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北大荒猪号的故事:《黑子》《小黑子》——徐炜新

时间:2011-06-23 16:39:17  来源:徐炜新博客  作者:徐炜新

    北大荒猪号的故事:《黑子》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黑子”是猪号里的一条狗,大大的个头,长长的毛,浑身乌黑发亮,像是一头威武的雄狮,样子有点像现在的藏獒。“黑子”是猪号的老朱头给起的名,至于它的身世我就不得而知了,听说是李溜子给抱来的。刚到猪号,我真有点害怕,因为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狗,在当时,也是54连最大的狗。慢慢地,我和“黑子”混熟了,我一叫,它就会摇着尾巴过来,给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但最重要的,它是猪号的忠诚卫士。猪号在连队的西北部,相当于市区的郊区,我在猪号的几年里,从未发生过猪被狼咬的事,像羊号就被狼咬死过好几头。秋收季节放猪,“黑子”会跟着我们,有一次,我看见一头黄褐色大狗盯着我们的猪群,“黑子”呼的一声追了过去,事后我听老职工讲,那就是狼。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狼,想想如没有“黑子”,我真不知道如何处理。有时猪号自己上山拉柴,那“黑子”肯定得跟去,在荒无人烟的雪山上,至少可以壮胆,万一迷路,还有“黑子”。连队一到晚上,那是漆黑一片,有时不免有点害怕,一是怕有狼,二是怕有苏修特务,这时我会一叫“黑子”,它就会跑到我的身边。“黑子”付出多,但我从来没有好好喂过它,但它任然忠心耿耿,有时,我看见老朱头会喂它。后来,“黑子”有了自己的女儿,新娘是猪号里的另一条小黄狗。后来,我离开了猪号。有一天,我发现“黑子”的几个女儿没了,听食堂人讲,它们是吃了农工排糊墙的浆糊死的,浆糊里有六六六。后来,我发现“黑子”没了,听人家说,那是八连的青年排宰了吃了。再后来,我离开了54连......。现在我退休在家,养了一条狗,它不会说话,但懂人性,它有时令我,时常情不自禁想起北大荒的“黑子”,我想,北大荒的“黑子”不会说话,但同样懂人性,因为它是一条生命。   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大荒猪号的故事:《小黑子》 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阅读我本文前,请先阅读我北大荒猪号的故事第一集【黑子】。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话说自我离开猪号后,猪号的狗全死了,黑子是被八连的知青排宰了吃了,它的几个儿女和儿女它妈是吃了农工排糊墙纸调六六六粉浆糊毒死的。但是猪号唯一有一只狗留了下来,它是黑子的儿子,模样像它妈,颜色像它爸,浑身乌黑宰亮,我们暂且称呼它叫“小黑子”。为什么当时它幸免于难呢?因为“小黑子”不在54连,我把它送给了九连。喜欢狗的人把狗送了人,其中必定有故事,让我慢慢说来: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话说当年黑子一家生下我来猪号第一窝小崽后,当时兴奋劲别提有多大了。一是城市知青来到农村第一次看到狗下小狗崽,二是小狗崽特别好玩。刚生下时,小狗不睁眼,摸黑乱拱找奶吃,这时狗妈妈就会把乱跑的小狗叼回身边,安静地躺在小狗身旁,让小狗吃奶。小狗慢慢地长大了,也睁开了双眼,这时,它们会跟着你的脚乱跑,走起来一摇一晃,毛茸茸的特别好玩,你会情不自禁地摸摸它们,它也会伸出小舌头舔你的手。有一天夜晚,狗妈妈回来一阵抽筋,嘴一张,从胃里吐出一堆嚼碎肉糜,小狗跑来很快就舔完了。原来小狗长大了,奶水不够了,狗妈妈就会到外面觅食,导胃给小狗吃。这时我真正体会到动物和人类一样,它也有伟大的母爱。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这一窝小狗崽中,有一只小狗特别活跃,颜色特别纯黑,个头特别大,它就是“小黑子”。有一天,我放猪回来,突然发现“小黑子”没了。我到处寻找,也不见踪影,那时别提多急了。过了几天,我听人家说,“小黑子”是被八连(五十五连)的一个老职工抱走的,他原先是五十四连的,组建八连时调到了八连,名叫李兆清(若有记错,敬请原谅)。没过多久,有一次我到八连去玩,突然想起想看看“小黑子”。我来到李兆清家,院子的门虚掩着,“小黑子”居然就在小院内。我一喊“小黑子”,小家伙居然还认得我,摇头摆尾朝我跳了过来。我一看四周无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拉开虚掩的门,招呼“小黑子”走!我撒开双腿,不敢走大路,直接越山沟奔五十四连,“小黑子”一蹦一跳跟着我。跑没多远,李兆清从后面追了过来,我不敢回猪号,直接奔马号在宿舍躲了起来,当时我记得是刘珠耀帮我挡住了李兆清。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小黑子”回来了,但我一直提心吊胆,深怕又给什么人抱走了。有一天,九连(五十六连)的上海知青谢纯英(大眼睛)到五十四连办事,她原先也是五十四连的,当时组建新连被调配到了九连。我说,我这里有一条很好的狗,在这里我看养不住,你需要就给你吧。当谢纯英抱着狗回九连时,路过八连碰到了李兆清,李兆清说,那是他的狗,谢纯英说是徐炜新给的,李兆清无奈地笑了笑。就这样,“小黑子”来到了九连,躲过了一劫。四十年过去了,“小黑子”当时在九连的生活过的怎样我不得而知,下次有机会碰到谢纯英,我一定问问她,如有故事,我一定讲下去,讲一讲“小黑子”的“小黑子”。5Mg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