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知青话题

梁晓声:若无高干子女下乡知青返城不会那么快

时间:2013-11-05 22:19:3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梁晓声

核心提示:做出允许知青返城的重大决策,已然显示出了超乎寻常的果断与魄力。倘没有许多干部甚至极高级干部的子女,以及高级知识分子高级民主人士的子女当初也被卷离家庭卷离城市,而仅只是老百姓的子女“上山下乡”了,估计决策未必会做得那么干脆果断,也未必会那么快。

本文摘自《似梦人生》,作者:梁晓声,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两本书发行后一年内,曾有各地到京的知青登我家门。都是我不认识的。光临时都带着“人名录”。有的有困难求助,我也只能照例写封信,“委托”别人关照。多数并没什么困难,无非见见面,彼此认识认识,共同回忆回忆。

某些北大荒知青,主观地以为,我肯定结交着很多很多的人,尤其结交着很多很多名人和官员。对于他们是困难的事,对于我解决起来易如反掌,一封信或一个电话就能办妥,仿佛社会只不过是单一成分的“知青码头”,而我是知青“袍哥会”中的“舵把子”人物之一。这说明返城虽然已经十年,极少数知青,似乎只不过由当年“上山下乡”运动中的“插兄”、“插妹”,转而变成了城市中的“插队”者。他们的意识仍停留在昨天,他们在城市中的交往范围仍特别局限。甚至,可能除了当年的知青朋友,仍没有别的朋友。他们还未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他们对知青群体以外的人,陌生而又自行地保持距离。从他们身上看出了这一点,当年常使我替他们感到忧伤。

其实,我自己当年在城市中的交往范围也特别局限。除了电影界、文学界、出版界和少数新闻界的人,我当年也基本不主动与别的方面的人交往。我一向的人生原则是,如果我不求人会少活一年二年,那么我宁肯不求人,宁肯干脆少活一年二年。当然,如果少活十年,我也是会四处求助的。但是,我与某些返城知青的命运境况毕竟大为不同。我的工作单位是北京电影制片厂,这在当年是令人羡慕的单位。我是小有名气的作家,而且是北京户口的作家,这也令人羡慕。我的工资虽然不高,但已每年都有稿费收入,而且逐年增加。我的人生已经稳定。眼前暂无困境,以后似乎也不潜伏着什么大的危机。总而言之,我尽量不求人,少求人,比较可以做到。而他们是多么令人同情啊!尽管返城已经十年了,他们中有人仍夫妻两地分居着;有人由于返城当时的种种特殊原因, 夫妻一方仍留在农村、农场或兵团;有人仍无可称之为自己的“家”的小小居住空间,走时一人,返城三口,不得不寄居于父母或兄弟姐妹的屋顶下,而后者们的城市居住空间同样是极有限的;有的人的子女仍无法在城市中正常就学……

知青返城的前十年,乃中国粉碎“四人帮”后百废待兴千头万绪的十年,中国几乎分不出精力和能力关怀他们。做出允许知青返城的重大决策,已然显示出了超乎寻常的果断与魄力。倘没有许多干部甚至极高级干部的子女,以及高级知识分子高级民主人士的子女当初也被卷离家庭卷离城市,而仅只是老百姓的子女“上山下乡”了,估计决策未必会做得那么干脆果断,也未必会那么快。按照历史的时间概念看,粉碎“四人帮”与知青返城两大决策几乎可以说是依次做出的。应该承认,在前十年内,中国已尽量做了它力所能及的安置工作。各大城市中适时成立的“知青安置办公室”,皆较为配合地为知青服务着。当然,因为知青们的家庭背景不同,这种服务的区别性必然是相当之大的。对于最广大的老百姓家庭的返城知青,服务的主项也只能是解决工作问题。他们大多数人所面临的选择是建筑行业、环卫行业、低等服务行业和街道手工业作坊式的小工厂。命运迫使他们不得不四处求助。而知青群体是他们在城市里仅有的主要的“社会关系”,他们中大多数人,只能寄侥幸于这一种仿佛带有血缘色彩的、庞大又单纯的“社会关系”。倘这种侥幸也意味着是一丝希望,那么它是一种不乏热心但是能量有限改变不了什么的希望。在返城前十年,在知青之间,互助的热心的确是一种城市现象。如果谁找到了一份工作,如果那工作单位急需廉价劳动力,那个谁就往往会呼啦一下子引来自己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当年的知青伙伴儿。这现象当年在城市里极富人情味儿。无私而又义气。好比如今某些在城市里已经站稳了脚跟的“打工妹”、“打工仔”,恨不得热心地将家乡的姐妹们兄弟们都召集在自己身旁……

在知青返城的前十年中,在革命历史博物馆还没举办“黑土地回顾展”时,知青们以新疆、云南、内蒙、山西、陕西、北大荒等等不同的地域为旗号,以大大小小的当年的群体为单位,实际上不断地举行着集会。集会的动力既有保持感情的因素,也有依持互助的心理需要,还有引起社会关注的本能意识。至于在集会时大发“青春无悔”的感慨,抑或“还我青春”的吁喊,倒是根本不值得“友邦惊诧”更不值得大惊小怪之事。某些据此所作的,仿佛别人都愚不可及,唯自己好生深刻,反省好生彻底的文章,依我看来,倒是有点儿哗众取宠。因为一旦自己稍稍混好了,无视自己广大同类的生存现状,不从同类心理需要的深层加以体恤和理解,指手画脚地嘲为“愚顽”,实在是很讨厌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