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北大荒的日子(四) 李桂茹

时间:2011-05-24 17:06:33  来源:  作者:李桂茹

    19751月我在宣武医院生了第一个小孩,因为没有奶吃。回连里后就全靠老赵家每个月托人买几代奶粉和糖(那会儿还是计划经济)一块儿邮给我们,有时奶粉接不上了,还让我们连的兽医李贵峰(八一农大毕业分来的大学生)从江边买奶坨子掺着吃、好歹把孩子对付大了点儿。眼瞧着我的肚子越来越大,生出的老二万一要是还没有奶水那可没脸跟人家爷爷奶奶张口了。我们俩着急的事被当地老职工何士贞的老伴儿知道了,她四处打听,知道13连的老孔家有一只奶羊,就去求人家卖给我,当得知是知青生小孩没有奶水要买,老两口当既答应、而且知道我们也不富裕还低价卖给了我们。(40块钱,肚里还揣着两只崽)。

    197675,早上5点多钟,天已经大亮了。我觉着肚子有一点疼,因为有了一次生小孩的经历,好像觉得快要生了,赶紧悄悄爬起来,别惊醒了他们爷俩。洗洗手,在火炕边上放好案板,揣碱、蒸馒头。(结婚这两年,也和当地老职工学了很多生活经验。比如,夏天,蒸馒头就要晚上发面,清早儿蒸。因为那时家家做饭、炒菜、烧水全是一个灶,烟、火都走炕,虽然是东北,在炎热的夏天,如果再因为做饭把炕烧得热热的,晚上也是不能入睡的。)事情忙的差不多了,馒头也下屉了,把老赵推醒告诉他快去叫老何的老伴儿、我可能要生了。可能是从来没有给知青接过生、怕出什么意外,老何家里的顺便又把我们连的又一接生婆老李太太(也是我们俩的结婚介绍人)也叫来了。我害怕生小孩、我想起了第一次生小孩的情景: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柔声细语的为我读报纸,阵痛已经使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我只想快快的死去,不想听她在那里给我鼓什么劲儿;我害怕、怕她们叫我使劲儿,没完没了的使劲儿,其实我早就筋疲力尽了、、、、

    一场有别于妇产医院的生产开始了-----‘老赵出去、男人不要在这儿,免得沾上秽气(还是老脑筋)’,老何屋里的轰走了老赵后、仔细的看着我的肚子摸了摸说;快了。又对着我说:‘你是快性人、生孩子一定快的,’(心里暗示)。把热水、剪子、毛巾都放好,老何屋里的就让我跪在炕上,把我的两个小辫稍塞进我的嘴里,(那会儿几乎没有短发、是女人都是梳小辫,因为没有剪头的。)我只觉得嘴里的发稍碰到了嗓子眼儿,一阵恶心,哇,老何屋里的顺势抓住我的手说:使劲!嘴里又一阵恶心,哇,我的肚子顿时噗的一下、瘪了,小孩生出来了。(这种土法接生林巧稚她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也会抿着嘴、伸出一个大拇哥来。)她们告诉我,是个女孩儿。老赵这会儿也早把老母鸡褪了毛,下锅煮好了。看着漂着黄油的鸡汤,心想,要不是生小孩,谁舍得宰正下蛋的老母鸡啊!趁热赶快喝,喝得满头大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有奶!感谢观音娘娘、感谢玉皇大帝、感谢主,我的女儿有奶吃了、、、、

    第二天,我就开始下地干一些轻松的活儿了,那样,可以减轻老赵的一些负担。因为他的脚面用镐给刨了骨头,粉碎性骨折,里面还有钢丝固定。(在76年的春节后,我们连要挖通往13连的电柱坑(北京人叫电线杆子坑),在冰天雪地里挖1米长、1米深、半米寛,的坑,每天都要用火沤,化一点,挖一点,在快挖好的时候,因为脚底下一滑、镐落下,悲剧发生。)

    还有那只可怜的奶羊,生了两只小羊,一只是奶羊(脖子下面有两个小鬏鬏),一只不是奶羊。因为我们没有精心饲养,也一只只的死掉了。

    从那时起,我们生活的担子更重了,这怨不了别人,是我们的无知造成的,我们要自食其果。

       201152116:42:47李桂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