

      他俩的友谊破裂于一个特殊年代中的特殊环境,起因也是一个关于“出卖”的故事,读后令人震憾,发人深省。

      一直到杜厦60岁生日的晚宴上,他俩终于一笑泯恩仇。前不久,杜厦在加拿大多伦多过65岁生日,邀请了国内120多名朋友、同学、同事参加盛会,老鬼再次应邀参加。日前老鬼在他的博客上发表了《相逢一笑泯恩仇——杜厦生日聚会有感》博文(点击浏览)将他俩的恩怨故事讲非常详尽,读来令人感动。 老鬼和杜厦都是47中出来的名人,一个是知名作家,另一个是成功企业家。两个都是传奇式的人物。他俩的故事,显示出他们的独特个性和宽广胸怀。故事曲折生动,结局让人敬佩。  

 12.jpg

老鬼与钟老汉。(文革期间在47中校园里,老汉画的画前合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