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知青话题

文革中性犯罪与东莞性交易谁更恶劣?

时间:2014-02-12 21:58:23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兰台

近期在央视播出暗访东莞色情行业的节目之后,广东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以及娱乐场所同时进行检查行动,大规模打击卖淫嫖娼。这条新闻引发了热议。有一种声音引起了部分人的赞同,他们称文革时期就不会有这种世风沦丧道德败坏的卖淫嫖娼行为,用利益交换肉体的“东莞”在那个年代不会存在。

那么这种说法是事实吗?

知青回忆中的性犯罪:干部用手中的回城等权力诱换女知青肉体

一位北京知青就回忆过,他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插队时,就有连长因利用职权诱奸和强奸了多名女知青被捕。而被他诱奸的女知青如愿通过这个连长手中的权力调到了兵团被服厂。(1)

研究者邓贤还采访了一个当年因犯“男女问题”而受处理的退伍军官黄万全。已53岁的黄万全竟然说:“这种事,不大说得清楚是谁的错……据我所知,干那种事,多数是女方主动,因为他们有求于你:入党,提干,上大学,病退,回城,等等。甚至有的女知青为了批探亲假就跟人睡觉……”他还感慨:“谁叫咱们那时候革命意志薄弱,经不起腐蚀呢?”(2)

老知青回忆中的这种权力对肉体的性犯罪并非空穴来风。据相关资料记载,“辽宁省一九六八年至一九七三年,共发生摧残知青和奸污女知青案件三千四百多起,四川省三千二百九十六起……河北省,仅一九七二年奸污案一百一十九起。”

“四川南充军分区副参谋长袁候新,在地区革委会任生产组长时,以安排知青工作为名,奸污女知青达九十余人。”

“祝江就,浙江省江山县丰足公社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用各种手段奸污女知青八人,猥亵八人……”(3)

有研究资料中揭示“上山下乡过程中,给知青的生活带来的不幸是不能否认的,其中残害下乡知青的事情时有发生,其中以逼害女知青为最。据怀远县1969年到1973年统计,共发案94起,案由基本是:利用职权,以帮助招工、升学为诱饵对女知青进行奸污,或趁人之危进行强奸,或以物质引诱,以关心生活为幌子。”(4)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提供的资料称“1977年,全市处理的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案件共188件206人,强奸、轮奸女知识青年的案件达38.35%。一些犯罪分子利用职权、地位以及女知识青年所处的特定环境,乘机对她们进行犯罪活动。”(5)

正因当时部分干部利用手中权力诱骗胁迫女知青进行性犯罪的现象并不少见,处于文革动乱中的国家也对这种犯罪行为进行了打击。

在一份收存于陕西高院的《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奸污女知青案件有关问题的电话答复》文件中明确写道“1978年有关文件中规定的”奸污女青年,教唆青年犯罪的,要坚决打击,依法惩办“和1970年有关文件中规定的”干部利用职权,为非作歹的,要撤职查办“的精神是一致的,即依法惩办的是利用职权,为非作歹,奸污女青年,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对他们当时以”奸污女知青“或”破坏上山下乡“罪惩处是对的。”(6)

东莞卖淫嫖娼的性交易是嫖客用改变妓女的生活金钱换取妓女的肉体;而在文革中的上山下乡中,部分干部是用手中足以改变知青命运的权力诱骗甚至强迫换取一些女知青的肉体。本质上,哪一种更值得反思一些?

黑色幽默不是幽默:当时已发展到招工提干需检查女知青处女膜

东莞扫黄行动开始后,有意个堪称黑色幽默的段子在网络上流传,大意是说如果女生最近和你说她东莞打工的厂倒闭了,她不想打工了要嫁给你,千万别答应,因为她是在东莞当妓女。

这个应景的“笑话”放在文革时期就一点不好笑了——它就是现实。

在一本知青报告文学集里有这样的描写:“有些女知青是以肉体为代价换得一张离开农村的通行证的。1972年,安徽某县首次由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全县数万知青展开大规模竞争,最终有七十余人获得这天大的幸运。在进行上学前体检时,妇科检查的大夫惊讶地发现,二十余名女知青没有一名是处女,而且几乎全都不是陈旧性裂痕,再准确点说,她们都是在招生通知发下以后失去贞操的。”(7)

报告文学反应了当时的某些事实:实际上,当时在招工、提干等项目上,已经发展到需要检查女知青处女膜的地步:

据1979年3月17日《湖南省劳动局、湖南省卫生局、湖南省高等教育局、湖南省妇女联合会关于不准检查女青年处女膜的通知》的文件称:

“近来,各地反映,有的单位在招工、招生、征兵,吸收国家干部体检时,要检查未婚女青年的处女膜;有的在审查两性关系案件时,要检查女方处女膜,还有的甚至在逼死人命后还要检查尸体的处女膜。把处女膜松弛和破裂作为不能录取女生,女兵,女职工、女干部的条件和乱搞两性关系的定案依据。这样作,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有的女青年未被录取,本人和亲属都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有的蒙受冤屈,甚至含冤自尽。为了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杜绝这类事件再度发生,特作如下通知……”(8)

湖南如此,全国的情况又如何呢?

当年5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卫生局”转发了湖南省上述《关于不准检查女青年处女膜的通知》,通知说道:“各省、市、自治区卫生局:现将湖南省劳动局、湖南省卫生局、湖南省高等教育局,湖南省妇女联合会‘关于不准检查女青年处女膜的通知’转发给你们。请你们通知所有医疗单位,‘凡是在招工、招生、征兵、吸收国家干部或处理两性关系案件时,一律不准检查未婚女青年处女膜’,违反这一规定的,视其情节,严肃处理。”(9)

也就是说直到1979年,这种查处女膜的“黑色幽默”在当时仍然是令人无法直视的现实。 

标榜文革没有“东莞”者心中,嫖客妓女用肉体交换金钱的性交易行为是世风沦丧道德败坏。但文革中某些干部用手中的权力诱骗换取甚至是倚权势强夺部分急需改变自身命运的女知青肉体的行为难道就不是世风沦丧道德败坏的表现了吗?金钱换肉体难道就比权力换肉体甚至权力逼奸肉体更坏更不道德吗?恐怕答案只能是:后者的道德败坏,是要超过前者的。

文革无“东莞”?非也,文革里有的是另一种更甚的“东莞”。

参考文献:

(1)《知青年代的爱和痛》,赵泽华,《文摘周报》2002年09月16日

(2)(3)《中国知青梦》,邓贤,作家出版社2009年版

(4)《安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述评》,刘小平,《安徽史学》1995年第3期

(5)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网,《破坏上山下乡运动案件》,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6)中国法院网,《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奸污女知青案件有关问题的电话答复》1986年10月21日,陕西高院

(7)《被亵渎的青春》,丁雨雨,载《拥抱战神的孩子们》,北岳文艺出版社1991年出版

(8)(9)《检察手册(1978-1981)》,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