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日天津气温骤降,咋暖还寒中的城市又被沙尘蒙上灰暗的面纱,再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遥想千里之外的六姐妹,她们去世已然四十一周年,想起她们心中隐隐作痛,不期然间,一串串词句显现脑际,顺思顺口写下来,发于网站,抛砖引玉,引战友们对逝去战友的哀思。 【查看详情

(1989年写的第一篇回忆5.28文章) 我不可能忘记那一天,那天发生的事情震惊了整个兵团,那天我失去了七位朝夕相处的战友,那天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5.28 是--- 1970年的5月28日。那天夜里一条小木船在黑龙江江心沉没了,我成了唯一的幸存者,也是那段历史活着的见证人。那年我十七岁。 【查看详情

夜幕笼罩着群山,笼罩着祖国边陲黑龙江畔的小山村-----四季屯儿。暗淡的夜色在大风圈的束缚下,失去了往日的明亮和皎洁。乌云伸出魔鬼的利爪,不断的侵蚀着月亮的俏脸。通往江边的小树林儿,被风刮得像鬼魅一样不停地晃动,不断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 【查看详情

—— 秀颖等五姐妹伤逝四十周年奠暨大丰读曲建生回忆文章有感 引子: 2010年8月29日在41连知青网站上看到曲建生回忆的文章,这是我迄今看到的原连队战友写的第一篇回忆的文章,作为事件亲历者和唯一生还者,建生的文章再次把我拽回到在沿江生活的岁月,也再次让我回忆起四十年前那个痛彻心肺的日子。 【查看详情

二、船毁人亡 时间倒回到40年前的1970年5月28日,那天的事情历历在目,让我娓娓道来:1、去之前,刘排长就许愿说:这次一定让我们吃上吵吵了快一年的鱼丸子;刘排长还许愿:完成补网任务后,破例允许我们去总吵吵要上的争议岛去玩;那时我们都小,知道有好吃的还有好玩的,那叫一个高兴!27日晚上,我们躺在大睡铺上唧唧咋咋,徜徉了很久--- 【查看详情

《证词》继续写道:划到双航标灯上游附近,杨大丰开始接替章秀颖搬浆,杨大丰和章秀颖交换了坐的位置,这时还是刘长发掌舵。船上其他人没有变换位置。 【查看详情

各位战友,下面的文章可能不好看了,可能会触及到某些事情和人物。这些文字一直是我讳莫开口的,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指名点姓地说过,但既然这次是最后诉述的封笔之作,就要在最后的文字中全盘说出我的故事。 【查看详情

所有遇难战友的家属都安排在营部。6月3日哈尔滨的家属到了,他们是:许淑香的母亲、哥哥、大姐、五舅 刘毓芳的母亲、父亲、弟弟、姐姐 ……孙艳的母亲、弟弟 6月5日天津、北京的家属到了,他们是:章秀颖的父亲、妹妹秀英(兵团直属连战士)、父亲单位革委会一人 贾延云的父亲、母亲 李金凤的父亲、母亲、母亲单位革委会一人 不久刘长发的父亲和弟弟也赶到了。 【查看详情

在事件过去40年的今天我写了上面的文字,当年少小无知的我如今也是奔六张的人,当年对刘长发、对我、对织网班的种种不实之词早就在当年得到公正的平反。我之所以写上面的文字,就是要把我所经历的事件完整地呈现给大家。 【查看详情

许淑香生于1950年(具体生日不详),1970年5月28日遇难,享年20岁。许淑香是我们织网班班长,我们很少叫她班长,也嫌她名字中的那个淑多余,亲昵地叫她许香儿 【查看详情

孙艳生于1950年(具体生日不详),1970年5月28日遇难牺牲,享年20岁。孙艳是我们织网班副班长。她个子不高,体格微胖,嘴巴噘噘着,笑颜时一对小虎牙俏皮地突出来,她爱说爱笑,爱动脑子,遇事也爱较真儿地问个“凭什么”“为什么”,她是我们班公认的“参谋长”。 【查看详情

刘毓芳生于1950年(生日不详),1970年5月28日遇难牺牲,享年20岁。 我和刘毓芳相识不过1年的时间,但我对这个姐姐怀有深厚的感情,每每想起她,映入脑际的是她那开朗的性格和善良的本性。 【查看详情

李金凤,北京知青,大约生于1953年(生日不详),死于1970年5月28日,享年17岁。看看照片那一脸稚气,估计她死时还没有过17岁生日。 【查看详情

贾延云 北京知青,大约生于1953年(具体生日不详),死于1970年5月28日,享年17岁。延云是我们织网班最小的姑娘,她个子不高,长相一般,但她是我们织网班最“没心没肺”的乐天派。 【查看详情

秀颖生于1948年(具体生日不详),1970年5月28日遇难,享年22岁。秀颖与我是同校不同班的校友,她比我大4岁。 【查看详情

在沉船事故死难的战友中,唯一一个男性,唯一一个老战士就是刘长发。刘长发,河南人,1966年6月3日从部队直接专业到兵团,生辰年龄不详,他死时应该不到30岁。 【查看详情

2009年8月三团十四连部分知青重返第二故乡北大荒,非常意外的让我了解了这样一件惊人的事件,那一天我永远也不能忘记。 【查看详情

辛卯花甲咒逝川,梦回四十一年前。狂风卷起龙江水,恶浪吞噬赴黄泉。 花样青春永难见,清明时节跪墓前;青松鲜花悼故人,波涛倾诉传人间。 【查看详情

苦海无边咒逝川,几家离合奈霜寒。人生转瞬青春去,厄运忽来芳信残。 【查看详情

过去的/未必没有永恒/存在的/未必永远留世/回忆/可能留下点点余晖/但黑土地上的热血、青春/将是超世纪的话题 ——《北大荒风云录》题记 我在回访的100多 【查看详情

9月14日,现定居美国的知青章秀英从遥远的美国休斯敦市飞回第二故乡红色边疆农场,祭奠长眠在北大荒的同胞姐姐章秀颖。 章秀英是天津人,1968年10月下乡到农垦生产 【查看详情

2009年8月2号,知青一行二十余人,前往四季屯,看望了我们故去的战友。一路上马达低吟,车内气氛凝重。到达墓地后,也算是天意吧,朗朗的晴天下起了雨滴,仿佛也在向我们诉说着哀思。 【查看详情

采访杨大丰 【查看详情

今年6月,在“5.28事故”中牺牲的“66.3转业军人”刘长发的弟弟刘来发、儿子刘洪江夫妇到沿江寻找刘长发的遗骨。当年弟弟刘来发参加了埋葬哥哥刘长 【查看详情

“五.二八”文集 点击进入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