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ff

时间:2010-03-09 08:21:32  来源:  作者:

第二十二章  “大连”还是“苏联”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突然说“夜航去大连” 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回忆:张宏也给张耀祠打了电话,重复了一遍。张耀祠让张宏报告林副主席,张宏拔腿要走,姜作寿阻止了他,说:“现在情况复杂,我们还不完全清楚。他老婆孩子骗他走,林立果和刘沛丰都在上边,平日里他家我们是不去的,这个时候去不好。”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还是坚持要一个人“深入虎穴”。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说:“你要去,我就不能不去,一旦你有了问题,部队谁来管?”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胡闹,让他走不成!我带两个人把林立果和叶群抓起来。”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不行。”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你说怎么办?”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听上边的,反正你不能去。你回不来,我去不去找你?我去了,也回不来,部队怎么办?”(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样,张宏就没有去对林彪说。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84年张清林到河南开会,见到林彪的老秘书关光烈,对他说:“林豆豆最佩服你,要是你在,不会发生九一三事件。”关光烈怎么能有回天之力呢?非常简单,直接跟林彪说就行了。而北戴河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做。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如果张宏对林彪说了,256号三叉戟会不会半夜“机”叫呢?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些天林彪别墅里不断放出空气:林彪要“动一动”,“要利用飞机运动运动”,“准备去大连”“国庆节前回北京”等等。宋德金回忆:9月上旬,在部分工作人员中传说要换住地。但究竟去哪里,何时动身,在北戴河的人员是否全部随行?始终没有听到正式安排。有的内勤战士对我说,听说是去广州,又听说是去大连,因为战士多是北方人,他们很想去大连。那几天,我真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做准备不是,不做准备也不是。1970年上庐山,“林办”分成三摊,毛家湾,北戴河,庐山,我并不是每次都随行。过去就有过好几次说走就走,也不知道上哪儿。因为我随身带了一大箱书和写好的数据,临时收拾来不及,早收起来,又怕叶群要听课。“林办”有规定,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没有随行的通知,又不好问。(参见宋德金《我在林彪办公室的前前后后》,载《百年潮》2000年第9期)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谁能分清“大连”还是“苏联” 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到了21点多,叶群从她屋里打电话,是秘书李春生接的。正好我在叶群那里,听叶群在电话里说我到大连去看房子。以前去大连,都是我打前站,我问:“怎么去?”叶群说:“坐火车。”我一听不对劲,坐火车第二天晚上才到,他们坐飞机一个小时就到了,我打什么前站?我说:“夜里没有到大连的火车。”叶群也觉得说错了,马上改口:“飞机场不是有一架小飞机吗?”我还是感觉不对头,大连的房子,林彪多次住过,根本不用先去人准备,打个电话就行了。按说我不能说不去,但我还是说:“我不去。”叶群说:“不去就算了。”我当时想,叫我去看房子是假的,是想把我支开。事后想,幸亏我没去,如果真的去了,那我的麻烦就大了,肯定会被押回北京。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连是林彪常去的地方。中央首长到大连都住在棒槌岛,靠海,林彪怕水,不能住。他住过黑石礁招待所,那里房子小,空气不好。后来叶群在大连看中副市长住过的两层小楼,改建了一下,还改造了大连的游泳池。林彪一拉肚子,他就想去大连,说1965年在大连时,喝大连的水不拉肚子。林彪对水很敏感,水不好,他就要拉肚子。但叶群不愿意让林彪去大连,但又不能拒绝,只好派人去大连“打前站”。然后汇报假情况,说找医生化验了,那里的水不好,医生不让喝,林彪只好打消了去大连的念头。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九一三事件前林彪又动了去大连的念头,李文普也没多想什么。他给大连市交际处打电话,要他们检查一下房间,调控好林彪住房的温度,并对其他注意事项提出了要求。同时,他收拾了林彪的东西。17点30分左右,叶群对李文普说:“到大连的时间已定,明天早上6、7点走。”这一回李文普也没问大连的水能不能喝。(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立果对林豆豆也说去大连。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当时讲:“放假一块儿休息,难得聚在一起。”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说:“首长要到大连去住一段时间,把首长身体搞好,国庆还要上天安门讲话,你们也陪首长去大连。”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本来林豆豆不想去,后来还是决定一块去大连。(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2日的夜里,“林办”的工作人员照例工作到22点多。吃完夜餐,正坐在外面聊天,忽然看见林彪的“大红旗”开上了山。不一会儿,“大红旗”冲下来了。工作人员还奇怪,什么事这么急?都半夜了,匆匆忙忙就走了?第二天警卫部队包围了小楼,吃饭被赶到了战士的大灶,大家更奇怪了,怎么了?这是干什么呢?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直到9月12日这一天快结束的时候,“林办”的工作人员还以为是去大连。(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说去大连,叶群也说去大连,为什么却摔在去苏联的半路温都尔汗?256号三叉戟从山海关起飞后,本意是想去大连?广州?还是伊尔库茨克?国内外猜测纷纷。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去大连是假,去广州是真,林立果一伙人正商量第二天一大早南逃广州,周恩来的电话打乱了他们的部署,叶群又找不到黄永胜了,所以半夜就急着要“上天”?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可是,很多人都看见了,林彪是自己上的飞机呀。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确实,林彪是自己上的飞机,林彪即便是服了安眠药,上飞机时也应该是清醒的,没有人强迫,他是自己上的飞机。他也不可能被一个50岁的女人和26岁的毛孩子“绑架”。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最信任的警卫秘书李文普说,“林办”都知道,林彪常因小事训斥叶群,写条子警告她“说话莫啰嗦,做事莫越权”。叶群在林彪面前出了不少主意,也经常说假话哄骗林彪,但是她也害怕林彪。林立果也一样,大事都要由林彪拍板。据李文普长期观察,林彪和叶群、叶群和林立果都有矛盾,但为了各自的利益和欲望,在政治上又是一致的。如果没有林彪的指使或点头,叶群指挥不动林立果。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是这样吗?那叶群进政治局是大事还是小事?叶群生怕林彪不同意,让林立果和她一起骗。进政治局这样的大事都敢欺骗林彪,还有什么事情不敢骗?“林办”工作人员都经历过,叶群指挥他们骗林彪。有一次叶群去政治局开会,林彪找叶群,公务员王淑媛说了实话,林彪大发脾气。叶群回来把王淑媛狠狠骂了一顿,威胁说要赶走她。像这样的“骗”不计其数。(采访林办工作人员王淑媛笔记,1998213主宰林彪行程这样的“小事”更无所顾忌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动员”林彪去南方,林彪不去。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回忆:九一三事件前我去问首长,首长说广州太热,不利于他治病,不去广州了,还是说一定要去大连。主任问我广州的房子有没有冷气设备,我说有。主任又去劝首长,说广州住处有冷气,不热。首长便把我找去,对我说,去广州也行。(参见《林彪卫士长李文普不得不说》,《中华儿女》1999年第2期)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有人说,林彪知不知道去苏联只能是推测,当事人都死了。事实上林彪临走说去大连,叶群也是说去大连,北戴河和毛家湾的林办工作人员都知道去大连。林彪从来没有说去过去苏联,也没有任何去苏联的准备。如果林彪有动作,根本瞒不过身边的工作人员。可是九一三事件后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揭发出林彪有投奔苏联的言行。林彪不知道去苏联怎么是推测?完全是事实!而李文普说林彪问伊尔库茨克有多远,就能定林彪的罪吗?且不说林彪根本不可能问伊尔库茨克有多远,就算是林彪说过这句话,就证明林彪要去苏联吗?这才是地地道道的推测!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很显然,林彪最后一次上飞机,不是“硬绑架”,而是“软绑架”。林彪临走说是去大连,上了天,漆黑一片,他能搞清是“大连”还是“苏联”吗?以前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专机人员说,好几次飞行都是瞒着林彪改变了航向。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69年8月下旬,叶群“导演”了林彪重上井冈山,从一个侧面折射了九一三事件。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是1969年穿单衣的秋天,草虫子乱叫。为保证林彪出行,整个专机团倾巢出动,浩浩荡荡去了五架飞机。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一段,林彪为躲江青的纠缠,躲到北戴河。江青又要追到北戴河,林彪决定去太行山或五台山、井冈山等。李文普建议去井冈山,叶群不同意,说:“程世清经常骂江青和‘秀才’们,江青也在批江西‘复旧’,南昌起义纪念馆都是按中央文革的调子由造反派搞的,首长怎么能去江西?”于是叶群让李文普安排去太行山或五台山或黄山,李文普安排不了,因为林彪对住的房子非常挑剔。叶群说:“井冈山会师纪念馆把朱老总的名字恢复了,那去井冈山也行。”但叶群叫李文普不要安排去南昌。就在叶群听说江青要到北戴河来的前一天晚上,林彪和叶群连夜“逃”离北戴河,临时住在山海关机场。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把去井冈山一事报告给周恩来,并专门交代吴法宪,一定要“封锁”程世清。住宿也不经过南昌,都安排在机场。到井冈山后,也不要江西安排警卫。总之,不让程世清插手。可是你兴师动众到了人家江西的地盘,怎么能瞒住“地头蛇”?第二天,林彪到达井冈山,程世清还是知道了,并到山上与林彪谈了两次。程世清越说越气,大骂中央文革和“上海”。这正对林彪的胃口,可叶群对程世清说:“首长身体不好,刚到山上,太疲劳了,大家请休息吧。”第一次谈了10分钟左右,叶群就把程世清“动员”走了。叶群对李文普、张云生说:“程世清这个人尽给首长吹‘右’风,不准他再来见首长,也不准豆豆接触他。”叶群并把当地的服务员全调开了。可是程世清还“赖”在山上,叶群就对他说:“首长来这里只是休息,说不要影响你工作,你下山去吧。”终于把程世清“赶”走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在井冈山上住了半个月,叶群几次催林彪回北戴河,林彪不肯下山。最后叶群只好让工作人员集体对林彪说谎,才如愿以偿。林彪离开井冈山,叶群仍然对程世清保密,限20 分钟做好准备,突然离开。可是程世清还是来了,叶群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的?”程世清说:“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叶群说:“首长自己要走。”程世清不信,就自己“闯”进去见林彪。叶群让林豆豆进去支开程世清,说“首长要是听他的,又该闯大祸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世清对林彪说:“井冈山这里空气好,你就在这里休养身体吧,你在北京老受江青和‘秀才’们的气,身体不会好,不要让江青和‘秀才’们‘专’了你的‘政’,也不要听叶群的。如果你不在山上住,就去南昌看看吧。汪东兴说毛主席到南昌没有合适的房子住,叫修两栋房子。”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说:“你不要给我搞这些,我是不会去住的。”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怕林彪真要到南昌去,马上进去说:“南昌太热了,我们不去。”催促程世清快走。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和叶群坐车下山,半路上被参加会议的干部围住。叶群当面对程世清说:“这是你搞的‘鬼’吧?”叶群一边说一边下车,同干部们打招呼。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到了吉安机场,程世清又对林彪说:“毛主席每次来江西都来南昌,你这次一定要来南昌看看。”东道主如此盛情,参加过南昌起义的林彪当然心痒痒了,立即叫李文普马上通知去南昌。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气坏了,“凶”李文普:“你们的车为什么开那么快?为什么不等我?”李文普说:“这不能怪我呀,首长对你大发脾气,已经叫我通知机组,马上去南昌,还说不要等你。”叶群急得小声说:“可不能去南昌,重新通知机组改飞北戴河。”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吉安是离井冈山最近的机场。不过这是一个小机场,大飞机落不下来,必须到樟树机场换大飞机。李文普对叶群说:“临时改航线,还要了解气象条件,不知道能不能飞呢。”林豆豆也对叶群说了同样的话。但叶群顾不上那么多了,对李文普说:“快快快,来不及了,气象不好也飞,对首长就说去南昌!”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程世清和林彪上了同一架飞机,叶群硬把他拽下来,叫他上另一架飞机,说“你先到南昌安排一下”。这很合情理,东道主嘛,程世清坐的飞机先起飞走了。林彪和叶群的飞机按叶群的旨意往北飞,林彪又“聋”又“瞎”,在机舱里还问:“什么时候到南昌?”因为有叶群“监视”,林豆豆没有办法跟林彪说实话。飞了半天,还没有落地,林彪奇怪了,说:“怎么南昌还没有到?”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这才实话实说:“不去南昌了,我们回北戴河。”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火了:“我已经通知去南昌,你为什么改飞北戴河?还是去南昌!”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战时的林彪说一不二,可现在是和平年代了,大权握在叶群手里。叶群说:“我早安排去北戴河了,不好改了,来不及改了!这个机组什么气象都能飞。”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说:“航线要改,还是去南昌!”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说:“江青和‘秀才’们正在江西批‘复旧’,说程世清与‘中央唱对台戏’,你不批转江青的那篇大文章,江青恨死你了,现在正要抓你,他们有造反派到处监视你。你如果听了程世清的话去南昌,江青知道你和程世清有来往,又要说你是‘复旧’的总后台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说:“我见见军队干部,光明正大,怕什么?他们要监视,随他们监视去。我是南昌起义出来的,难道连南昌都不能去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说:“你去了南昌,江青会说你手太长,向地方伸‘黑手’,压‘造反派’,又该整你了。你现在身体这个样,你斗得过他们?”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激烈的争吵中,飞机继续往北飞。林彪有什么办法,只好“乖乖地”到了北戴河。(参见林豆豆关于九一三事件的回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一次从北戴河外逃蒙古是不是故伎重演呢?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风云突变,马上要走 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向8341部队报告后,我害怕林豆豆出事,对姜作寿说,把豆豆留在你们这里,别再上去了,我当即赶回96楼。北戴河每天晚上22点都要吃夜餐,我没去,守在门口。我心情很紧张,也没有对别人讲,一个人焦急等待上面有什么指示,真不知道怎么办。虽然1970年庐山会议我在山上,但我们警卫人员只看到陈伯达不参加会议,认为他可能出了问题,别的情况都不清楚。又怕报告错了要杀头,所以心情很紧张,一直坐在院子里不敢动。(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我放心不下,还是回到96楼,坐到叶群给我安排的看电影的位置,把找8341部队的情况小声告诉了张清林。22点30分,我问李文普,他说:“首长睡了。”我说:“现在应该和首长讲了。”李文普说:“不行,首长吃安眠药睡了。”正在这时,叶群叫我到她那里去。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对李文普他们说:“你们拼死也不能让首长被弄走。”看见他们点头,我才去叶群那里。叶群对我说:“你和张清林、张宁,准备明早6点去广州。”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又回到座位上,同张清林商量六、七个小时内的行动方案,并叫张清林继续应付老虎来找我。我马上把李文普和刘吉纯叫到院子里商谈。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首先问:“你们带枪了没有?”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他们说:“带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给我看看!”我摸了摸他们的手枪,然后说,“首长现在怎么样?”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首长什么也不知道,同平常一样,到23点就睡觉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问:“对工作人员的工作做得怎么样?”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正在给他们谈,他们都知道了,我们有这么多人,没问题!”(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恒昌(林彪内勤)回忆:约22点30分,我和陈占照商量,准备让林彪休息。这时叶群来到林彪客厅,同林彪说话。陈占照先去吃夜餐,准备吃完夜餐再让林彪休息。等陈占照回来后我去吃夜餐,还没吃完,陈占照打电话让我马上回去,这时大约23点30分。林彪叫我通知叶群,空军疗养院的两个护士(在96楼照顾林彪)不带了,让人把她们送回去。我去告诉叶群,她和林立果在屋子里说话,刘沛丰守在门口,地上放着几个皮包。刘沛丰拦住我,不让我进去。我把林彪的话写在纸条上,让刘沛丰转告。然后我回到内勤值班室,陈占照说,首长马上要走,叫赶快收拾东西。陈占照要我报告林豆豆,我找了一会儿,没找到。大约23点40分到50分左右,叶群、林立果,还有刘沛丰,一起到林彪客厅。刘沛丰手里提着三、四个皮包。(参见《林彪内勤公务员张恒昌关于九一三事件的揭发材料》)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陈占照(林彪内勤)回忆:23点左右,林彪打铃,我到了客厅,林彪要找小张,我去叫张恒昌。不一会儿,小张从林彪客厅出来,告诉我,林彪马上要走,要我去告诉叶群,走的时候不要带空军疗养院的两个护士。23点50分左右,林立果、叶群、刘沛丰一起到林彪客厅。过了一会儿,叶群和林立果走出来。林彪又打铃,对我说马上夜航去大连,不休息了,有些东西可以不带,够用就行了。到大连住一个星期就回来,回北京过国庆节。这时,刘沛丰站在客厅门口,一言不发,我还看到沙发上放着三、四个黑色手提包。(参见《林彪内勤公务员陈占照关于九一三事件的揭发材料》)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在我们找8341部队一个小时后,叶群突然出现在银幕下,大叫停放电影。叶群内勤对李文普说:“主任找你,叫你马上去。”李文普从叶群处回来后对我说,主任叫他马上安排去广州。正在这时,杨森对我说:“张清林叫我来找你,可能是因为主任要找你,叫马上走。”情况突变,我们措手不及,连说几句话商量一下的时间也没有了。我急了,对李文普说:“你一定要坚守在首长身边,绝对保证首长不被弄上车,我先去一下放电影的地方,然后马上去找张宏。”李文普神情慌张,忙点头,当着刘吉纯的面对我说:“你快去,你叫张宏和我联系,你快,快去!”(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回忆:大约23点以后,叶群叫我到林彪卧室,她先进去跟林彪说了几句话,然后叫我进去。这时,林彪早已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说:“今晚反正也睡不着了,准备马上夜航到大连去,到大连一个星期就回来,有些东西可以不带了。你准备一下,现在就走。”我说“要了飞机再走”。叶群说:“一会儿吴法宪坐飞机来,我们就用那架飞机。我们可以先走,到机场休息室等吴法宪。”(参见《林彪卫士长李文普不得不说》,载《中华儿女》1999年第2期)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认为叶群骗人,实际上叶群没有骗。是周恩来虚晃一枪,说要到北戴河来,吴法宪陪着一起来。叶群跟着李文普出来,催他快调车,越快越好,说“有人要来抓首长,再不走就走不了了。”林立果也对李文普说:“快点吧,有人要来抓首长,什么东西也别带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回忆:林豆豆报告后,说她不能回去了,他们(林立果)肯定会来找的。我把林豆豆安排在隔壁的房间,嘱咐她不要开灯,也不要说话,不叫她不要出来。李文普打电话,问“豆豆是不是到你们那去了”,我说“没有”。几分钟后,林立果又打来电话,问“豆豆来了没有”。我还是回答“没有”。林立果显得很着急,“她到哪里去了?”我说“不知道”。林立果很凶地说:“你给我到56楼找一找!”要是以前,我一定会去找,但此时我要保护林豆豆的安全。(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听从姜作寿的话,躲在8341部队大队部。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8341部队二大队的卫兵报告:“林彪住地很乱,搬东西的人来来往往。”(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叶群和林立果闯进林彪房间,叶群一把拉起林彪:“快起来吧,有人来抓你啦。”(参见张宁著《尘劫》,香港明报出版社19976月第一版)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立果命令小陈和小张快给首长穿衣服。张恒昌回忆:首长吃了安眠药,比平时晚睡了15分钟,是从床上拽起来。穿衣服时还迷迷糊糊,没有一点自主动作,完全由我们俩摆布。(参见《林彪内勤公务员张恒昌关于九一三事件的揭发材料》)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那种情况,林立果一个孩子,还没经历过这样的突变,做不到处变不惊。他举着枪,从这屋窜到那屋,嘴里乱喊。(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陈占照回忆:我走出客厅,看见林立果和叶群像热锅上的蚂蚁,叶群披头散发,林立果跑来跑去,忙着调车,十分着急的样子。(参见《林彪内勤公务员陈占照关于九一三事件的揭发材料》)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不久里边乱起来,叶群叫人找林豆豆,没找到。我听见叶群在走廊大喊:“快走!快走!”林立果此时也一迭声地说“快快快走”。我一听,以为是去大连,就赶快跑到办公室,叫李春生给大连打电话。李春生拨通了,将话筒交给我,我刚和大连的保卫部长说了一句话,林立果进来,非常凶地质问:“你干什么?”我说:“不是你们要去大连吗?让他们准备准备。”林立果啪地把电话按下,恶狠狠地说:“哪儿也不准打!”(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回忆:我让刘吉纯给大连打电话,通知做准备。电话刚接通,还没有讲话,就被闯进来的林立果压断了,我当时怀疑为什么不让我安排飞机,有些反常,究竟往哪里走?心里越来越没有底,我给空军副参谋长胡萍打电话。(参见《林彪卫士长李文普不得不说》,载《中华儿女》1999年第2期)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平时胡萍都是从李文普那里打听消息。现在李文普反过来问胡萍,林彪往哪里走,胡萍怎么能知道?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去报告前,李文普就让她叫张宏通知他。但是李文普始终没有接到张宏的电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文普越加怀疑。他回到秘书值班室,给张宏打电话,说:“首长马上就走。”张宏刚问怎么回事,电话就被林立果压断了。刘吉纯回忆:林立果高喊:“谁都不准打电话,也不要接电话!”林立果把李文普推出去,说“快调车”。我听见李文普喊叫林彪司机杨振刚。(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陈占照回忆:林彪汽车调动出库,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一起出来,林彪走在最后面。走到内勤门口,林彪问:“东西都装车没有?”我说:“没装车。”林彪再没说什么,也没停步,连帽子、大衣都没带,就钻进了汽车。(参见《林彪内勤公务员陈占照关于九一三事件的揭发材料》)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没有与张宏取得联系,他不知道林豆豆报告后上边是什么态度,但他此时又不能不随着林彪上车。就这样,李文普带着越来越大的疑团上了“大红旗”。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再次到8341部队报告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回忆:我决定一个人上去摸摸情况。在林彪住的96楼前,我遇见林办秘书宋德金。宋德金说:“看来今晚就要走了,小陈正在收拾行李呢。”果然林彪房间亮着灯,往常22点多林彪就上床休息了。我马上把这个新动向报告北京,北京指示:“林副主席上飞机,你们警卫部队就跟上去。”我们商量:“如果林彪要走,就由我带六名战士上飞机。如果不让上,就以搬动行李为由,上去了,就不再下来。”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情况非常不明朗,可能是“叛逃”,也可能是首长“动一动”,作为警卫部队,我们只能两手准备,既应付意外,又要把警卫跟上去。这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已经吹过熄灯号,战士都睡了,又叫起来打背包,准备出发,这时还没跟部队讲。(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借口拿行李,我离开了96楼。当我从院子里走到通往叶群住房的走廊门口时,见姜大队长和杨森守在门外,叶群的汽车刚调上来。还有许多人,不便说话,我使劲握住姜大队长的手,示意他不要守叶群的车,去守林彪的门口和汽车。我目视他守在林彪的房门口,并在门口走动,我放心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大队长给我们调来一辆车,挥手让我们快走,让张宏赶快上来。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车上我让张清林留在我们住的56楼,应付老虎来找我。下车后,我和杨森径直跑到8341部队大队部。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队部空无一人。我叫杨森立即去找张宏,好一会儿,张宏等人才来。我说:“李处长和姜大队长叫你赶快到96楼去,同他们联系,请你立即带人上去进行干预。”我还要求他立即命令部队,采取截断和封锁通往山海关机场的公路等紧急措施,以防万一。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满口答应,却在屋里走过来走过去,想出去又走回来,犹豫不决,但又看不出他在害怕,忽然他几步跨出去了。事后我问杨森怎么回事,杨森说张宏大概是到别的地方同北京通电话去了。等张宏再回到大队部值班室时,我又对他说:“李处长、姜大队长叫你赶快上去。你开始不是说得好好的,到时候你就带人上去吗?我对李处长和姜大队长都说好了,到这个时候,你为什么又不上去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不说话。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你不上去,那你就在这里打电话同李处长联系,李处长说了几次叫你同他联系。”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还是一句话也不说。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不论我说什么,不论我怎样急切地恳求,都没有打动他。他这次完全不是我第一次找他时的那种态度了,他这次的态度从根本上变了!只见张宏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踱步,低头思索什么,也不像我第二次见他时那样紧张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作为警卫部队负责人的张宏,在我两次找他之后,不仅有专职责任,而且也完全有理由上去进行干预。多年来,林彪、叶群的住所和车库,从内到外,一直是8341部队严密守卫,林彪、叶群身边的警卫、司机和内勤人员,也都是8341部队指派,汽车调动也必须经过他们。按照惯例,张宏这次不可能不主动过问李文普。这一点,张宏自己也很明白,并且在我第一次找他时,他当众也已经说得那么清楚,那么确定不移。当张宏明明知道李文普和他的部下姜作寿叫他赶快上96楼时,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更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拒绝同他明知是代表林彪的李文普直接联系。然而,张宏始终没有上去。(参见《林豆豆关于九一三事件的回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时情况非常紧急,为了不让“大红旗”去机场,豆豆和我提出四条措施: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调一辆大卡车来,把公路堵死;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二、双峰山路不宽,两边都是松树,砍掉一棵大树,把路挡住;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三、调20名警卫战士拦截车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四、封锁去机场的道路。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8341部队的领导是同意的,但当林彪等人即将上车时,却一条也没有实施。我拍桌子大喊:“早向你们报告了情况,为什么迟迟不采取行动?现在他们马上要走,你们必须立即采取措施!首长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这个责任你们负得了吗?你们要采取切实有用的办法,赶快调派部队去机场,阻止飞机起飞!命令部队立即把联峰山沿路两边的树伐倒拦车!”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也急了:“一时上哪儿找那么多的斧头?”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命令部队排人墙拦车。(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我对张宏说,你们在这里是专门负责保证首长安全的,如果首长被弄走了,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还是不吭气。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我们第三次告急和请求,时间是23点30分左右。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心急如焚,责问张宏:“我两个小时前就给你们说,你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调动好部队?你先命令一些部队快上!你自己带一些部队快上!”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仍然沉默。(参见《林豆豆关于九一三事件的回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回忆:如果上边有指示,我可以让副大队长于仁堂把“大红旗”看起来。林彪住在山上,下山就一个路口,卡车开上去,堵一堵,就把路堵死了,除非“大红旗”插翅,否则别想走。可拦截林彪的“大红旗”,北京不发话,根本不可能,谁敢?现在想,林彪不跑还真没办法,谁敢上去拦?(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谁让林豆豆他们也上飞机 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豆豆与我分工,她去大队部,我去56楼。我坐车到了我们住的56楼,叫司机等我。我把张宁的房门反锁上,电灯关了,这是准备对付林立果的。我刚要走,电话响了。20分钟前我跟林彪内勤张恒昌商量好,有什么情况马上打电话。我抓起话筒,小张说:“首长睡觉了,又给从床上拽起来,正往汽车里推。车很快就下来,你们赶快想办法。”(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张清林在56楼接到张恒昌按照我事先要求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叶群、林立果)正在床上拽首长,情况十分紧急!首长马上就要被拽走了!汽车再有十分钟就要开动了!你们快!快呀……”(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顾不得听完电话,见楼前公路上的部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便冲向公路。他分析“大红旗”很快会下来,不会在这里停。为什么?张清林回忆:门口到58楼门口都是黑压压的8341部队的战士,背着背包,一个班挨一个班,马路两边全是枪。我叫司机别动,我下去告诉一下再回来。我这时真急了,边喊边跑:“车快下来了,快堵住啊。车快下来了,都到公路上来堵住,快堵住啊……”但是战士们不知道什么意思,谁也不动,依然背着背包站在那里。我冲进大队部,豆豆和张宏、姜作寿在那里争论。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气呼呼地对张宏等人说了小张的电话,然后说:“情况十万火急,最多不超过十分钟,上面的汽车就要下来了!部队为什么还没有行动?为什么还不进行阻拦?……”张宏说:“我已经派了先行车去机场了,有的部队还没有调来,是不是汽车出故障了?电话也打不通……”(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我知道事情真的来了。在这个时候,林立果不敢放枪,但我怕他用刀捅我。我就把枪揣在兜里,赶快跑到大队部找姜作寿,让他赶快组织几个人先把机场看管起来。姜作寿很快选好人,叫区队长黄树忠带队去,我没有同意,我让副大队长于仁堂去。于仁堂带着八名战士,坐上大屁股吉普先去机场。走时太匆忙,没想到带电台,以至最后无法联系。(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豆豆建议从反方向派部队拦截。向北京请示,还是迟迟得不到答复。而且张宏接电话后,突然变了态度。张清林回忆:张宏叫我别在这里指手划脚。我气坏了,都要发生火并了。一转眼张宏又不见了,回来后他不慌不忙当着我们许多人的面给北京打电话。只听见他说了一句:“他们刚才说不过十分钟,汽车就要走了。”接着他频频点头,“是是是……”放下电话,张宏慢条斯理地对我们说:“中央指示你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张宏的声音很大,屋里所有的人都听见了,这句话我记得非常清楚。豆豆冷静地问:“谁下的命令?”没有回答。杨森在一边恳求张宏说:“飞机上了天,黑乎乎的,你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真是咄咄怪事!叫我们跟着上飞机,这大概是早就定了的,可是早不说迟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并且是在部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情况下,叫我们跟着上飞机!这又是为什么?我们至今也不清楚。我气愤极了,往值班室的床上一坐,对张宏说:“我这样找你们,这样苦苦请求你们采取措施,你们就是不听,李文普也调动不了你们的部队!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质问张宏:“为什么叫我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这是中央指示。”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又质问:“中央是谁给你们下这样的指示?要我上飞机,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上!我坐在这里就是不走了!要上,你们自己上!”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又反复问:“到底是谁叫我们跟着上飞机的呀?”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他说:“中央。”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问:“你刚才同哪位领导通的电话?”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他又不吭声。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进一步问:“刚才是不是张耀祠的电话?”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非常勉强地点了点头。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据我所知,在北戴河的8341部队的上级是张耀祠,张耀祠的上级是汪东兴,张耀祠和汪东兴多年来一直在毛泽东身边。于是,我指着面前的电话机,急切地要求张宏立即在这里给张耀祠挂个电话。他不挂,我催促他几次,他还是不挂。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边抓住话筒,一边对张宏说:“你不挂,那我就挂了。”他一听马上动手抓过话筒向北京挂电话,说了声“挂通了”,就把话筒递给我。可是我呼喊了几声,也无回音,只听见总机说:“是叶主任吗?”我含糊地哼了一声,总机说:“总理正在开会,马上就来了。”接着我听见总机不断地呼叫“叶主任,叶主任……”我没吭声。总机又说:“怎么回事?没声音了?”我立即放下话筒,对张宏说:“电话没打通,请你再向北京挂电话。”张宏慢吞吞地对张耀祠说:“叫他们跟着上飞机,他们怎么也不肯。……”我无法再听下去,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话筒,对张耀祠简单地报告了一下紧急情况,强调说林彪是被骗的,不是要跑等等。现在情况十分紧急,请求他下命令叫部队拦阻……张耀祠答应着。我不断地急促呼喊:“张团长!求求你现在就下命令!现在就下命令!一分钟也不能耽误了!”他还是“嗯……嗯”,接着他说他要再请示。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我们第四次请求。(参见《林豆豆关于九一三事件的回忆》)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耀祠回忆:警卫另有飞机,我没有叫姜作寿他们上飞机,那一架专机就是林彪一家子。让林豆豆上飞机更不可能,我怎么叫她跟着走?(采访中央警卫局局长副张耀祠笔记,2003218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可是,当时屋子里不止一个人。我与张宏的所有对话,都不是单独谈的,先后有刘吉纯、杨森、张清林以及姜大队长、曹中队长等8341部队的干部战士在场。(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年10月11日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豆豆趴在桌上哭开了,很快又站起来,坚定地说,我死也不走,要走你们走。我把从战士手里“抢”来的枪推上子弹,叫张参谋马上跟北京联系,一直没声音,豆豆夺过电话,中间冒出汪东兴的声音“早找我不就好了”?再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她把话筒摔了,这时外面的枪声响了。(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红旗”马上就要冲下来了 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值班室里的人越来越多,群情鼎沸。8341部队如曹中队长等干部和战士卷着袖子,提着枪,急得嗷嗷叫,跳着喊着,还不下命令冲上去,就来不及了!我们可要冲上去了,冲上去了……快下命令吧!副团长!副团长──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却始终没有答应让他们冲出去。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挥舞着拳头对张宏说:“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你们再也不能犹豫了,汽车马上就要开动了,如果由你们放跑了,党和人民决不会容忍你们!在这关键时刻,要是你们不拦住,一切严重后果由你们负责!……”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火了:“请你们不要在这里指挥!我们要听中央的!”(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我禁不住哭喊着:“中央?首长的安危你们可以不管!难道你们连党和国家也不管了?!你们开始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求求你们拦住吧!副团长……你们要再不采取措施,叶群就要把首长带走了啊!”(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再次向北京报告:“他们已经调汽车了,我们怎么办?”张耀祠说:“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他们走时,你们要跟上他们,要特别注意他们去的方向。”张耀祠回忆:因为这时还没有报告毛主席,中央还没有指示,我只能交代张宏注意去的方向。(采访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张耀祠笔记,2003218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司机杨振刚发动了高级防弹的“大红旗”,叶群和林立果架着林彪就坐进去了。还有一种说法是林彪自己上的车。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沛丰抱着公文包也挤了进去。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小陈和小张看见李文普也坐进车里,不知如何是好。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3点40分,在林彪别墅值勤的警卫战士用电话向大队部报告,现在他(林彪)出了房门,向防空洞走去……现在,他在防空洞前上了红旗车……现在,汽车开出去了……(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耀祠刚放下电话,张宏的电话又来了,说林彪他们出来了,刘沛丰手里提着四个皮包,先上车,林立果、叶群、林彪都上了车,李文普上车后汽车开走了。(采访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张耀祠笔记,2003218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林彪内勤张恒昌立即给58楼打电话,正好豆豆在,说“他们都走了,什么都没带”。这时,在值班室的曹中队长等干部战士冲着张宏纷纷嘶喊:“副团长!副团长!一辆黑车从上边下来了!……现在还不叫我们冲上去,还等什么时候?!……”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车很快就要下来,我大喊:“赶快采取措施!要是不拦住,不保证林副主席的安全,被林立果绑架走了的话,你们都会遗臭万年!”话还没说完,“大红旗”就下来了,也就是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山间伸手不见五指,只见一辆“大红旗”打着刺眼的前灯,顺着狭窄的公路高速冲下山。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近30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上了卡车。姜作寿站在驾驶台的踏板上,宣布首长被林立果、刘沛丰“劫持”跑了,我们去拦截。还没讲完,大卡车就开动了。(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路上,大卡车没有见到“大红旗”的影子。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因为周恩来在下令封锁机场的同时,说林彪要走,就以夜航不安全加以劝阻。所以,当“大红旗”离开96楼一路冲下山时,大队长姜作寿站在大队部门口的路中间,做出紧急停车的手势,大喊“停车,快停车”!他要执行周总理“劝阻”的指示。但“大红旗”太“凶恶”,鸣着短促的喇叭,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又是下坡,“狂风”一般冲来,姜作寿一看情况不妙,马上跳到一边,“大红旗”擦着他的衣服冲过去,差点压到脚,好玄呀。以后李文普说:“我也怕撞上你,你不躲真有危险。”姜作寿说:“我不躲,我傻呀?”(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队部的哨兵冲进来报告……在值班室的干部战士完全自发地纷纷冲了出去。张清林火了,把队长一脚踢倒,抢过一支手枪,和中队长萧奇明一块往外冲。(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51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只剩下张宏和一个参谋在屋里……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恒昌回忆:打完电话,我从96楼出来,就听到58楼附近响起了枪声。(参见《林彪内勤公务员张恒昌关于九一三事件的揭发材料》)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突然很近的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大红旗”的车速明显减慢,并刹住了车,李文普就是在离大队部门口约30米的地方下车的。这应该是进行拦阻的好机会,特别是对8341部队这样训练有素的中央警卫部队来说,枪声就是命令,虽然张宏没下命令,但枪一响,所有的战士都站起来,恰在这时,中直机关来了一辆大卡车,姜作寿大声命令上三个分队。(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但是张宏并没有下命令。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就在张耀祠在电话里对我说再请示时,我立即报告了红旗车从96楼下来,开过大门口,接着枪响等紧急情况。我一直拿着话筒没有中断电话,哭喊着请求他立即命令部队从反方向阻拦!并封锁山海关机场!我说:“现在就采取措施!时间还完全来得及!”我还具体对他说了山海关附近有海军、野战军和地方等部队。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我们第五次报告和请求。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耀祠听后说了一句:“那就先叫他们快追吧,我马上再去请示。”我随即把话筒交给了张宏,张宏和张耀祠说了几句话后,就边扎腰带,边跑出去了。我拿着话筒,等着张耀祠的请示……我对着话筒不断地呼唤着,但毫无回音……我一边等着,一边用另一架电话给96楼打电话,叶群内勤孙忠堂接了电话,他说人都冲出去了,房子里没有几个人了。我要求他告诉留在家里的人马上组织起来,都带上枪,保护房子和东西,维护现场。(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近30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上了卡车。姜作寿站在驾驶台的踏板上,宣布首长被林立果、刘沛丰“劫持”跑了,我们去拦截。还没讲完,大卡车就开动了。(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年10月20日)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路上,大卡车没有见到“大红旗”的影子。S5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