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第二十四章 山海关机场

时间:2010-03-09 08:56:18  来源:  作者:

第二十四章  山海关机场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深更半夜,林彪爬上三叉戟 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71年9月12日深夜,周恩来打电话给海军第一政委李作鹏,说林彪可能夜航,夜航不安全,不要夜航。停在山海关机场的二五六号三叉戟不要动,要动的话,必须有我、黄永胜、吴法宪和你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飞行。(参见于南《关于林彪事件若干历史问题的考察》,载《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6月第一版,188页)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怎样才做到“四个人一起下命令”呢?只有天知道。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虽然256号三叉戟被周恩来判了“死刑”,但还是强行起飞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3日凌晨,张耀祠报告周恩来,林副主席已经离开驻地,去山海关机场。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周恩来为了证实林彪是不是跑了,零点刚过,他要林彪的电话。军委总机马健英接通了100号林彪的专线,没人接,200号叶群的专线,也没人接。这是不可能的呀?怎么可能没人呢?她以为线路坏了,中南海故障台检测后说,电话是好的,有正常的铃声。她纳闷,怎么工作人员也都不见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周恩来问派出的部队能否先到达机场,张耀祠不能肯定。周恩来再一次叫李作鹏下令山海关机场,不准停在机场的任何飞机起飞,要设法阻拦。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约零点10分,山海关场站站长潘浩等人到调度室,值班员报告李作鹏来过电话。这时,西郊机场派来的调度室主任李海彬已经为三叉戟要了两辆加油车。他们觉得情况紧急,必须再给李作鹏打个电话。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站长问:“李政委是不是给我们来过几次电话指示?”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是的。”李作鹏又重复一遍。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现在飞机正在加油,如果飞机强行起飞,怎么办?”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作鹏说:“飞机如果强行起飞,可直接报告周总理。”因为李作鹏知道,山海关机场作为暑期保障中央首长的机场,可以要通中南海的总机。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而潘站长想:“报告周总理,怎么来得及?飞机能不能起飞,关键在飞行员。”他又问:“中央首长的指示,是不是要给专机师的潘副政委传达?”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作鹏同意。(参见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纪实》,法律出版社1982年第一版,157-168页)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跑道还黑着,三叉戟附近亮着一盏聚光灯,两辆加油车正在加油。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站长放下电话,已经是零点20分,他和场站史副政委一起,急忙去找潘景寅。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可惜晚了一点点。就在零点18分,“大红旗”已经冲进机场。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红旗”一直开到三叉戟跟前。没等车停稳,“年轻军人”就下了车,拿着手枪,叫着“快快快,飞机快启动”。“胖女人”大喊:“有人要害首长,油车快让开,让我们走!”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目睹过林彪上专机的人说,林彪确实身体不行,面黄肌瘦。小汽车一直停到飞机门口,很热的天,都要用风衣蒙着脑袋,有风时还要蒙上叶群的头巾。由警卫员扶着从汽车里下来,再架上飞机。而最后一次上飞机,什么也不顾了,好像不想活了似的。9月中旬的北戴河已经很冷,“秃老头”光着头,帽子都没来得及戴,“胖女人”也没有戴头巾。平时叶群都是坐自己的专车,她让她的专车拉林豆豆他们,事先收拾好的文件都装在她专车的后备箱里,但女儿没来,“胖女人”也顾不上了,甚至等不及卡车载来客机的梯子,就和“秃老头”从驾驶舱的折叠铁梯爬了上去。机舱门还没有关,飞机就滑向了跑道。这时充电瓶车的联机插头还没拔,硬给撕扯掉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专机从来都是机组先到机场等首长,都养成习惯了,从来没有首长到了而机组还没到的先例。但潘景寅亲眼看见林彪上了飞机,又听见叶群和林立果大喊有人要害首长,那时林彪还是“林副主席”,他敢不飞?天上下刀子也要起飞啊。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站长等人从场站调度室出来,就看见了三叉戟身边的“大红旗”。他们迅速跑到潘景寅的房间,没有人。再跑到停机坪,只见机组穿皮夹克的细高个儿(邰起良)在拿着枪的“年轻军人”前面走,样子有点犹豫。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很快飞机滑动,潘站长想对空鸣枪叫人,已经来不及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山海关机场为什么没有拦住林彪专机?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佟玉春(山海关场站参谋长)回忆:1971年9月13日0时06分,李作鹏(海军第一政委)第三次来电话,说这架飞机要听北京周总理、黄总长、吴副总长和我的指示,其他人批准不能起飞。调度值班员李万香报告:已经要了两个油车加油。0时15分,我步行去停机坪。0时22分,距离林彪专机不到100米时,我看见林彪“大红旗”快速开来,停在专机边上,我赶紧往专机跟前跑。林立果、刘沛丰下车,林彪、叶群也下了车。叶群大喊:有人要害林副主席,我们要走。油车快让开!林立果也大叫,飞机快起动!他们没等梯子车,就顺着工作梯爬上飞机。这时,一辆大吉普开来,中央警卫团的七、八个人下了车。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呆呆地看着林彪上飞机。林立果则到专机旁边打电话,事后看很可能是叫潘景寅。特设师邰起良也从飞机上下来打电话叫副驾驶陈联柄等人。一名机组人员(邰起良)正在打电话,我拦住他,冲他喊:“没有周总理批准,飞机不能飞。”他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没说话。林立果把他推上飞机。邰起良似乎有些犹豫,回头看了好几次。(访山海关场站参谋长佟玉春笔记, 20101021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佟玉春急了,他命令王学高(油料科长)和王敬之(油料排长)各带一辆油车,开到滑行道出口50米处设障,无论如何不能让飞机起飞。如果两辆油车到位,肯定堵死了上天的路。而两个干部先后借故下了油车,老兵也把油车停在半路。只有新兵刘三儿把油车开到指定位置。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到了机场,机场一片黑暗,先看见林彪的“大红旗”停在那里,在我们前面赶到8341部队战士站在车旁。我问他们飞机呢?他们指着前方的跑道说,在跑道上。不是三叉戟,而是另一架小飞机,周围站着拿枪的战士。因为天很暗,看不见,我们准备到前面看看。刚走几步,大飞机震耳欲聋地滑动了。(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机场大乱,枪声,喊叫声,车辆穿梭声,伴着飞机的轰鸣声,整个停机坪混乱到了极点。平时执行专机任务,庄严极了,隆重极了。机组先到机场准备飞机,再由先遣人员搬东西,欢送的人车水马龙,最后才是“姗姗来迟”的首长。怎么林彪专机就成了这样的“一锅粥”呢?焦点肯定在256号三叉戟上,是坏人深更半夜把飞机开跑了吗?可三叉戟引进中国才两年,除了几个专门学过的飞行员,没人能驾驭得了啊。目击者没敢往潘景寅身上想,没敢想他居然一个人把三叉戟开上了天。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辆满载全副武装战士的卡车,在停机坪中央刹住。混乱中,有人喊开枪,有人喊不准开枪。一辆吉普车在距离第二副驾驶康廷梓几米远的地方停住,跳下一位40多岁的陆军军官,右手拿着手枪。大概是他看到康廷梓穿着飞行服,认定他与机场的海军不同,左手拉着康廷梓,右手举枪指着远去的飞机,用浓重的山东口音说:“你你,快把飞机拦住!”康廷梓想,我连谁在飞机上都不知道,赤手空拳,怎么把飞机拦住?康廷梓问:“是谁在飞机上?”陆军军官并不回答康廷梓的问题,却一个劲儿地说:“这架飞机不能起飞,把它拦住!”康廷梓急中生智,用手指着吉普车,“命令”陆军军官:“快,把吉普车开到跑道上,对准飞机,堵住它,它就不敢起飞了。”陆军军官明白了康廷梓的意思,上了吉普车,但已经来不及了。(采访256号三叉戟第二副驾驶康廷梓笔记,2000714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于仁堂(8341部队二大队副大队长)回忆:我们的车开到离飞机100米的地方,我急忙往调度室跑,跑到半路,飞机已经发动。我先到调度室南门,门不开,又往东绕到后门。刚进门,看见一位海军同志,我说快告诉调度室,这架飞机要控制,不能起飞。他随即上楼去了,我又向飞机方向跑,跑了约30米,看到飞机在滑行,快进跑道了。我又返回调度室,快到后门时,碰见机场参谋长佟玉春,我急急地说:“这架飞机情况不明,无论如何不能让它起飞,你要采取紧急措施。”佟参谋长说:“我们刚才也接到了不能起飞的命令,可现在来不及了,飞机已经进跑道了。”他边跑边掏枪,打了三枪,试图让飞机停飞。(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佟玉春回忆:我马上去调警卫连,飞机已经发动,我向值班员借了一把手枪。林彪专机的三台发动机都发动起来了,声音非常大。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山海关场站参谋长佟玉春急了,警卫连还没有到?他朝天打了三枪,催警卫连快来。值班员听到枪声,拉灭了停机坪的照明灯,跑道灯也没有打开,机场顿时陷入黑暗中。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井长林(山海关机场警卫连上士)回忆:9月12日零点多,枪声把我从梦中惊醒,还没明白,听见连里的紧急集合哨,赶快提枪跑出去。连长张均成说,有专机任务,马上行动。站专机岗的人选特别严格,不但要是党团员,还要查历史,因为人不够,负责给养的我也被挑选上了。连队距离调度室100米左右,跑步到调度室楼下,调度室前面就是停机坪。这时,三叉戟已经滑出停机坪,我们都非常惊讶,怎么我们站岗还没到位,飞机就滑出了呢?这时过来许多陆军,带着枪,三五成群在停机坪上弯着腰来回跑动。后来才清楚,他们是8341部队的,奉命阻止飞机起飞。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天很黑,跑道灯都没有打开,各种通信、导航、车辆也没有到现场,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在场的一些首长都很慌张,来回跑动,只见副站长赵雅辉站在调度室窗外冲里边喊,快对空联系,把飞机喊回来!同时,陆军把停机坪上的另一架伊尔14专机包围住了。有些陆军还冲进调度室,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问附近哪个机场有歼击机。又过了五分钟,不知是谁的指示,叫警卫连到机场四周站岗。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专机凭着机头灯,快速滑行。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挡在跑道上的油车司机刘三儿吓得赶快让路,但还是来不及了,油车顶盖狠狠撞到了飞机右翼。30米长的飞机右翼打弯了油车顶盖的铁棍,撞下来一堆碎片。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也许是太着急,也许是黑,潘景寅差点儿撞到跑道边的一堆大石头,这堆大石头是修跑道剩下的,还没有来得及清走。潘景寅强扭了一个90度的大弯,致使飞机提前转弯,一个轮子陷到跑道边的豆子地里。山海关白天刚下了大雨,地里全是泥。潘景寅加大油门,飞机狂吼着从东向西进入了跑道,留下20多米长的一道泥沟,起飞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多天后山海关机场跑道边上的豆子收割,老百姓捡到飞机胶皮、灯罩、有机玻璃等几十块碎片。这些碎片很快交到山海关机场,又转交公安部,中央文件关于林彪第三批材料中曾经影印过其中几片。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以后佟玉春得知林彪专机右翼有个朝下的大洞,他认为:飞机和油车相撞,造成右翼严重受损。而右翼里是两组油箱,飞行一、两千公里,在飞机速度、高空气流等各种复杂因素作用下,很可能因短路或其他原因起火,这或许是坠毁的原因?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周恩来说:“叶群他们到山海关机场后,是采取紧急上飞机的办法走的。在当时的情况下,基层单位是很难拦得住的。”“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到了。……飞机是强行起飞的。”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停住脚步,捡了一条命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景寅是怎么上的三叉戟?知情者只有空军司办秘书程洪珍。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56号三叉戟从西郊机场快到山海关机场时,林立果交代给程洪珍几件事。明天早晨7点首长要与黄永胜通电话,要把机场的保密机准备好。下飞机前,把飞机上的行李往一块儿归一归,免得明天和“子爵号”(叶群)的东西搞混了。还要了解一下飞机维护、加油、警卫等情况。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点15分,三叉戟平安降落在山海关机场。林立果走进机舱,对机组人员说,明天林副主席要坐这架飞机。人民解放军战士要听林副主席指挥,关键时刻要起作用,我代表林副主席谢谢大家。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下飞机前,先把从北京带来的一二十个箱子集中在一起,然后到西郊机场调度室主任李海彬的临时宿舍。这里有保密电话,一台通北京,一台通北戴河。程洪珍进行了通话试验,放下心来。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潘景寅正和西郊机场调度室主任李海彬一起观看全国气象图。每年暑期,为保证中央首长专机,西郊机场调度室都要派一名主任或副主任,到山海关机场单独设立调度室。本来是应该调度室李副主任来的,因他要回西安搬家,调度室主任李海彬就来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问:“飞机维护好了吗?”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景寅说:“维护好了,不会有问题。”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又问:“飞机警卫好了吗?”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个你放心,”潘景寅笑了一下,“机场的人可聪明了,看到什么飞机来了,就知道派什么人警卫。”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跟着林立果,有好几天没怎么睡觉了。看一切都安排好了,再没有事情,20点多,他就去睡觉了。(参见程洪珍关于九一三事件的交代材料)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景寅呢?一夜没睡。按惯例,机组在飞行后要开一个总结会。潘景寅对机组说:“明天的航线到什么地方还不知道,听指挥就行了。”第二副驾驶康廷梓提出:“不知道航线,天气情况如何了解?”潘景寅说:“明天到机场气象台看一下全国的天气图就行了。”最后潘景寅说:“明天早上6点起床,6点半吃饭,然后早一点到机场准备飞机。现在时候不早了,抓紧时间休息吧。”(采访256号三叉戟第二副驾驶康廷梓笔记,2000714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机组几个人很快熄灯睡了,潘景寅一个人又返回调度室。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因为潘景寅在34师调度室主任李海彬当晚也没有睡觉,陪着潘景寅聊天。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据李海彬回忆,9月12日晚上,潘景寅到山海关机场,开完班后讲评会,他就到了李海彬调度室,躺在李海彬的床上,和李海彬闲聊,没有任何异常。潘景寅要了油车20分钟后说“油加得差不多了”,就去了停机坪。(采访西郊机场调度室主任李海彬笔记,2011915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景寅那天晚上接了好几个电话。他接到北京的保密电话,李海彬只听到他连声说“好的,好的”,最后说“明白”。放下电话,潘景寅出去把三位机械师叫了起来,并叫李海彬要加油车加油。李海彬问“加多少”?“加两吨半。”“那要一个加油车就够了。”潘景寅说:“要两个吧。”从潘景寅接电话叫油车到飞机起飞,只有35分钟的时间。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零点3分,李海彬要了加油车。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零点5分,潘景寅叫机械师起来加油。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北戴河8341部队宋定忠通过专线电话打给李海彬,说:“有小轿车去山海关机场了,车到了别让他们走,要卡住。”他自称是8341部队的参谋。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什么意思?潘景寅和李海彬大眼瞪小眼。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正在熟睡,潘景寅和李海彬把他叫醒,问他“认识这个宋定忠吗”?程洪珍说“不认识”。实际上8341部队在北戴河的值勤部队中没有参谋叫宋定忠,也没有人叫宋定忠。当晚跟着姜作寿在大队部的参谋姓杨。但是李海彬说:“确实有个叫宋定忠的打电话。”但因为没有核对姓名,可能听差了。而且这个电话符合8341部队的做法,他们就是要拦住林彪专机嘛。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觉得情况严重,必须立即报告林立果。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他往96楼打电话,没人接。他又往北京打,找到周宇驰,报告了刚才的情况。周宇驰急急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康曼德’(林立果)已经出发,现在情况紧急,北京正在追查,你快跟他们跑吧。”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慌了,和潘景寅和李海彬商量怎么办。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北京又来电话找潘景寅。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潘景寅接过电话,对李海彬说:“谁要问这架飞机来干什么,就说是训练。问什么时候回北京?就说有故障。”李海彬说:“空军调度室问了好几遍,这架飞机什么时候回北京?”潘景寅气冲冲地说:“老问干什么呀?就说还没有走!”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吴法宪到西郊机场后,急着要打电话到山海关机场找潘景寅,叫他回北京。电话是打通了,但庐山会议吴法宪“翻了船”,威信一落千丈。林立果一伙散布吴法宪“反”林彪,以吴划线,所以潘景寅没有听他的,按“机”不动。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几个人不知怎么办才好。潘景寅看了一下手表,说了一句“油加得差不多了,我去看看”,就往外走,再也没有回来。(采访西郊机场调度室主任李海彬笔记,2011915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也跟着跑出来。停机坪离李海彬的调度室非常近,程洪珍跑了没几步,看见“大红旗”正往三叉戟跟前开,速度非常快。潘景寅加快了脚步,而程洪珍看见飞机前乱成一团,突然一股害怕涌上来,他站住了。林立果临走给他的任务是看好电话,安排好两个随机来的女兵,第二天早上走,并没有叫他半夜走啊。所以程洪珍呆呆地望着正在快速移动的三叉戟,一动未动。(参见程洪珍关于九一三事件的交代材料)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洪珍捡了一条命,但在中央专案组的逼供下,他得了精神病。刑满出狱后,回到山东老家,未婚妻早吹了,他没有结婚,投靠兄嫂,靠看大门为生,没几年就病逝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三叉戟终于像醉汉一样起飞了 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立果在上飞机前,拉着在场的场站政委史岳龙和副站长赵雅辉的手,往三叉戟上拽,说“首长要接见他们”。林彪上飞机的慌张他们都看到了,再加上接到了“禁空令”,他们觉得不对头,两个人也懵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事后调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就没上飞机。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如果上了飞机,那就说不清了。大概林立果是让他们组织机场部队阻击8341部队吧?在那种时候,为了保证中央首长的安全,山海关场站警卫连的子弹都收上去了,枪膛里都没有子弹。如果真打起来,不知有多少人会成为冤死鬼。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56号三叉戟是从山海关机场跑的,山海关机场的官兵都觉得对不起党中央,对不起全国人民。但是,李海彬的调度室和机场调度室都没有给飞行指令,跑道灯也没有打开,256号三叉戟是强行起飞,山海关机场没有责任,更不可能归到机场的哪一个人身上。如果中央有指示,不让走,十个百个林彪也跑不掉。阻止飞机起飞,很简单,用枪把飞机轮胎打坏,或用几辆大卡车挡在跑道上,256号三叉戟再有天大的本事,也起飞不了。方法倒是一个比一个可靠,可谁有胆量执行呢?这架飞机是“林副统帅”坐的呀,海军山海关机场根本无权过问。机场调度室的调度都是西郊机场派来的,山海关机场连调度权都没有。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自从林彪一家住到北戴河后,隶属海军的山海关机场就成了他们家的专用机场。为了保证北京和山海关之间的频繁专机飞行,山海关机场的飞机和飞行员都转了场。只留下机场警卫、通信、调度和后勤保障等场站人员。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更何况那时谁也不知道林彪要逃跑。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在场的有站长,有政委,但他们的任务是保证专机安全。出现新情况,必须请示,没有上边的意思,谁敢轻举妄动?不过机场并没有给256号三叉戟开“绿灯”,奉命关闭了夜航灯,也没有打开通信和导航设备。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并没有明确说一定要把三叉戟挡住。场站参谋长佟玉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看见“大红旗”冲进来,林立果下车大喊大叫,情况反常。他马上派一位科长和一位助理员分别上了两辆加油车监督,让他们到前方挡住飞机。两辆加油车一辆没到滑行道,另一辆倒是“勇敢”地迎上去了。但一看三叉戟“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车上的科长借故下了车,只剩一个山西新兵刘三儿。在那种时候,上边没有明确指示,干部跑了,新兵刘三儿哪有胆量去拦专机?不要说“拦”,就是碰坏了专机也不是闹着玩的,没准儿就要掉脑袋。所以,刘三儿尽量把车往滑行道边上靠,可三叉戟机翼长,右机翼还是刮坏了加油车的罐口盖,机翼上的铝皮掉了,绿色玻璃灯罩和有机玻璃也刮碎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三儿当场吓出了“病”。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事后有关责任者都被关起来,没挡住飞机,谁知道会戴上什么“帽子”。经过询问,包括站长、政委、副站长、参谋长和从加油车溜掉的两个干部以及刘三儿,都没受到处分。刘三儿因为神经受了刺激,服役期满后由部队出面联系了工作,从农村进了县城,也算因祸得福吧。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那道惟一的白光“照耀”下,二五六号三叉戟“势不可挡”地滑向跑道。滑到东头,机头调转过来,发动机的声音增大,开始加速。因为动作太急促太猛烈,像个醉汉,还没有对正跑道就拐了弯,一个主轮偏出滑行道,开进了黄豆地,将黄豆地轧出一尺多深的沟,割下来的黄豆都被吹跑了。幸亏三叉戟“马力”大,要不非“窝”在黄豆地里。三叉戟从黄豆地里“挣扎”出来,又轧坏了两个跑道灯。在正常情况下,大飞机应该从联络道开到跑道尽头才能起飞,而三叉戟在跑道头500米处就强行起飞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是零点32分。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跑道上惟一亮着的照明灯熄灭了,三叉戟也没有打开翼尖灯和机身上的闪光灯,很快被茫茫夜空“淹没”。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在我们第五次请求采取紧急措施后,约莫30多分钟,一阵隆隆声在我们头顶上盘旋,向南,又向西,后绕到北……(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我和杨森陪着豆豆,她仰着脸,一直望着北方的夜空。那里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很快越来越微弱的飞机声也没有了。豆豆缓慢地说,都解脱了,再不会痛苦了……她没有哭泣,也没有激动,非常平静,对站在旁边的我说,你真猜中了。林立果学开飞机,他思想无边无际,我说过不定哪一天,他开飞机跑到国外去了。这是一句玩笑话,实际上直到这时,我对三叉戟去苏联的感觉一点也没有。(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耀祠回忆:三叉戟起飞后,林豆豆两次打电话给我,准确的时间没记清,当时很紧急。头一次说飞机起飞了,听到了飞机的声音。第二次问截住飞机没有。(采访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张耀祠笔记,2003218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九一三后的几天,北戴河还算平静,我们在外面散步。豆豆对我说:“好多事都被你说中了。你再说说,三叉戟会怎么样?”我说:“会掉下来。你想,它没有地方可走,只能往北飞。首长清醒,会不让,然后就是空中搏斗,飞机还不掉下来?豆豆不太相信又好像不得不信,说如果飞机真飞到莫斯科,首长没下飞机,就会被活活气死。……”林豆豆一直在想:“也不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到广州啦?”(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A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