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媒体网络介绍报道

老鬼与战友追忆烈火中的青春

 时间:2013-11-27 09:03:27  来源:北方新报(呼和浩特)  作者:北方新报

11月14日,雪后的呼和浩特有些肃穆。一群人相聚,岁月不饶人,霜雪染白了他们的鬓角,但他们依然被人们称为知青。有几位,身上留有伤痕,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37年前发生在锡林郭勒大草原上的那场大火。应本报和内蒙古藏书家协会邀请,作家老鬼(马波)前来参加“书香伴着乳香飘”——北方新报社第四届草原读书月活动,并与当年的战友、烈士家属进行了座谈。“他们是死去的我们,我们是活着的他们!”悬挂的横幅,让会场的老战士和烈士家属们触景生情。大家难忘当年的兵团岁月,更难忘牺牲的69位烈士……

李德斌:我给大家鞠一躬

老鬼:感谢帮助我的人张丽娜:净化心灵的写作

“先给大家敬个礼!从老大哥、老大姐身上,我看到了那个年代对你们造成的伤害,心里非常震撼。因为这个震撼,我给大家鞠一躬。”本报总编辑李德斌参加了座谈会,他被历经上山下乡磨砺的知青感染着,更被烈火中幸存的知青震撼着。

李德斌说:“论年龄,我不配坐在这儿,我是在座诸位的学生。我家住过上海知青和天津知青,我的小学老师大部分是知青。我本人对知青有着非常感恩的心理,也有知青情结。北方新报社也一直非常关注知青,老鬼先生写的这本《烈火中的青春》,我们一直在做追踪报道。2008年1月,《北方新报》开辟了“草原知青”栏目,我们的记者几乎跑遍了全国,对从大草原上走出去的、做出了突出贡献的知青进行采访。我们准备在《北方新报》创刊10周年之际,郑重地出一本书,记录知青所走过的足迹。知青走过的这段历程,给我们内蒙古大草原留下了非常宝贵的财富。《北方新报》不光是现在,将来也会持续关注这段历史,关注老知青们。”

老鬼:感谢帮助我的人

老鬼看上去有些不善言语,但是当提起当年的兵团生活和写作《烈火中的青春》的经历,他抑制不住感情,直抒胸臆。

老鬼说:“首先感谢《北方新报》多年来对知青的关心。我一开始写这本书,就得到《北方新报》的支持。刚开始写的时候,想找烈士家属,根本就找不着,因为事隔30多年,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后来,我找到在呼和浩特的一位兵团战友帮忙寻找。这位战友找这些人也很困难,她找到了《北方新报》求援。《北方新报》特别重视,马上在第一版头条刊发了消息《当年救火烈士的家属,你们在哪里?》,一下子把烈士家属都找到了。关于烈士陵园的一些活动,《北方新报》也特别重视,都给予过报道。直到这次,《烈火中的青春》出版了,《北方新报》又组织举行了座谈会。我非常感动!这本书虽然署名是我,实际上是好多人集体合作的,因为我需要采访好多烈士家属,采访当年救火的兵团战友。所以,我要感谢四十三团四连的战友,他们不仅提供热情的支持,还热情地帮助我找人。要感谢的还有烈士家属,这个事儿是30年前很让人悲痛的事情,对烈士家属来说是一个伤疤,说起来很痛苦。但是,他们都很理解、支持我,在我采访的时候,强忍悲痛回忆并向我介绍了当年的情景。”

“这本书出版遇到了好多困难。出版社觉得这本书不赚钱,非要让我自费出版。我是个穷作家,没多少钱,当时跑了好几个出版社,都说要钱,我有点束手无策。后来我想到,家里有父母留下来的齐白石的画,我打算给卖了,非要把这本书出版了。后来,有朋友建议说,这件事儿发生在锡林郭勒盟,写的是锡林郭勒盟的事儿,劝我找锡林郭勒盟的领导支持。一位兵团战友给锡林郭勒盟盟委书记荣天厚打招呼,他马上就批示盟委宣传部拨钱给出版社,把这本书给出版了。借此机会,我向北方新报社、藏书家协会、兵团战友以及烈士家属们表示感谢!”

张丽娜:净化心灵的写作

在老鬼采访烈士家属的过程中,他的爱人张丽娜一直陪伴着他,支持着他,并和他一起采访。

张丽娜说:“我也是兵团战士,但我们团在西部,草原大火发生在东部,当年我并不是很清楚草原大火的事儿。2005年夏天,我和老鬼去草原,他提出来想去看看烈士陵园。一路颠簸到了陵园,眼前的景象让我非常震撼,即便是兵团战友,即便是听说过这件事情,当你看到三大排墓碑,就会想到那些年轻的身影。另外一种震撼就是陵园太破旧了,非常荒凉,当时就想,他们的青春就这样没有了。当时,我们几个知青摘了一些花儿放在墓碑前,以表敬意。回来以后,老鬼说:‘有一件事儿,我想把这69个知青写下来。’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谁看?’老鬼的回答是:‘我不管谁看,我觉得他们不应该被忘记。’老鬼的话让我非常感动。就像他的母亲杨沫所说:‘刚刚还在一起的战友,枪声响了,就倒下了,牺牲了!’他的母亲杨沫觉得她们那个年代的人不应该被忘记,就写了《青春之歌》。老鬼也是受他母亲的影响,他认为我们也应该有我们的歌,便开始动笔。老鬼图什么呢?我想,当时凤凰台在杜恒昌的墓碑前采访老鬼的时候,他就说了这句话:‘这些烈士,他们是死去的我们,我们是活着的他们。’这也是现在社会缺失的一种精神。在这个崇尚金钱的社会,这本书、这句话,都是一块纯净的净土。”

王再平:

老鬼代表所有知青的心

王再平是呼和浩特市委一名退休干部,曾经是一位知青。他一直研究内蒙古知青,他写的不少文章被国内报纸、网站刊发。他来到会场,手提袋里装着多年来收集的老鬼的资料。


王再平说:“1968年5月,我去了西乌珠穆沁旗当知青。1970年,我和杜恒昌在锡林浩特开会。那时候,杜恒昌在知青中就有一定的威望,我们经常去找他聊天。印象中,杜恒昌高高的个子,穿一身黄军装,背一个黄书包,非常有激情。两年以后,我们正在下乡的地方劳动,看到了直升飞机,当时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后来知道是四十三团着火了,牺牲了很多战友。我在西乌珠穆沁旗待了13年,听到了许多关于69位救火英雄的事迹,还有许多抢救他们的细节。从那时开始,我收集了一些烈士的材料,也写了许多关于知青的文章。我也写过《内蒙古知青中的专家学者和作家诗人》。作为老战友,他们给了我许多精神上的鼓舞。我看了《血色黄昏》,一直留着这本书,马老师写的非常好,非常真实。马老师写这些烈士,实际上代表了内蒙古所有知青的心。因此,马老师的这些资料,我全部剪下来保留着。我觉得,草原大火是内蒙古知青史的一个大事儿,是内蒙古地方历史上的一个大事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