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家园导航 > 荒友家园文集 > 辰清二连 > 文章辰清二连

回忆往事、缅怀战友——读“血色黄昏”有感

时间:2014-01-24 23:40:36  来源:  作者:熊希明

   最近由于为知青作家马波(老鬼)制作老鬼文库,和他有了联系。他希望我在读完“血色黄昏”后,写写读后感。以下是我读了血色黄昏后的真实感受。现在发布在辰清二连文集中。用来回忆兵团往事,缅怀逝去战友。

     看了你的“血色黄昏”,心情非常沉重。这几天想起来眼泪就会情不自禁往下流。也不知是为你所受的那些苦与罪在难过,还是由于你的“血色黄昏”撕开了我封存很久的对那段生活的记忆,为自己、为我们已逝去的那段充满迷茫、苦涩的青春岁月而落泪。

     我虽然没有你那样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与屈辱,但是那段日子也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岁月。那年我14岁,姐姐已经去内蒙插队了。就在哥哥要离家去山西插队的那一天中午,妈妈正在做饭,突然被人叫走,就没有回来。哥哥嘱咐了我几句,自己背着包离开了家。从那天起爸妈都被打成美国特务,同时关了起来。记得那天晚上,我和妹妹哭了很久很久……。原来温暖的六口之家一下就只剩下我和妹妹两个人。那时我害怕出门——怕看见墙上打倒父母的标语;怕听敲门声——担心又被搜家;怕被叫到爸妈的单位——他们让我目睹爸妈被批斗时的惨状,还要我在批斗爸妈的大会上,站在两臂被反扭、被低低地按住头的妈妈身边发言、批判。我白天去学校、买菜做饭、照顾妹妹,晚上我搂着妹妹挤在一张小床上。将一根长长的灯绳拴在床头,每天晚上六点多就拉灯睡觉。我期盼着早点进入梦乡,在梦里我会梦到全家人又团聚在一起,有爸、有妈、有哥哥、姐姐。大家在一起包饺子,那梦境充满了温馨与快乐。可是一醒来,又回到了恐惧与痛苦。

     15岁时我去了黑龙江兵团,在北大荒喂了八年猪。每天有干不完的活,为了节省时间,我常常一根扁担一下挑四桶猪食。冬天夜里母猪下崽,在猪圈里看猪,脚冻得实在受不了,我只好把脚放在母猪肚子下取暖。看到你差点被冻死,不得不和小牛挤在一起取暖时,我止不住泪流满面。那年我们为了完成“大干红某月”——除了喂上百头猪以外,还要完成脱一万块盖猪圈大坯的额外任务。每天早上三点多就被叫起来脱大坯,赤脚和泥、跪在地上脱坯,搬动那些死沉死沉的大坯,生生把腰给累伤了。回城后治了三年多,腰才慢慢地好起来。所以看到你一天脱一千多块坯、砍几百棵树、打那么多石头,每天干那么多的活,却还要被那些人欺辱更感到心痛!那个年代为什么有的人心会如此恶毒?为什么同是人,却要逼死整死别人? 在那些年里,我虽然拼命劳动,但由于不会巴结领导、出身不好等原因,一直属于落后之列。什么好事也轮不上我,很晚才入上团。那段生活使我变得沉默寡言,由于很少与人交谈,以致说话也不利索了。记得回家探亲时,一进家,妈妈看见我就哭了,直说:你怎么变傻了?我回城很多年后才慢慢恢复了自己的本性。

     比起你所遭受的苦和罪,我所经历的这一切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也许正是因为有过这种相似的生活经历,我能深深地感受到那种内心的苦与痛。那种生活对人身心的打击与摧残。一行行地看着“血色黄昏”,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仿佛又回到那遥远的岁月。看到了你同时也看到了自己。这种回忆太难受了!

     你的“血色黄昏”是真实的!它真实地记述了那些处于最底层知青所经受的苦难。记述了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那种令人恐怖的仇恨与伤害。我们这代人已经逐渐老去。应该把这段真实的历史留给这个社会、留给我们的后代。

     很想说说看了“漆黑的夜晚”的感受,但想了很久却想不出一些能够说清楚的话语。看了你的这段故事。我已经哭了几次。如果不是怕家人看我奇怪,我可能会痛快地哭一场。人生能够有一次这样的爱,不管结果如何也是值得的。能够把这种真挚的感情说出来,让对方知道。让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有个答案、有个了结,才能让自己的心灵归于平静,让一生不留遗憾!

     我从15岁到23岁在北大荒呆了八年,从来不想这些事。一是由于根本不想在那里扎根;二是那时好象对这些一点都没开窍。记得有一次我慌慌张张地跑去找兽医,告诉他一头猪的肠子出来了。他背上药箱和我一起赶到猪圈,看了看,什么也没说,一脸怪笑地走了。这事直到几年后我回城上了大学才搞清楚。

     在兵团的后几年,我们连许多年岁大点的知青开始谈恋爱。我住在猪号——离连队有几里地,很少与连队的人来往。一个炎热夏天的中午,我坐在猪舍前拉手风琴(这架手风琴在北大荒一直陪伴着我,是我唯一的乐趣与爱好)。我们连的一名哈尔滨知青跑来找我。他好象说不出来找我的理由,只好说很想和我学手风琴。那时我一口拒绝,并告诉他:要学手风琴,你必须自己先买架手风琴。他很失望地走了。后来从其他战友那听说了他的想法。虽然那时我并不懂得什么是爱,但其实我是喜欢他的。喜欢他的正直、喜欢他的男子汉气质、特别喜欢的是在那个年代他还在自学外语。但是我没有说。

     后来我回到北京,他返回哈尔滨。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会想起他,想到他的好。三十多年了我很想能当面对他说几句愧疚的心里话,但一直没有机会。前年突然从战友那听说他得了癌症。我向哈尔滨战友打听他的电话与联系方式,但大家都说联系不上他。我只有为他祷告。两年多了,我每天晚上都为他祷告,但在不久前我才听说,一年前他就已经不在了。真没想到:当我那么虔诚地为他祷告时,他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永远也不能相见,没说的话永远也不能告诉他了!我痛哭了一场。现在我每次想到这些就要情不自禁地流泪。所以在这点上我真的羡慕你。你最终还是把心里所想所爱告诉了对方。让这种感情有个了结,有了归宿。

     这些埋藏在心里的痛,几十年来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不知为什么今天会说出来。也可能是被“血色黄昏”所感动,也可能是因为我答应过你:要把我看完“血色黄昏”后的真实想法告诉你。这就是我看过“血色黄昏”后,几天来在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来的真实感受。

     流着泪写下这些话,但心里却感到好象没有写出你所希望看到的。本应该好好地谈谈你的书,象那些书评一样,他们写得多好!但我实在不知如何评说,只能向你说说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先写到这,以后有时间我会再重读“血色黄昏”。那时可能会更冷静、更客观地写出“血色黄昏”的读后感。

     真心地祝愿你今后一切都好!在经历过那么多的苦难之后,应该在今后的几十年里生活得更好!

                 快乐熊

     2014年1月21日夜

 

 (请你下载附件中的音乐《梦回》,我是听着这首音乐给你写下看“血色黄昏”的感受,希望你也能听着这首音乐来读它。)


快乐熊:

    我下载了这个音乐,边听边看你的文章,深受感动。前后共看了三四遍。感觉到你是捧着心写下了这篇文字。因为你在兵团受过苦,所以才对兵团受过苦的人写的倾诉文章如此共鸣。才花花的流泪,才写下了这篇真挚的文章。因为你也挨过冻,也曾把双脚伸到猪的肚子下面取暖,所以才理解我那次逃跑,钻到小牛圈里,把双脚放到小牛肚子下面的体会。因为你也挨过整,知道挨整人受压的滋味,所以才对我在兵团的遭遇那么熟悉,那么有同感。兵团生活是我们年轻时一张白纸时渡过的一段光阴,快乐有限,痛苦不少,那印痕如此的鲜明,如此的深刻,一辈子也忘不了。

    血色黄昏出版后,不,出版前,就有很多人给我写下了读后感。我都一一珍存。感谢你花了那么多的时间看血色黄昏,还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写这篇读后感。

    读你的文章,能感觉到你的一颗善良的心在文字下面跳动以及你要为知青做点事的的热忱。可否把这篇文章摘录几段,匿名发在留言簿上?不涉及感情部分,只摘录其中几段?

    我现在的日子比过去好多了。有电视看,有互联网上,有厨房,有厕所,就自己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特别自由自在。可以不刷碗,可以不洗脸,有两个电高压锅,能天天喝杂粮粥,炒胡萝卜,吃红薯等健康食品。还经常有一些像你这样的网友,给我写几句热气腾腾的鼓励的话。

    眼下,正在修改短文集的最后几篇文章。争取年前搞完。一想到有你这样的读者在期盼着看我的作品,就自觉肩上的责任重大,一定把书写好。

    前两年我曾写过一篇节日前的话,被新浪给删去。我准备再给它贴出来。估计这次不会给删了。

    祝多多保重,一切顺利!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老鬼 

2014年1月22日

《梦回》

 

 

 

点击进入老鬼文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