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我的姐妹我的情》系列之二 哈尔滨知青孙艳

时间:2011-03-25 21:33:47  来源:  作者:杨大丰

孙艳生于1950年(具体生日不详),1970年5月28日遇难牺牲,享年20岁。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艳是我们织网班副班长。她个子不高,体格微胖,嘴巴噘噘着,笑颜时一对小sy.jpg虎牙俏皮地突出来,她爱说爱笑,爱动脑子,遇事也爱较真儿地问个“凭什么”“为什么”,她是我们班公认的“参谋长”。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她跟许淑香是发小儿、同学,她们俩个形影不离,但她大不如许淑香的为人处世。她遇事不吃亏,她的嘴巴特别能说,有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艳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儿,她在我们织网班的技术也算数一数二,但谁要超过她,她一定要撵上去。北京知青李金凤心灵手巧,在织网上金凤一度拔得头筹,象我除了羡慕外,也就只有自叹不如的份儿。而孙艳不服气,她暗地里憋着一股劲儿,一定要比试比试。为了节约织网时上梭线的时间,她利用休息时间提前把梭线上;为争取时间她宁可少喝水少上厕所也要争个第一。当年连队评个先进或表扬什么的好事,她都要去争,可大家总是一致选举许淑香,为这孙艳没少给许淑香脸子看。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艳爱计较,气度小,当年我们朝夕相处,我能感觉到她跟刘毓芳总是咯咯棱棱的,两个人在一起总是互不对眼,爱闹点小意见,许淑香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说谁都得罪不起。我虽然不知道其中缘由,但我还是向着刘毓芳,总觉得是孙艳不厚道。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时我就知道她跟打鱼排的杨和国是表兄妹,她常常去找杨和国,在那个年代青年男女之间是很避讳相互接近的,因为她们是兄妹大家也都不说什么。出事后我才知道,她和杨和国是恋人关系,是两家老人撮合并认可的。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70年的3月孙艳、李金凤、俞宏茹调到9连去组建织网班。9连在我连上游约40里地的地方,当年没有直通公路,只能坐船或绕道孙吴,来往很不方便。当年孙艳是一百个不愿意去,但她是副班长,9连要求必须有一个领导过去。我揣测当年刘长发排长也是很为难,让许淑香去他肯定不愿意,毕竟许淑香比孙艳好使唤,让孙艳去,他又不忍拆散一对恋人,这事拖了很久,最后刘长发还是做出让孙艳过去的决定。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艳心眼多,主意正。她没有拿走箱子之类的行李,好留下借口以回来取衣物与杨和国约会。后来9连对她们总要请假往连队跑很有意见,强行要求她们5月份这次回来必须把箱子拿到9连,以此断了回41连念想。刘长发知道后,拖延了本应5月中旬回家探亲的时间等孙艳她们回来给她们送行。孙艳她们回来后刘长发跟连里谎称是去鱼点补网,他是好意:一方面让孙艳给住在鱼点的杨和国拆洗被褥,另一方面给我们做在连队吃不上的大黄鱼丸子(大黄鱼很难打捞到,即便打到也要先上贡给营部。刘长发早就许愿给我们做这种鱼丸子),这样我们才有去鱼点补网的事由和遇难契机。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艳遇难后,她的父母和杨和国的父母都来连队处理后事,家长在连队熬了十几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日子,最后失望地于6月18日离开连队,家长们前脚走,后脚6月20日刘毓芳就漂上来,大家都说这是孩子们不忍让父母看到她们的惨象。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艳是织网班几个姐妹中最惨的,她的遗体漂流到一个争议岛,该岛荒无人烟,每年夏季涨水,鱼儿随江水来到岛上,落潮时来不及退回江里鱼儿就晾晒在岛子上,附近的老百姓会去那里捡拾鱼干儿。孙艳就是这样被发现的,当时她尸首不全,五脏六腑被野兽掏空,脑袋和躯体也分了家。就凭着她背包中有我们连食堂饭票知道是我们连的人。杨和国和孙海宁艰难跋涉才走到争议岛,根据残缺的衣服,杨和国断定是孙艳。当时无法把孙艳带回来,杨和国只能把孙艳的遗骨收拢起,当地点火焚烧,然后装在一个麻袋里背了回来,因为烧得不彻底,背麻袋的孙海宁还把棉袄后背烧了一个大窟窿。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今年6月6日原41连战友在天津蓟县盘山聚会,我通过哈尔滨的武海云找到杨和国的电话并与他联系上,我们共同参加了7月23日在一架山下的揭碑仪式。杨和国告诉我,孙艳牺牲后他认孙艳母亲为干娘并一直照顾她,为老人养老送终,他跟孙艳的弟弟一直保持联系,两家走动频繁且成至交。bS6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