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家园影像 > 各连相册

难忘的战友之旅——重返黑土地第二故乡行 王德俊

时间:2011-02-08 23:25:59  来源:  作者:王德俊

     

 如果你是一位北大荒知青,你一定为黑土地自豪。这不仅仅因为北大荒人的豪放,还因为一提起黑土地,,大家就那么亲切那么抱团,除此之外,还因为一提起黑土地,你就会想起当年的那个连队,连队里那么多熟悉的脸庞,大家时不时还在一起聚会,在一起欢畅。

      转眼间一年已经过去了,想起一年前的今天,战友之旅—重返黑土地第二故乡行的各项准备工作进入了紧张的落实阶段。为满足知青战友重返黑土地的愿望,在7月31日由发起人王树林组织召开一次临行前的组织动员会。根据报名参加战友之旅重返黑土地活动人员名单,成立了5个小组,明确了各个小组的人员和具体责任,以及有关的财务、安全等方面的负责人,以确保知青战友重返黑土地旅程的安全、有序,做到万无一失。用战友之旅最深入人心的一句话叫做“无组织有纪律”。其实无组织有纪律这句话最早应用在1990年深秋,在北京中国革命博物馆的那次轰动全国的知青回顾展《魂系黑土地》展会上。时隔数年用在战友之旅重返黑土地的活动又是这么得恰如其分。

      2009年1月10日三团三十连,在战友杨二柱、王树林、吴慧祥等人的倡议下,在王树林的精心组织、策划和战友蒋辉、鹿文慧、蒋世平、王懿等战友们的倾力协助,联系到上海、天津、牡丹江以及在京30连战友, 聚会在北京体育大学。自黑土地一别已近四十年的兵团战友,第一次在北京相见聚会,深深地激发了战友们四十年的情感,唤醒大家一次又一次的相见一次次难忘的迫切心情。更多的战友萌发了在下乡四十周年之际,重返黑土地的热切期盼。

     2009年5月,战友们在王树林创建的一师三团三十连的网页上积极报名,要求组团一起回去看看那离开30多年倾注自己青春年华艰难岁月的黑土地。《回顾青春热血、笑谈人生岁月》成为我们战友之旅的主题,也深深地表达出战友们的豪情壮语。

      说到战友之旅,那是30连第一次组织连队战友到天津蓟县大平庄的聚会。这次聚会集合11连、10连、还有13连等众多的战友,12辆汽车80多人参加了这次活动。早晨,在朝阳公园南门集合场地树林已经对出车的人数和车辆进行了安排打印好标识,这是第一次使用醒目的四个黑体打字《战友之旅》每辆车还有编号。我的车贴上了“战友之旅8号车”的标志。我为头车沿着姚家园路经过机场二高速驶上京平高速进入蓟 公路到达目的的。开始了战友之旅的行程。从此,战友之旅成为30连组织各项活动的标志。

      2009年8月6日战友之旅重返黑土地的旅程拉开序幕。刚刚坐上北京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上,每个战友的手机上全都收到(提前一天到哈尔滨落实行程各项工作的)王树林发来的短信:战友们让我们欢呼吧!你想到40年前的今天了吗?这是一个值得兴奋和高兴的日子,祝愿战友们旅途愉快。黑土地见!

      王树林同志为这次重返黑土地的活动呕心沥血,在战友们购买北京至哈尔滨的火车票相当困难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关系为战友们一次购买23张,同乘一趟列车到达哈尔滨的火车票。使集体乘车的战友们再一次感受到知青的情谊、知青欢聚的心情。

      晚六点列车准点到达哈尔滨火车站,在哈的战友数十人到站热烈相迎来自北京的四十年前的患难战友,大家互相握手拥抱高兴。哈尔滨我们终于又来了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车站广场上停放的树林安排的黑龙江省公安厅装财处的空调大轿车把我们送到住宿地,并与先期到达的杨二柱、刘逸时、陈树立、孙敬臻等人会合。在当天的省厅装财处组织的欢迎晚宴上,召集人组织者王树林正式向大家宣布:战友之旅——重返黑土地故乡行旅程开始,参加这次活动的由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共47人。因车辆原因哈尔滨战友不能与我们同行,但是,哈尔滨战友与我们一起进行大联欢。多年未见的连队老朋友、老领导,多少年未见的熟悉的脸庞,多少年未见的连队战友欢聚在一起,欢聚在哈尔滨,欢聚在四十年后的那一刻。

      8月8日战友之旅从哈尔滨出发向北安、向孙吴、向黑河、向大五家子进发。这是一条当年回京探亲的必经之路,这也是战友们在那非常时期的返程之路。如今我们已两鬓斑白、一脸的沧桑,怀着一颗浓浓的十分迫切的思乡之情重返知青之路。原本是到黑河后稍作休整再回到连队。一路上接到连队和场部的电话,厂部听说四十年前的老知青要重返黑土地重回连队,并已经走在路上,给连队提出要求有场部组织盛大的欢迎仪式,不让连队接待。这个消息传过来后,在车上我们就商议直接回到连队,先去看看当年的老乡当年的屯子当年曾让我们苦思幂想、曾经贡献青春年华的那块迷人的黑土地。车从潮水直接开往大五家子,直接开往四十年前下乡进村的路上。一路上最大的感受是变了,变了,变得更美了,山清水秀道路宽敞舒适,完全没有当年砂石铺就的国防公路的概念。战友们在车上仔细地辨认当年的行车走路都十分困难的乡间小路,大路两旁也种上了树,高大的树影形成林荫大道。农田里一块块绿油油庄稼地层连起伏,一片连着一片还是那样一眼望不到边,这就是我们战天斗地、出血流汗、辛勤劳动过的那片土地吗?那浩瀚的绿野层层绿浪已张开宽大的翅膀在迎接老知青的到来。老天也知道用它那灿烂的阳光在迎接我们。我们到来之前这里的一直在下雨、阴天还特别闷热潮湿。好像预知我们的到来太阳也露出了笑脸,湛蓝的天空朵朵的白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享受到蓝蓝的天,白白的云。

      连队听说当年的老知青直接回到连队,全村的男女老少涌上街头,都想看看老知青谁回来了,还能不能认识还能认出几个?知青一下车有的就与认识的老乡握手拥抱,有的与老乡拉起了家常,还是老样子,只是互相的脸上又多了许多的皱纹,头山的白发又增添了许多,成熟多了也丰满多了,谈论当年的情景仿佛又回到四十年前。到处是欢歌笑语到处洋溢着幸福快乐的喜悦。有的老乡还动情地念叨着,我做梦都想着你们,能在有生之年能在黑土地上再见到你们,这也是我临死前的一大愿望。是啊,40年前我们还是初入茅庐孩子只有16.7岁,一脸的稚气孩子气的时候离开父母离开喧嚣的北京,来到祖国边陲穷乡僻壤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白手起家历经风雨战天斗地建设美丽富饶的第二故乡。

      而如今我们带着对黑土地的眷恋浓厚的深情带着对黑土地的依恋向往黑土地的梦想,

《未完待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