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忘不掉的一件事——李桂茹

时间:2011-06-05 09:22:48  来源:  作者:李桂茹

    1974年的3月中旬。我们俩回哈尔滨准备五一结婚,途经龙镇火车站准备在那里换乘火车。东北的三月,天还是那么冷,候车室里更是阴冷袭人。刚刚出升的太阳还有稍许的暖意,照在火车站的墙上,墙角背风的地方,蜷缩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儿,手里捧着一个塘磁把儿缸子,清瘦泛白的小脸时而贴在装满热水的缸子上、时而慢慢的吸允着,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不时的看着过往的路人,屁股下的行李卷,似乎告诉别人他也是旅客,在这儿等车。

     在这里遇到了当地老职工徐秘书,(这是他的外号。他的工作是在马号喂马。因为自山东移民前就因为穷没有娶到媳妇,到东北后,岁数越来越大,一贫如洗的家境,更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生性木讷腼腆的他经高人指点在又一次的回关里老家说亲的时候,居然真的带回了一个媳妇,一个高高大大的媳妇,长得还不错,岁数比他小许多。时间长了,他的媳妇也和当地人熟了起来,这才知道他娶媳妇的来龙去脉,他是蒙人家女方说他是团里的秘书,人家是相中了他的秘书职位,才不嫌他老、肯嫁给他的。从此,他的秘书外号不胫而走。)他指着那个坐在铺盖卷儿上的男孩儿说,刚刚带孩子从关里看完病回来,在等回团里的车。简单的寒喧几句便各奔东西了。

     在哈尔滨从准备结婚的东西到婚礼完毕足足呆了四十多天。回到连里后,偶然发现在徐秘书家门口有一个只有一条腿架着拐的男孩儿,瘦瘦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默默的看着弟弟们打闹玩耍。惊异之时忽然想起这就是在龙镇火车站碰到的那个孩子,他居然是得的这么厉害的病,当时只听见他的父亲说他腿疼。一股内疚的心情从心里油然而生,我们回哈尔滨结婚,手里的钱都算上应该有三百多块钱,竟然没有拿出一分钱给那个生病的孩子、甚至都没有一句安慰的话、、、、

      听连里的老师说,徐秘书的这个孩子学习最好,写的字干净、清秀,像小女孩写的作业、、、、

       一年以后,那个小男孩死了,他的妈妈和了十斤白面,搓了一条假腿放在了孩子缺失腿的地方,企盼在那个世界孩子是健全的身体、、、、、

     徐秘书牵着一辆牛车,拉着养了十几的儿子的尸体慢慢的低着头向北山走去。他的老婆眼泪已经哭干,默默的目送着那个年老的父亲的背影和年幼的儿子、、、、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将近四十年,那个孩子在火车站的样子,永远的烙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时刻鞭打着我、、、、

       2011年6月5日15:17:01、三团十四连李桂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