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我的左邻右舍 一、二、三——李桂茹

时间:2011-05-20 18:17:27  来源:  作者:李桂茹

我的左邻右舍(一)杨连城

   杨连城是我在十四连时的邻居。他娶了牡丹江青年付桂珍做媳妇。付桂珍脑子好使、聪明,手巧,曾在皮革场的缝纫组呆过。男主外、女主内的日子过的很是滋润,在知青成家的这一拨人里,要说谁过的好,他应该是首屈一指,当仁不让。

   我去的时侯杨连城是十四连司务长,在任期间,正赶上整党建党,他是第一个被整下来的,杨连城当司务长令我们大家吃不饱,把他撤职后,我们仍然饿肚子。所以,杨连城的问题,自他下来后慢慢的被人淡忘,因为杨连城对人很和善。

   我和他做邻居的时侯杨连城正在皮革厂上班。风吹不着、雨打不着,比我们农工排舒服多了。

   杨连城有一手的木工好手艺{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有一天,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居然是杨连城,很诧异,{因为他从来不串门。}当我看到他双手抱着一个小圆桌,脸上绽着笑容,嘴里说:“我给你家做了一个小炕桌。”我看见了桌子,眼睛都直了,{因为自从成家后,公婆从哈尔滨给托运来了一个写字台、两个箱子等简单的炊具,我俩每天吃饭都是各自端着碗,坐在炕沿儿上,像在集体宿舍里吃饭一样。}想到今后吃饭的时侯,也可以像老职工一样坐在也有桌子的炕上吃饭,这个高兴啊,尽连声谢谢都没顾上说,也没让人家进屋坐会儿,接过桌子、就欣赏呢,再看人家杨连城已经走了。更叫人喜欢的是那圆圆的、栗色的小炕桌竟然是折叠的,每次用过之后可以折叠起来放在一边不占地方,就是这个小桌子,陪伴着我们在那整整五年,我们在上面吃过猪肉炖粉条,也吃过饺子、面条,但是吃的最多的还是白菜、萝卜、土豆。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就非常内疚,这么好的礼物,却在我1979年返城的时侯,丢在了那里,我只把我的一双儿女带了回来,两手空空。

   去年,纪念下乡四十周年我们几十个人回到了三团,在从红色边疆农场返京的途中,绕道去牡丹江。一来去看看曾经的战友;二来也游览镜泊湖。

   在牡丹江逗留的时侯,老赵拨通了杨连城的电话{杨连城回哈后既去了牡,追随付桂珍},是付桂珍接的电话,她说杨连城现在打工呢,不便请假,还要供一个孩子上大学、、、、

   听到付桂珍的一句再见,我心里默默的说:祝我好兄弟的日子越来越好、、、、

   2010年11月19日16:00:15三团十四连李桂茹

我的左邻右舍(二)严世才(外号严瘸子)

    严世才是1978年10月在张广斋儿子的喜宴上,因饮酒过度、导致酒精中毒而意外去世的。那年,他才四十多岁,留下了五个孩子,由他那没有工作、半傻痴乜的媳妇、拉扯着。来自严世才的老家哈尔滨顾乡的妹妹看到哥哥留下了这么多的侄男侄女们,在处理完丧事后,顺便带走了哥哥留下的第四个孩子,以减轻其嫂子的负担。哪里知道那个只有四岁的小男孩、死活不在哈尔滨的姑姑家里住。世界上没有任何办法让四岁的孩子不想妈妈、虽然那个妈妈是个不能够庇护自己的大树,但是在幼小的心灵里,那仍旧是依恋的圣地、、、

    严世才心灵手巧。十四连有个皮革厂。在那里,他是真正的严师傅。他会剪裁、会做劳保工作服和皮袄、会踩马神。(不知道是满语还是苏联话,既缝纫机)他豆腐做的好吃、劲到,卤水点的不老也不嫩恰到好处。(要不怎么人家结婚宴席请他做豆腐呢。)

    严世才热心助人。无论是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能看到他的影子。别看他腿脚不利索,那嘴上的功夫十分了得,能说会道、八面玲珑。不但会说而且还能唱。据老职工讲,在他年轻的时候,兴唱二人转,他边唱边跳,不熟悉他的根本就看不出来他腿脚有毛病。他会理发,不光给自己的孩子理,街坊四邻、大人小孩有求必应。1976年我的小孩1岁多,因为发高烧不退,突然两只眼睛往上翻、四肢抽畜,我以为小孩要死了,吓得我光着脚就往他家跑,边跑边声嘶力竭的喊,西屋的严世才听见我喊的不是好动静,赶紧一瘸一拐的跑出来到我家抱起孩子掐住了人中,一会儿,我的小孩就缓了过来。

    俗话说:苦瓜结不了甜栆,这话一点也不假。严世才聪明一世,因为身体的残疾娶了有点智残的人为老婆,抑郁不得志,诘沮潦倒的一生,直接影响了他的五个儿女,因为小时侯的营养不良和水土的关系,无一例外个个都是大骨节,而且,只有那个从姑姑家回来的男孩有婚配和子嗣。

    2011年1月22日12:21:39三团十四连李桂茹

我的左邻右舍(三)张广斋

    2009年的8月8日,我们14连的20多名曾经的知青、当年的兵团战士、如今是两鬓斑白的退休老人、为了纪念下乡40周年相约回到阔别30年的‘第二故乡’。现在的交通非常方便,傍晚从哈尔滨坐上火车第二天早上就到了黑河。{我们坐的这趟车是快车,路过潮水不停车}。随便找了个饭馆、胡乱吃了些早点{饭馆里人满为患,处处都是象我们这样的人,其中,上海人最多。}逛逛黑河、留个倩影后,便租了一个大客车,直向红色边疆农场驶去。沿途的美景没有心思欣赏,一心只想着快点到‘家’。其实才一个多小时的路途、但是归心似箭的我们仿佛觉得是那么遥远。终于到了、让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一下车,蜂拥围上一帮14连的当地老职工,互相拥抱、互相问候。

    我一眼就认出14连老职工张广斋,他还是那样瘦瘦的、高高的身材挺着腰板。他热情的拉着我们俩的手,久久不肯放开,执意要我们俩到他家去住,面对老人真诚的邀请,我们愉快的答应了。喜悦的笑容立刻就荡漾在他布满皱纹的脸上。在农场的这三天里,我们俩吃住在他家,白天老两口对我们俩无微不至的照顾,晚上聚在屋里聊聊天,{外面的蚊子巨多}我们对他有了更深的了解。他每天上午下象棋、下午在家看看报纸、看看书。看着老人健康的体魄、乐观的精神面貌,问起他如何保养的长寿秘籍,他都笑而不答。但是,通过和他老人家聊天、叙家常,用‘荣辱不惊’四个字可以概括其健康的心理素质,使其受益终身。

    1936年出生的张广斋,因家境比较殷实,虽然是在战乱时期,仍然是初中毕业后考入了中等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家乡山东做了一名乡村教师,那年是1957年,他刚刚21岁。

    为了摆脱家庭出身的窘境,当时27岁的张广斋,毅然放弃当老师的待遇,投亲靠友在1963年来到了红色边疆农场,从此便成了一名真正的农工。倒也过了几年平安无事的好日子。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即使远在边境,也不能掩盖其事实真像。很快,张广斋的父亲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解放前夕逃往台湾的事实被揭露了出来。进学习班、不让回家、坦白交待等等无一幸免统统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张广斋一生做事低调。为人友善,待人和气,无论是大人小孩、老职工、小青年都一视同仁,这谨小慎微优秀的品质使他在‘文革’中没有遭受太大的责难。

    令我至今念念不忘十分感动的是,我因为有了小孩不能上班,如果就指老赵一个人的工资、又加上一个小孩的开销、经济上肯定非常诘讵。张广斋的老伴儿分文不取的帮我照看我的小孩,让我能够上班挣工资、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度过了难关{这在现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可思议!可在那时他们老两口做到了帮助别人、不图回报。况且他们自己还有4个孩子。}

    1977年,大批的青年陆续返城。原来学校里的青年老师也走的差不多了,红色边疆农场中学便把他请去。相隔了14年,又干上了老本行,这也算是人尽其才吧!

    就在张广斋衣食无忧、尽享幸福生活的时候,台湾又传来了好消息,逃跑41年的、在台湾也做了高官的老父亲居然大海捞针一样找到了自己亲身的儿子。{曾派秘书到大陆来了好几次才寻隙追踪到东北。}老父亲在台湾一直未再娶,他心里搁着自己的妻儿老小,坚信总有团聚的一天,这一天终于等到了。他们父子见面了,遗憾的是,张广斋的母亲在50年代就因病去世了,她没有等到这一天。

    张广斋有了钱之后并没有把钱看的那么重。在农场也需要花钱买房子的情况下,他帮助自己的亲戚大二在江边也买了房子。街坊四邻谁家手头紧,需要用钱,找上门来,张广斋都能做到急人所难。为众人所称赞。

    如今,他的女儿在黑河当老师,他的儿子在农场干活儿。每到礼拜天,便会成群搭伙的来看望二老,望着自己的满堂的儿女,张广斋老两口真是打心眼里高兴,庆幸自己赶上了好年头、、、、

    每当过年、过节,我们都会和张广斋老两口通通电话,互致问候,每次那边就会传来底气十足的山东话:什么时候还来啊?每当我听到这句话,眼前就浮现我们见面的情景,眼里总噤不住湿润、多好的老人、祝您健康长寿!

    2011年3月10日23:48:42三团十四连李桂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