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马年趣说马

时间:2010-02-09 08:46:40  来源:在陋巷 管寿义博客  作者:管寿义

    2014 年 1 月 31 日进入农历甲午年,是马年。在下乡的岁月里,我曾经有过不短的时间在四连的马号干活,是个马倌。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的西南角是马牛猪的集中地。按文化人拽文的说法,应该叫马厩牛棚猪圈才对,但东北人实诚,一律以“号”称之:马号、牛号、猪号。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1 年我重回农场的时候,马号、牛号、猪号这些“老字号”已经找不见了。牛马一去不复返,黑土庄稼绿油油。 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马号里约有几十匹马。按毛色分,有白马、黄马、黑马、大青马、枣红马,等等。按岁口分,成老中青三结合梯队,结构十分理想:既有识途的老马,也有壮年的马,还有小马驹儿。按性格分,既有低眉顺眼、温顺老实,人叫干啥就干啥的,也有脾气暴烈、桀骜不驯的,还有偷奸耍滑,看人下菜碟子的。按性别分,既有儿马子,也有骒马。在农场时我还听到过一句话:“骒马上不得阵”。如果骒马上阵,那就没办法排兵布阵了。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这几十匹马中十几匹是役马 —— 正当年干活的马,其余的是散马。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有三四挂马车。北大荒的马车那才叫一个气派、威风:三匹拉套,一匹驾辕,驾辕的马叫辕马。说真格儿的,我没见过全国各地还有比咱北大荒更气派的马车。在来回北大荒的火车上,常见河北山东一带的公路上有小驴车,可怜就一头孤零零的小毛驴忍辱负重。我甚至还见过人驾辕、驴拉套的车,也闹不清那种车的准确叫法到底是个啥?  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马年趣说马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大荒马车的“标配”)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马的一生都站着,睡觉也不例外,不像老牛那样非得趴在地上倒嚼。马睡觉的时间非常短,眼皮耷拉着,打个盹就是一觉,打个盹又是一觉,非常警觉,属于少睡多次。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如果马站不起来了,说明那匹马快寿终正寝了或病入膏肓了,但马儿在外面撒个欢儿、打个滚儿除外,那是它心里高兴。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马高兴的时候爱打响鼻,咴咴的叫。马的叫法有专门的动词:“嘶”。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黄河大合唱》的歌词是“风在吼,马在叫”,我猜度说“马在叫”是一种口语化,主要是为了和后面的黄河在咆哮、河西山岗万丈高、河东河高粱熟了、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游击健儿呈英豪、挥动着大刀长矛等押韵的需要。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龙吟、凤鸣、狮吼、虎啸、狼嚎(亦作嗥)、猿啼、犬吠、马嘶,等等,一一对应,不能错换。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还记得在小学的课文里曾经学过“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的所谓“俗话”。分场的马号由原国军上校张铁铮常年打夜班喂马,不仅喂“夜草”,还经常加点麦麸子、豆饼啥的犒劳犒劳,分场的马伺候得不错。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现在回想起来,给十来岁的孩子灌输“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的理念有误人子弟之嫌,现如今的很多贪官没准就是小时候受此影响,根深蒂固了。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有点扯远了,好像“马屁股上挂掌 —— 离题(蹄)太远”,就此打住。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写于 2014.2.7 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特别感谢:文中照片由荒友柴三胜提供,谢谢!qQ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