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北大荒夜话[三]北山口——余涛

时间:2011-06-19 22:29:45  来源:余涛的博客  作者:余涛

   提起北山口,当年64团的知青都会告诉你,那里有一个采石场,它可不是一般的采石场呀,日伪时期就有劳工在这里采石,那个采石场曾有我们父兄的血汗呢!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由于蜿蜒几十里的辰清河是从这里入山,再向北流去,因而得名北山口。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到夏季,两山的青翠倒映在平静的河面上,如诗如画。清澈的河水,总能见到三三两两的鱼儿,在河底觅食。河道的狭窄处,错落着大大小小的卵石,让河水在石缝间喧哗着穿过,就象一群孩子在笑声里奔跑着,让人快乐。山口里不远处的断桥`残墩,也为这里平添了几分岁月的沧桑。可一到冬季,平整的河面就扳起了面孔,象一条银色的飘带,伸向大山的深处,于是它又变成了一条进山的通道。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山口有我们连的一个采石排,常年驻守在那里,两个女班,一个男班,一群十八九岁的孩子,在这里采石谈何容易呀!就整天的打钎,放炮,甚至排哑炮的危险性不说。每天的橇石头,砸石头,搬石头,再码成石方的繁重体力劳动,一天下来,已让人筋疲力尽了,何况大部分都是些女孩子呢?可我们每天就象上了发条的钟摆一样,一刻不停的忙碌着,充满朝气。工地上劳动的号子和休息时嘹亮的歌声,时常在大山里回荡。就是今天回忆起来,还是有些热血沸腾哪。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时,由于繁重的体力劳动和长身体的需要,就连女孩子的饭量也大的惊人。马排长和炊事班每天都为伙食发愁。到了冬天,我们只能吃冻白菜`冻萝卜和冻土豆了,很少能改善伙食。于是马排长决定,派几个人到辰清河去炸鱼。冬天里炸鱼,是要有丰富的经验的,每天要延着河道走上几里或十几里路,才能找到一个鱼窝子。然后,用钎子凿开一个冰窟窿,再把装好雷管的小炸药包,点燃后投进冰窟窿。几个人一块跑到,事先找好的隐蔽处,趴下来捂上耳朵。十几秒钟后,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水柱和冰块一起飞上了天。待劈劈啪啪的冰块落地后,我们就开始欢呼着往河边跑了,少时几斤鱼,多时几十斤鱼呀。可谁也没想到,刚吃上两顿鱼,排长就变心眼了,只让我们吃小鱼了,说大鱼要给连里送去,吃鱼不能忘记山下的战友。眼看着大鱼不能吃,心里真有些别扭,可我们又说不过排长,没有办法,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大鱼送下了山。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天傍晚,送鱼的战友回来了,还抬了一块猪肉,足有三十多斤。路过石场时,整个工地都沸腾了,大家一致建议,明天吃一顿红烧肉,马排长也笑的合不拢嘴。直到收工时,还有人议论呢,我也和大家一样,焦急的盼望着这顿美餐。谁知第二天一大早,通讯员送来了口信,连里紧急通知,猪肉有痘,不能吃。消息一传开,大伙儿那个失望啊,到今天都无法形容呀。还有人干脆跑到食堂去,看个究竟,研究一下补救的办法,可研究来研究去,还是忍痛割爱吧。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随着腊月天的来临,辰清河的冰层也就越来越厚了,门前的河段也无水可取了,炊事班做饭也只能化冰取水了,炸鱼的事已经不可能了,吃鱼的日子也就自然结束了,于是我们又回到了每日两汤的生活了。有的战友还调皮的编了顺口溜:“从辰清到沿江,兵团战士爱喝汤,喝得战士眼睛亮,工作学习有方向。”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话说炊事班长老闫和炊事员王淑珍,每天起早贪晚的为大家蒸馒头做汤,也是十分辛苦。有一天,老闫向王淑珍提议,明天早晨给全排做一顿疙瘩汤,一来换换花样,二来也让上海知青王淑珍,看一看哈尔滨知青老闫,还有做疙瘩汤的手艺,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开过晚饭之后,就紧张的准备了起来。先化好一大锅水,待明早使用。再把冻白菜切好洗净,最关键是把面疙瘩做好冻上,待一切准备就绪,二人高高兴兴的回去睡觉了。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大荒的冬天夜长昼短,炊事员早起时,天还是漆黑一片呢。第二天,两人早早的来到了食堂,点上了马灯,在热气的蒸腾中,做起了疙瘩汤。先把白菜倒进昨晚化好的水里,烧开后,再把面疙瘩倒进去,浇上明油,放上盐,待面疙瘩煮熟了,就可以开饭了。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男班有个天津知青,外号叫傻二,傻二可不傻,一听说吃面疙瘩汤,就主动要求为全班打饭。不一会就把一桶面疙瘩汤,拎了回来。可手里拿的汤舀子却谁也不给,一个劲的表示,要为全班服务到底。其实,大家都明白,傻二今天是想捞点干的吃。于是就有人说:“用不着你为大伙服务,你赶紧打完自己的就行了。”还有人说:“把汤舀子给班长,班长打饭公平。”傻二一听不好,先下手为强吧。不由分说,就把汤舀子插到桶底,嘴里念念有词:“紧煞底,慢使劲,不捞大鱼儿,捞小鱼儿。”傻二还真捞着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待大家仔细看时,全都惊呆了,一只耗子都煮开花了。傻二手一松,舀子砸在汤上,汤四处飞溅。大家落荒而逃,已有人连连做呕。还有人快速跑到门外,大声呼喊:“不要喝了,不要喝了,面疙瘩汤里有耗子。”女班的人都跑出来了,一听说面汤里的耗子都煮开花了,没喝的人暗自庆幸,喝了的人当即呕做一团。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天早晨大家都没有吃饭,情绪十分低落。排长老马当机立断,今天放假,可以到其他连队走亲访友。一来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二来散散心,把吃耗子汤的事也就淡化了。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没想到这一决定,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却把消息传开了。打这以后,只要你一下山,就有人问:“听说你们北山口的耗子多的经常往锅里掉,是吗?”唉,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哇。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注:一师64团是新组建的团,条件十分艰苦。我们工程连也是新组建的连队,除连长和指导员是转业军人外,其余人员由哈尔滨`天津`北京`上海四地知青组成,吃住条件也很艰苦。]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t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