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北大荒夜话[一] 闹鬼——余涛

时间:2011-06-19 18:54:28  来源:余涛的博客  作者:余涛

    一提到这两个字,就是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也有点头皮发怵,何况那时是在山沟里呢。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连是个工程连,座落在团部北面的后山坡上。有两栋大砖房,有几栋小泥房,还有两顶帐篷,这就是我们连队的全部房产。我在后勤当保管员,就和开胶轮的司机,赶马车的老板四个人住在一间小屋里。小屋是开间,外面有一小间,可以烧火烧水,放些杂物,里间住人。这是北方农村常见的房屋格式,为的是寒冬腊月里,里外间隔寒。里间有一铺火炕,我住在炕头,依次是开胶轮的袁洪文李军,赶马车的刁玉良。白天屋里没人,到了晚上可就热闹了,有了这三个车老板,就天天有新闻。再说,这新闻到了车老板嘴里,一添枝加叶,不吹牛,还真有点评书的味道。“什么林场小卖部被盗是连环案,被害人到今天阴魂不散啦。”“什么七连食堂的小天津,给他喝的水里偷偷放糖了。”“什么山下食堂又着火了。”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年月没有电视,尤其是新建的连队,晚上连个灯都没有,天一黑,更没意思。要是有点新闻,再带点花边,大伙就更有兴趣了。可你越想听,讲的人就越拿把,有时还让你点烟倒水。这活我干的多,谁让咱没有新闻呢。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转眼又到了腊月天,晚上起夜的时候,要是赶到后半夜,你真不敢出去撒尿,北大荒的后半夜,那可不是一般的冷啊!当地人叫“鬼呲牙”,意思是这个时间鬼都受不了,何况人哪。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话说有一天后半夜,开胶轮的李军起来撒尿,尿没撒完,就连滚带爬的跑进屋。“不好了,不好了,闹鬼了,闹鬼了。”我们几个都吓的爬起来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就觉得那小子,脸都吓白了,牙还直抖。“儿撒谎,我看见了一个白胡子老头,一边走,一边咳嗽,再想仔细看看,人没了。”“谁信哪,没事别瞎折腾人行不行,还让不让睡觉了。”赶车的刁玉良说,说完倒头就睡。我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也就睡了。由于没当回事,过两天也就忘了。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几天后,袁洪文和李军开胶轮到孙吴县拉货去了,晚上就剩下我和车老板两人了。谁也没想到,后半夜,刁玉良捉开妖喽,不是好声的喊我“余涛,余涛,快点灯,快点灯。”我迷迷糊糊的把灯点着了,就看见车老板,正拿铁锹顶门呢,另一只手还提把斧子。都折腾完了,一下就钻进我的被窝来了。我着急的问:“出什么事了?”“可别提了,真有白胡子老头。”我说:“你看清了。”他说:“看清了,我就回不来了。”我胆本来就小,吓的我大气都不敢喘。车老板埋怨道:“还他妈不如不和你说了,你看你这熊样,整的我心里也没底了。”就这样,我俩好不容易挨到天亮,一觉也没有敢睡。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天,全连都知道了,后勤有个屋闹鬼。到了第三天都快成小说了。白胡子老头穿什么衣服,戴什么礼帽,拄什么拐棍,怎么咳嗽来的,有鼻子有眼的。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天晚上,指导员召开全连大会,会上宣布,一定要堵住谣言渠道,这就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是阶级敌人想用封建迷信的办法,把人心搞乱,妄想动摇知识青年扎根边疆的意志,其用心何其毒也。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吓的我和车老板全没电了,谁再问起这事,就吱吱唔唔的说,没听说过。我本打算搬到炊事班去住的事,也不敢提了。从这以后,一到晚上,油灯就成了我们的救星了。还真别说,点着油灯睡觉,白胡子老头也不来咳嗽了。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到冬天,连队的伙食就更差了,天天都有海带黄豆汤,事务长的外号就叫“老海带”。谁家要是寄来点好吃的,那就是过年一样。说来也巧,正在饥渴中,还真有人送水。李军的家里托人捎来一包油茶。按规矩好吃的是不能过夜的,如果明天,别的屋再来几只狼,那可就惨了。于是烧水的烧水,冲茶的冲茶,四个人吃了个沟满壕平,还剩了点油茶放在箱盖上,等明天早上再受用吧。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天夜里,炕烧的热乎,再加上肚子里有美食,一个个睡的那个香啊。半夜里,不知什么东西飞了进来,砍在土墙上,重重的砸在箱子上,咣铛一声,响极了。我们不约而同的爬起来,问;“怎么回事?”这时,车老板刁玉良穿着裤衩,披着大衣跑了进来,边跑边说:“跑了,跑了。”“谁跑了”我问,“白胡子老头跑了。”“云山雾照的胡说啥呀,”我说。车老板也没喊冷,站在地上得意的说:“案破了,案破了。”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于是,就绘声绘色的讲起了经过。昨天晚上车老板没出息,油茶一碗一碗的没少喝,后半夜肚子疼,想大便,又不敢往远走,找了个破桶,就在屋外的门斗里方便。忽然又听见了咳嗽声,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可越听越害怕,咳嗽声分明是从屋里传来的,心里就更没有底了。往别的屋跑吧,可一想,还有几个哥们呢,也太不够意思了,要跑也得一起跑哇。于是壮着胆,蹑手蹑脚的进了外门,一进门惊呆了,隔着里门的玻璃,看见了一只大耗子,比小猫还大,正在箱盖上吃油茶面呢。油灯下,那眼睛一闪一闪的,好可怕。更吓人的是,这只大耗子,耳朵大得出奇,上边还有一个个豁口,一边吃一边咳嗽,声音和人的咳嗽一样。车老板心中一喜,“乖乖”白胡子老头原来就是你呀。说时迟那时快,拿起一把铁锹,推开门撇了过去,想打中大耗子谈何容易呀,但破了这个惊天大案,可是一件大喜事,总之再也不怕闹鬼了。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宜将胜勇追穷[冠] 不可沽名学霸[主] 第二天,四人决定,留下两人大扫除。堵住白胡子老头的退路,也好斩草除根,安稳睡觉。没想到案中有案,就在墙角堆杂物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大洞,洞里洞外有二十多包“五虎丹”,已被吃得残缺不全了。诸位荒友,“五虎丹”乃跌打损伤之良药,主要用于舒筋活血。想必那斯,长期服用“五虎丹”,胀坏了气管,引起的咳嗽,接着又把耳朵吃大了,胀开了许多豁口,直到血流加快,长得象小猫一样大。当然,这也只是推理而已。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于是乎,四人一行来到连部,如实禀报战况,乐得连长指导员前仰后合。指导员还幽默的说:“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阶级敌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一天也没有停止过活动。”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T7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