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北大荒的日子(一)——李桂茹

时间:2011-04-24 23:03:20  来源:  作者:李桂茹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然而1969年的8月却是阴雨连绵。恶劣的天气并没有挡住我们去边疆、去军垦、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脚步。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我们的语文课本儿里就是这样描述的。那样的生活多么令人神往。我们这群16岁的孩子们,带着理想、带着幻想、带着梦想高高兴兴、满面春风的来了。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军用卡车从嫩江一路颠簸开到12连。因为通向14连的路不好,汽车不能开进去。没关系,我们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的,不是享受来的。毛主席教导我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们走着去。一路说笑着。那是刺梅果儿,熟了可以吃,春天的花瓣儿,放在瓶子里,一层花瓣一层白糖,腌上,就是玫瑰酱,特别好吃。这是臻子、、、领队王亚珠边走边和我们聊着。多麽新鲜的词儿,在家都没听过。对连队更充满了好奇。一路欣赏着四周的景色,冒着小雨向前走着。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从12连到13连的八号公路,(据说是日本占领时修的)。刚开始走还是挺有劲儿的。我们脚上穿的是松紧口鞋,下了13连的大坡就全是厚厚的泥浆,一片塔头地,深一脚、浅一脚的把我们的鞋都陷了进去,再用手伸到泥里把鞋拔出来,这头一天我们就领教了它的利害。经过千辛万苦,累得我们是筋疲力尽终于来到了14连的驻地。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地方。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映入眼帘的营房让我们非常吃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子,房顶上盖着草,墙上抹的黄泥,这就是我们的宿舍,我们将要栖硒的地方。进了屋,左右两间分开,北京人管这样的房屋格局叫做一明两暗。女生住左边。屋里的床都是杨木杆搭的,相向两排大通铺,铺底下是空的,可以放脸盆、鞋子之类的东西。屋里也有脸盆架,只不过人太多了,盆都搁不下了。睡觉的铺比较长,要留一块地方放箱子,那里有我们的全部家当。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吃饭在食堂(如果可以叫做食堂的话)前面有两排同样是杨木杆搭的架子上。开饭时,炊事员拎出一只大桶,放在泥泞的地上。大家随便蒯。老知青们都有雨鞋,我们没有。因为我们的行李还没有到,穿用都是别人的。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身上穿的是石玉华的衣服,脚上穿胡新娥的鞋。安顿下来,便给家中写封信,刚写了一半儿,往床上一放,就上工去了。就是这封没有写完、也没有发出的信竟然给我带来一生中最大的灾难。 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李桂茹的口号声震耳欲聋。我被揪到了前面,和吴文光站在一起低着头,接受全连的批判。我浑身发抖,满脸全是泪水,裤子什么时侯湿的我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我不知道。脑子里一片空白、、、羞辱,让我把头低的更低了。无限的上纲上线,搜罗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轮番批判。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的反革命的生涯在我16岁就开始了。我的来往书信被拆毁,人的尊颜遭到凌辱,身心遭到践踏。最脏、最累的活儿,分配给我,因为我是反革命;全连没有一个人敢和我说话,因为我是反革命。在那个是非颠倒的年代,谁不怕沾上反革命的边呢?因为长期的不说话,我几乎丧失了说话的功能。我只是一个干活的机器。毫无思想,也不能有思想的行尸走肉。我佩服王国英,她勇敢的选择了死。我憎恶我自己,苟且偷生的活着,毫无尊颜的活着、、、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春天来了,虽然很慢,毕竟还是来了。大江开化了。满山的积雪化做桃花水,冲泻下来。它冲刷了地,冲刷了天,也冲刷了我们的连队。我也有了喘息的机会、、、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结束语》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感谢我那多数的同班同学,她们没有落井下石;感谢王国英,她的死,阻止了我迈向令一个世界的脚步;感谢我的丈夫,他的爱,让我暂时忘却了痛苦;感谢徐桂清,每年一张的新年贺卡,慢慢拂平了我心灵的伤口、、、如今,迈入60岁的我,早以退休,平时看孙女儿,闲时爬爬山,自得其乐。一切都已过去,但是不会忘记、、、JER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