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倒掉的馒头又成了美味 侯增禄

时间:2011-05-17 17:25:20  来源:老侯的博客  作者:侯增禄

    几十户的小村子,一下子来了几百个知青,吃、住的事情就是天大的问题。一间黑洞般的大屋子,点着几盏昏暗的灯泡,屋里屋外都是土地,木工把半尺左右粗细的原木一破两半,卯上两根木桩子,挖个坑往地上一埋,这就是我们的条凳;再用这种招法栽上两排宽点儿高点儿的,就是我们的条案,几十套如此的条凳、条案排列起来,凑出了我们的食堂。a8m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炊事班是一些在家只管享受爹妈厨艺的孩子,做出来的饭菜别提有多难吃了:馒头蒸得熟的比生的大不了多少,一咬直粘牙。因为是吃死伙(一个月每人扣15块钱,随便吃),以班为单位用盆打饭,馒头蒸得好时,吃了;没蒸好就端到伙房后边倒掉,回来等下一锅。愚公移山是每天挖山不止,我们是堆山不止,堆了一座直径有好几米的馒头山!a8m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老天爷为了惩罚这些败家子,造就了一场秋涝天灾,粮食大幅减产,加上浪费造成的人祸,身处北大仓的我们,竟然挨了饿。食堂实行了定量,饭量大的半夜能够饿醒了,甚至有人饿得哭出声儿来。供销社的面儿糖、块儿糖都成了好东西。有几个哥们儿晚上遛弯时,带上盆和勺,钻进村外的豆腐房,往磨眼里倒了点儿水,推着转了转,用盆接住流出的白浆,放上糖用三块半头砖架起来,撅几根树枝子烧开,本以为是顿美餐,谁想到一喝特牙碜,想了半天才明白,这是两扇磨对着空磨,出来的都是石头面儿!a8m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京下雪是随下随化,黑龙江因为天气太冷,从十月份开始下雪,一直到来年五月份才开化,下多少雪都存着、很厚。倒掉的馒头山被雪盖上以后,它的创造者们已经忘了这个作品。a8m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有一天一个爬犁停在伙房旁边,猪号喂猪的老职工正在用铁锹往爬犁上搓东西,那个声音就像是在搓石头子。有个知青好奇地过去一看,哪是石头子啊,是馒头!是冻得跟石头子一般硬的馒头!随手拿了两个冻馒头带回大宿舍,屋子中间的大炉子里,柈子烧得呼呼响,把冻馒头搁在炉盘上,一会儿就烤出来一层嘎巴儿,揭下来一尝,哎哟,怎么这么香啊!香味迅速钻到了大宿舍其他成员的鼻子里,围拢过来的动静,如同地震一样。当得知这就是当初自己扔的那些馒头,于是当即赶走了猪号的人,纷纷拿回梆硬梆硬的冻馒头,在炉盘上占个地,烤啊、揭啊、吃啊、香啊!a8m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就这样,创造馒头山的人们,又一点儿一点儿地把自己的作品吃掉了!a8m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