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主要著作 老鬼文章 媒体报导 书 评 视频访谈 博文导航 老鬼博客 留言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鬼文集 > 书评

老鬼和他笔下的“坏蛋朋友”——老愚

 时间:2013-12-30 22:35:00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

      老鬼是一个政治动物,“我的那个经历,使我离不开政治。我的沉浮就和国家的政治一起沉浮,我不能离开。”他对“徐佐”唯一的意见是“不关心政治”。

  ■书人书事■老愚专栏

  他惧怕生人,不愿意与陌生人说话。与人交往,他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因为曾经太信任这个世界,而遭受非人的折磨,如今便有点过度防备。只有在写作中,他才愿意让人们看见自己那颗透明的心。他仍旧在期盼一个新世界那是他们那一代觉悟者梦中的太阳。

  一个人对自己遭遇的刻意书写,意味着进入历史的自觉。老鬼躲在北京郊区一处土房里,续写着《血色黎明》。一条忠实的狗陪伴着他,他因为忠实而被放逐,成为异端和怪人,但他内心需要忠实。这个时代似乎不需要他的提醒,他想把《血色黄昏》拍成电视剧的愿望,在多少年后仍旧是个梦。

  《血色黄昏》描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里发生的事情,里面的几个反面人物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小说出版并引起巨大轰动后,除了一个人外,这些人物都没有找老鬼“算账”。老鬼觉得自己揭露得最有分量的是腐败军官“搞了十几个知青的事”,“一堆一堆地往家拿小麦,拿木材,拿皮子”的事。他戳破了军队清廉的假相,让知情人颇感真实。对照知青作家梁晓声等人的作品,就能察觉其中巨大的区别。老鬼对此的解释是“因为他们没有我这遭遇,我是最底层的,都成五类分子了。我想,我要是真写出来,就是这样。”

  但在这本书里,因为带着强烈的爱憎,老鬼有意丑化了一个“反面人物”。“对自己恨的人,得罪过我的人,就写得比较坏。”他“把三个坏人干的事合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是当年他最好的朋友,后来变成不共戴天的仇人。一直到新星出版社印行最新修订版时,他才“把各自干的事都返给本人了。”

  这个坏人叫“徐佐”,当初是老鬼的死党,一起“搞枪”蹲局子,一起去西藏,上内蒙。后来,被老鬼有意疏远了,理由是“太书生气”,这样,老鬼就得罪了这个爸爸被打成“右派”的人。到草原插队,“开门整党”时,“徐佐”写了封十几页的意见书。在老鬼眼里,“口气特委婉,特和谐,跟他妈托儿所的阿姨哄小孩子一样。”即使这样,“徐佐”还是落网了,指导员勒令他写检查。他很紧张,甚至以为要抓自己了。

  此时,老鬼跟班长打架被抓起来了。连部便逼“徐佐”揭发自己的朋友。“徐佐”明白,这是自己唯一的脱身机会。他大义灭友,狠狠地揭发起来,而且越讲越狠,把老鬼议论江青的那些“反动话”也都交待出来。在兵团复查组到来之前,老鬼写了张纸条,嘱咐“徐佐”否认议论江青的那句话,结果却连纸条也交给调查组了。按照老鬼的说法,“徐佐”“嘴巴能说,脑袋瓜快。”一个家庭出身不好的人,迅即当上团支部“儒法斗争”宣讲代表。以后的人生更是脚踩祥云:直接考上研究生,留在天津外贸部门,下海,由于某要人的赏识,他在天津发达起来。

  “徐佐”六十岁生日时,在钓鱼台国宾馆举办宴会,邀请所有的同学参加,老鬼也去了。两人见面,“徐佐”说,过去的事就算了。其实,这些年来,老鬼早就想跟“徐佐”和好。他们少年时如同兄弟,性压抑严重的老鬼,甚至设想一辈子就跟他好,不去想什么女人。但老鬼不明白,“徐佐”对自己的恨,远大于自己对他的恨。“虽然我是受害者,当了这么多年反革命,水深火热,可是他对我特别恨。”“徐佐”平常不跟老鬼来往,后来,老鬼也想通了:“他为什么不愿意跟我来往,因为他揭发我了。他揭发我……这是一个污点,他一见我他就要考虑到,他当年揭发我……他觉得我不会翻身呀。他觉得我肯定一脚踩死了,以为我肯定没出路了。在这个情况下,没想到后来我又平反,他就很被动。” “他一得罪我就得罪到底。他就得罪到底,就这个思想,我觉得。”

  在宴会上,两人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那是他们正式的和解,正可谓“相逢一笑泯恩仇”。

  “徐佐”恨老鬼把自己给写坏了,他当着众人的面说:坦率地说,我当时杀他马波的心都有。

  老鬼在内心已经原谅他了。“我知道,他不揭发我,他也没法……现在我觉得不恨了。”曾经嫉恶如仇的红二代,解开了自己的心结。他和信教的“徐佐”走动密切起来,前几天他们一同祭奠难友。老鬼是一个政治动物,“我的那个经历,使我离不开政治。我的沉浮就和国家的政治一起沉浮,我不能离开。”他对“徐佐”唯一的意见是“不关心政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