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兵团战友新编《三字经》

时间:2014-04-17 22:44:10  来源:青岛知青网  作者:

 

文革初,世道变,斗争近,文化远。批海瑞,评罢官。
继而之,三家店。讨邓拓,倒吴晗。清华附,走在前。
红卫兵,马当先。首发起,圆明园。写三论,谈接班。
毛主席,写复函。曰马列,千千万。归一句,是造反。
如醍醐,当头灌。应声起,青少年。爹英雄,儿好汉。
破四旧,摘牌匾。大学生,搞夺权。大字报,贴校园。
闹停课,搞串连。天安门,等接见。中小学,校门关。
无所事,到处钻。看武斗,抢传单。新北大,井冈山。
攻大楼,断水电。挖地道,土炸弹。楼上扔,暖气片。
挨了砸,抱头窜。进清华,瞧新鲜。推校门,烧会馆。
王光美,台上站。乒乓球,当项链。一折腾,近两年。
工宣队,来接管。临发配,傻了眼。这才知,被人涮。
六九届,老高三。青春期,不得闲。没学上,自己玩。
热带鱼,称神仙。黑玛丽,红蓝剑。养鸽子,挥竹竿。
琉璃瓦,庙顶掀。半导体,自己攒。二极管,单双联。
自己焊,线路板。矿石机,最简单。八个管,是牡丹。
外国歌,两百篇。赶时髦,听唱片。莫斯科,郊外晚。
山茶树,把我盼。飞军帽,练贼胆。拍婆子,更抢眼。
学喝酒,练抽烟。过滤嘴,吐烟圈。传复课,回校园。
闹革命,很简单。天天读,大批判。政治课,老三篇。
前门进,后门颠。遛天桥,逛西单。眨眼到,六九年。
红卫兵,使命完。老人家,掀巨澜。说农村,天地宽。
让下乡,让上山。全社会,总动员。凭热情,不用劝。
报了名,户口迁。领棉袄,缝被单。帆布箱,塞个满。
六九届,连锅端。八九十,仨月间。有内蒙,有云南。
黑龙江,纯兵团。呼啦啦,鸟兽散。这一去,十年还。
南宣武,北海淀,东通州,西香山。九十九,一二三。
甘家口,玉渊潭,人大附,清华园。立新中,加通县。
永定门,火车站。送行人,堆成山。挥语录,红成片。
喊口号,响连天。车窗前,百味煎。相望眼,泪涟涟。
儿去也,莫牵连。分两地,保平安。这一路,整三天。
北戴河,山海关。沟帮子,大虎山。哈尔滨,经北安。
到达地,德都县。车站名,二龙山。辖一师,属六团。
一零六,收信点。月光稀,星星闪。昏暗灯,三两盏。
卸行李,压双肩。地上泥,到膝前。尤特吼,汽车喘。
左右晃,上下颠。前排的,抓栏杆。后面的,扶双肩。
黑压压,一大片。分不清,北和南。到达后,迷瞪眼。
大车库,在面前。几十人,如鱼贯。上下铺,立两边。
每人宽,二尺半。刚刚够,把被摊。看窗外,阴雨绵。
一询问,已月半。连长到,把命颁。康拜因,难动弹。
夺粮食,下麦田。知青们,去胜天。一个人,一把镰。
脸朝地,背冲天。雨水浇,冷风灌。从清晨,割到晚。
分不清,雨和汗。蚊子咬,小咬钻。包住头,再熏烟。
回宿舍,洗又涮。湿衣服,挂一边。明早起,接着穿。
割大豆,把腰弯。一条垄,连天边。到地头,全身瘫。
割破手,受感染。破伤风,起红线。喝脏水,住医院。
得肝炎,全连传。命旦夕,一线悬。脱豆谷,走荒原。
风雪夜,无阻拦。烧麦秸,火点燃。胸前暖,背后寒。
炒黄豆,用铁锨。捉田鼠,跑得欢。远处狼,闪绿眼。
年纪小,傻大胆。选麦种,倒三班。克刚号,六零凡。
颗粒肥,赛力散。尿素肥,硝酸铵。锄大地,夏日炎。
趟和铲,要三遍。收工时,暮色暗。倒床上,泥一滩。
禾下土,头上汗。皆辛苦,盘中餐。旧唐诗,新体验。
识农苦,思想变。康拜因,鏖战酣。战天地,连轴转。
上纲要,追亩产。黄河岸,长江边。四五八,成关键。
舍成本,忽核算。扛麻袋,上跳板。二百斤,拱上肩。
打挫子,扬木锨。交公粮,搞会战。水银灯,不夜天。
年复年,成奘汉。十月底,沤麻秆。伐塔头,压七天。
浑身抖,直打颤。喝白酒,驱严寒。扑山火,小兴安。
进老林,入深山。行百里,走泥丸。喝雪水,就饼干。
送粪肥,在傍晚。女拉套,男驾辕。牛和马,歇一边。
人的命,不值钱。去伐木,选壮汉。蘑菇头,大小肩。
顺山倒,大声喊。最重要,是安全。纳莫尔,河套畔。
拉沙子,搞基建。大烟泡,白毛汗。几惊魂,车子翻。
修水库,新建点。埋炸药,放雷管。排哑炮,没经验。
知青血,荐轩辕。干打垒,拉合辫。盖房子,烧窑砖。
挖地基,画白线。打石头,锤抡圆。豆腐渣,发霉面。
大茬子,永不变。不留客,主咸淡。最珍贵,病号饭。
打秋风,下小馆。龙山白,溜肉段。吉菜粉,炒肝尖。
搜遍兜,囊羞软。梦来日,能有钱。精神上,大会餐。
东来顺,丰泽园。一百块,吃不完。唯过节,有改善。
杀头猪,管半年。买毛嗑,来解馋。一毛钱,一茶碗。
宣传队,自己编。说相声,打快板。数来宝,三句半。
起歌舞,调管弦。无巴松,有二阮。红灯记,威虎山。
阿庆嫂,南霸天。八个戏,是样板。看电影,演露天。
银幕下,坐两边。放映机,跑单片。俱乐部,路太远。
森林火,起越南。卖花女,自朝鲜。看不见,有战线。
摘苹果,歌声甜。多瑙河,波浪蓝。三角洲,警报传。
死不屈,快上山。留脚印,阿尔丹。国产片,老三战。
侦察兵,磐石湾。周挺杉,创业艰。青松岭,张万山。
有报读,没书看。有几本,早翻烂。萧长春,艳阳天。
金光道,高大全。偶然得,偷着翻。唐宋词,古文观。
家春秋,雾雨电。西厢记,镜花缘。外国书,私下传。
莫泊桑,惠特曼。茶花女,基督山。被查到,挨批判。
写情书,把爱谈。送相片,情意绵。剥唐诗,李义山。
相见难,别亦难。东风弱,百花残。丝方尽,似春蚕。
不成想,被偷看。当教员,是反面。夜演习,昼拉练。
设埋伏,藏猪圈。查户口,两更半。最诡异,信号弹。
探亲假,卡得严。假电报,常出现。母病危,见速还。
蹭火车,京哈线。到北京,廿六元。躲查票,谈经验。
北京城,难闯关。提前下,丰台站。走后门,把军参。
凭关系,搞特权。听诊器,方向盘。若没有,望洋叹。
上大学,要推荐。不完全,凭表现。领导说,最后算。
送了礼,更保险。抽根烟,解心宽,解馋懒,解腰酸。
团首长,抽牡丹。老职工,用纸卷。知青们,居其间。
两毛八,迎春烟。有工资,卅二元。够吃喝,不够穿。
六一八,建兵团。曰抗击,帝修反。连屯垦,带戍边。
称序列,以备战。北纳河,南北安。西五池,东龙山。
司政后,团机关。五个营,六十连。收知青,约一万。
抓革命,促生产。班排长,党团员。那年头,凭实干。
理论组,报道员。批林孔,学毛选。倡扎根,六十年。
离现实,难实践。评儒法,受蒙骗。阴阳错,习古典。
刘禹锡,玄都观。柳宗元,论封建。批法权,内藏奸。
要限制,小生产。造舆论,为抢班。看不清,上贼船。
办病退,把城返。显神通,赛八仙。照透视,藏铁片。
体温计,用手弹。高血压,犯癫痫。胃溃疡,脉管炎。
心脏病,攻心翻。肺结核,加哮喘。美涅尔,甲乙肝。
大骨节,自克山。开证明,去北安。进北神,要过电。
回城后,就业难。耻在家,吃闲饭。找门路,遭白眼。
踏破门,知青办。包羞辱,是儿男。临时工,凑合干。
烧锅炉,修水管。当个体,摆地摊。为求职,补习班。
自提高,常充电。下班去,深夜还。时不济,命多舛。
不尤人,不怨天。处涸辙,以犹欢。失东隅,固可叹。
收桑榆,亦非晚。当教授,进学院。当博导,站讲坛。
或从政,或为官。司局长,国台办。多数人,基础浅。
方程组,难解全。幂一次,限二元。只能上,夜电函。
得文凭,是大专。下过乡,受过难。这碗酒,做铺垫。
任何酒,都能干。不耻后,不荣先。行得正,做得端。
行耳顺,情弱冠。求无愧,心坦然。千林暗,百卉殚。
研朱墨,作春山。兵团史,越十年。时间久,逾抗战。
受牵连,家千万。人十亿,不团圆。一代人,学业断。
青春逝,难补还。治大国,烹小鲜。穷折腾,难久安。
迷途返,幸甚焉。痛定思,史可鉴。忆旧事,避重演。
逆潮流,莫再现。当年情,实可圈。有两比,前车鉴。
格瓦拉,殉信念。死如归,视等闲。吉珂德,抗自然。
战风车,被打翻。驹过隙,舜忽间。夫子曰,逝如川。
四十年,一转眼。白首短,不胜簪。老益壮,穷且坚。
宁静远,淡泊恬。龙山情,剪不断。知青结,理还乱。
携儿女,忆苦甜。几十人,返乡团。见老乡,话当年。
吊遗踪,一泫然。拉家长,话里短。多少事,付笑谈。
月当空,照无眠。人长久,共婵娟。聚战友,作奉献。
三千人,汇北展。开晚会,建网站,写回忆,出光盘。
写至此,喟然叹。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作此篇,记六团。三字经,全文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