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媒体网络介绍报道

某歌唱家涉嫌杨沫爱女之死

 时间:2013-11-27 11:18:27  来源:新浪网  作者:

1.jpg

s4.jpg

核心提示

  1、(小胖)迷上一个有老婆的著名歌唱演员,两天不见才发现她死在床上……那个唱歌的抵赖不认……

  2、这唱歌的曾演过话剧《青春之歌》里的余永泽。当时因为唱“我为祖国献……”,而非常有名。

  ——摘自《母亲杨沫》中“小胖姐遇害” (作者:老鬼)

  著名作家老鬼在今年8月出版的《母亲杨沫》中,扔下一颗重磅炸弹——其姐姐小胖(马豁然),也即杨沫之女,她在1975年的遇害事件与国内某著名歌唱家有关,而这位歌唱家演唱的《我为祖国献……》非常出名。
 
 写杨沫也写亲人

  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母亲杨沫》,其作者为老鬼,真名马波,是著名作家杨沫的小儿子,他的自传体长篇小说《血色黄昏》,被王蒙誉为“给文坛炸了一颗原子弹”。此次老鬼在其母亲逝世10周年之际推出这部纪实作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再现出一个真实的,并非完美无缺的杨沫”。该书出版后,因为杨沫本身的影响力以及作品中从来没有披露过的一些真实事件,迅速升温,其首印的5万册被各地订购一空。

  该书也有部分章节涉及到杨沫家庭的其他成员,其中第18章“小胖姐遇害”,由于涉及到国内某著名歌唱家而特别受到读者的关注。记者在网上发现,该书在网上引发网友热烈讨论,纷纷猜测这个所谓的“歌唱家”究竟是谁。

  小胖爱上歌唱家

  老鬼在书中写到,小胖是杨沫最疼爱的孩子,她于1975年1月22日遇害,年仅29岁。小胖特别喜欢唱歌,由于工作不理想,希望通过唱歌调到专业文艺团体。杨沫于1973年4月19日写信为她联系上一个著名歌唱演员,“这唱歌的曾演过话剧《青春之歌》里的余永泽。当时因为唱‘我为祖国献……’,而非常有名。”(摘自《母亲杨沫》)接下来,老鬼在书中非常详细地描绘了姐姐小胖与歌唱家之间的交往。“小胖很快就对这个人动了真情……1974年是她与唱歌的来往频繁的一年,小胖多次怀孕……她为了讨好那个唱歌的,倾尽了自己所有财物,甚至还曾把我给母亲寄的买衣服的20元钱,私自冒领走……”(摘自《母亲杨沫》)老鬼还在书中指出,小胖很想与这个唱歌的结婚,但对方在访美演出前不想离婚,这使得小胖威胁他要到单位揭发两人的来往。

  小胖遇害至今是谜

  非常遗憾的是,小胖年仅29岁就死去。老鬼在书中描写了她离奇死去的过程:1975年1月22日晚上,那唱歌的来到小胖家。但是,次日和第三天,家人都没再见到小胖,后来打开她的房门,才发现她躺在床上已经死去,嘴角挂着微笑。最关键的是,老鬼指出,公安人员勘察现场后很快通知杨沫,小胖不是自杀,是他杀。从一个玻璃杯残剩的咖啡里化验出了达致命量20倍的冬眠灵。由于这个唱歌的是小胖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公安曾把他抓起来。但因为玻璃杯上提取不了指纹,这个案子就拖了下来。但是老鬼称,他们家人坚决不信小胖是自杀,因为她非常热爱生活,怕疼怕苦怕死,肚子里还有一个3个月的小生命。他在本章最后说:“小胖充当第三者,破坏别人家庭不对,但她没有死罪。”

  老鬼:我希望歌唱家告我

  著名作家老鬼(马波),昨日在家中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他表示,很希望歌唱家能来告他,他觉得对方可能心虚,所以该书出版后,对方没有任何回应。

  对于自己的新作《母亲杨沫》,他强调,他的意图是还原一个真实的杨沫,任何人都有缺点,杨沫晚年也希望能写出一个真实的自己。他在杨沫去世10周年的前夕,写这样一本书,是帮助母亲完成了一个生前的心愿,也是对母亲的怀念。

  记者提到他描写姐姐小胖之死那一段,老鬼非常坦率而直接地告诉了记者这个歌唱家的真实名字。他表示,关于网上的讨论,他都看了,大部分网友的猜测是对的。其姐姐与对方交往的过程和细节,他都在书中一一写到。他对姐姐的冤死,一直悲愤难平。这些年来,他们全家都不看关于这个人的任何消息,也不看这个人的任何节目。杨沫在世时,曾为女儿冤死的案子奔走,但一直没有结果。他自己也曾给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写过信,反映当年的情况,但是,刑事案件的追诉期是20年,现在30年过去了,已经没有办法再得到法律上的公道了。所以,他写书,也是希望将一个客观、真实的情况讲出来,让更多读者知道这件事情。

  出版社:老鬼很想写出歌唱家真名

  记者随后采访了长江文艺出版社该书的责任编辑吴超。他告诉记者,老鬼当时写书的时候,很想直接写出这个歌唱家的名字,但是,出版社和他商量之后,还是隐去了。

  吴超说,杨沫是很有影响力的作家,而老鬼的作品,也以其真实性受到读者的欢迎,因此,此次出版《母亲杨沫》,一方面是对杨沫的怀念,另一方面,市场效果也很好。至于非常敏感的涉及到歌唱家和杨沫之女小胖的那一章节,吴超说,当时老鬼很想写出对方真名,但是出版社出于种种考虑,还是劝他隐去。因此,现在面市的书里,作者的处理很得当,没有任何问题。他也看到该书出版后在网上引起的反响,他表示,读者会有自己的判断,这很正常。

  本报记者原文实录

  那唱歌的3月份(1975年)要随团去美国访问演出,走前不想离婚,有疏远小胖之意。小胖总去单位找他,可能会对他出国有影响。

  小胖急欲与他结婚,岂能让他跑了?就从生活和政治两方面进行恐吓:你要总不离婚,耍把我,我就把这些事捅到你们单位,让你身败名裂。还说,我要像毒蛇一样缠着你……

  春节前(1975年)几天,在民族宫召开大会,公安局宣布那唱歌的与马豁然之死关系密切,当众给铐起来。

  唱歌的很油,很老练。他面对审讯人员死不承认……只有一个小胖的日记本,记录了他们俩交往的历史以及直到死前的种种矛盾。

  摘自——《母亲杨沫》194页、195页、196页、198页

  网络编辑:翁正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