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北大荒的日子(三)——李桂茹

时间:2011-05-15 22:41:34  来源:  作者:李桂茹

      1975年底我又怀孕了。那年我23岁,儿子还不到一岁。在物资匮乏的年代,看着自己的小孩吃不上、喝不上,就已经很痛苦了,再养一个小孩、像老职工一样、、、、想想都可怕,再说,自从结婚后,每天除了上班还要劈柴、种自留地,连里还经常开大会。散会后再做饭,还没等吃呢,就已经是筋疲力倦了。所以我们俩一致同意去医院把小孩打掉。

      一大早儿我就往十五连的草塘沟走,一路上想着到了医院大夫把肚子里的小孩拿出来,就完事大吉了,步履也显得轻松了许多,两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二十连的卫生队。那时,在妇科的是哈尔滨青年小范,经她询问检查后,她说你这个小孩有点大,咱这儿做不了,你如果真的想做掉这个小孩儿你就去黑河吧。干嘛想做呀,就是要做。我二话没说,就到潮水邮局门口,等着由北安到黑河的的客车。到了黑河已是傍晚了。刚刚进入冬季,满街的烟儿煤冒出的烟儿和呛人的劣质的煤味儿弥漫了天空,熏得我晕头转向,找个几个旅馆都被告知满员。从一大清早儿到晚上,从深山里走到二十连,又经过长途汽车的颠簸,再加上一天水米没打牙,饥饿、困倦、疲劳使我再也走不动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脱下了结婚时老赵家给我买的驼色大衣,铺在了住宿登记处的外面,就躺下了,我实在是太累了、、、只听见女服务员说;你别躺在地上,那儿风大。我闭着眼睛不理她,先歇会儿再说。接着,那服务员就开始不停的给各个旅馆打电话,也不知道她究竟打了几个,最后,她和我说,你快起来,我给你找了一个浴池,那里就有一个铺位了。知道我是外地知青不熟悉本地的路,仔细的告诉了浴池的名字和方位,我千恩万谢的走了。

      浴池里潮湿的空气和肥皂味儿着实不太好闻,那也比躺在地上强多了。不一会儿,我就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我找到了黑河地区医院,那里的大夫和卫生队的小范说的一样,都三个月了,像鸭蛋那么大,不能做了,又和我说,现在的生育政策是‘消灭小三儿’,可以生两个小孩,你回去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就不要再怀孕了。听了大夫的话,我心里很沮丧,唉,也只能这样了。

      打听好了回潮水发车 的时间,我信步走到一个小饭馆,先吃点顺口的再说。小饭馆人满为患,我惦着脚尖儿看着写着菜谱的小黑板,熘假鱼片,来一个,等端过来一瞧,哪儿是什么鱼片啊!跟鱼一点都不沾边儿,原来是一盘熘肉皮!

      时间:2011年5月15日19:04:47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