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马年趣说马——管寿义

时间:2014-02-09 22:55:33  来源:在陋巷 管寿义博客  作者:管寿义

    马年趣说马

     2014 年 1 月 31 日进入农历甲午年,是马年。在下乡的岁月里,我曾经有过不短的时间在四连的马号干活,是个马倌。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的西南角是马牛猪的集中地。按文化人拽文的说法,应该叫马厩牛棚猪圈才对,但东北人实诚,一律以“号”称之:马号、牛号、猪号。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1 年我重回农场的时候,马号、牛号、猪号这些“老字号”已经找不见了。牛马一去不复返,黑土庄稼绿油油。 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马号里约有几十匹马。按毛色分,有白马、黄马、黑马、大青马、枣红马,等等。按岁口分,成老中青三结合梯队,结构十分理想:既有识途的老马,也有壮年的马,还有小马驹儿。按性格分,既有低眉顺眼、温顺老实,人叫干啥就干啥的,也有脾气暴烈、桀骜不驯的,还有偷奸耍滑,看人下菜碟子的。按性别分,既有儿马子,也有骒马。在农场时我还听到过一句话:“骒马上不得阵”。如果骒马上阵,那就没办法排兵布阵了。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这几十匹马中十几匹是役马 —— 正当年干活的马,其余的是散马。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有三四挂马车。北大荒的马车那才叫一个气派、威风:三匹拉套,一匹驾辕,驾辕的马叫辕马。说真格儿的,我没见过全国各地还有比咱北大荒更气派的马车。在来回北大荒的火车上,常见河北山东一带的公路上有小驴车,可怜就一头孤零零的小毛驴忍辱负重。我甚至还见过人驾辕、驴拉套的车,也闹不清那种车的准确叫法到底是个啥?  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马年趣说马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大荒马车的“标配”)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马的一生都站着,睡觉也不例外,不像老牛那样非得趴在地上倒嚼。马睡觉的时间非常短,眼皮耷拉着,打个盹就是一觉,打个盹又是一觉,非常警觉,属于少睡多次。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如果马站不起来了,说明那匹马快寿终正寝了或病入膏肓了,但马儿在外面撒个欢儿、打个滚儿除外,那是它心里高兴。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马高兴的时候爱打响鼻,咴咴的叫。马的叫法有专门的动词:“嘶”。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黄河大合唱》的歌词是“风在吼,马在叫”,我猜度说“马在叫”是一种口语化,主要是为了和后面的黄河在咆哮、河西山岗万丈高、河东河北高粱熟了、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游击健儿呈英豪、挥动着大刀长矛等押韵的需要。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龙吟、凤鸣、狮吼、虎啸、狼嚎(亦作嗥)、猿啼、犬吠、马嘶,等等,一一对应,不能错换。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还记得在小学的课文里曾经学过“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的所谓“俗话”。分场的马号由原国军上校张铁铮常年打夜班喂马,不仅喂“夜草”,还经常加点麦麸子、豆饼啥的犒劳犒劳,分场的马伺候得不错。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现在回想起来,给十来岁的孩子灌输“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的理念有误人子弟之嫌,现如今的很多贪官没准就是小时候受此影响,根深蒂固了。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有点扯远了,好像“马屁股上挂掌 —— 离题(蹄)太远”,就此打住。   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写于 2014.2.7 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特别感谢:文中照片由荒友柴三胜提供,谢谢!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农场也有自留地  

    记得分场的自留地有好几处,按就近的原则分配,公路的西面就有一块,从分场龟背形的“中央大道”越过公路就有。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分场的自留地根据每户人口的多寡按“垄”分配,人口多的人家可能有两三根垄,人口少的人家可能只有一根垄。每条垄的地头插着木橛子,上面写着各家户主的名字,但不久就被家属自己拔了,觉得不好看,再说每家每户都认得自家的垄。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自留地让职工家属丰衣足食,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家属在自留地里既种粮食作物也种蔬菜,大豆、苞米、饭豆(学名芸豆)、豆角、不留客、大头菜等,种得最多的还是土豆。家属吃菜从来不花钱,他们的蔬菜还一部分种在自家宅前屋后,这在南方好像叫“十边地”。所谓“十边”,就是指路边、沟边等大田之外的小块土地。北大荒地块都贼大,即使是“十边地”,家属种的蔬菜也吃不完。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大荒的黑土地肥得流油,当地人说话,你往地里插一根木橛子,它都能长出一棵大树来!所以家属们不像南方人那样精心伺弄自留地,种下去了也不怎么管,但庄稼蔬菜都长势喜人,特别是秋天的土豆,好像永远也起不完。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每到秋天,如果又赶上是连队放假,家属自留地就分外热闹,好多知青都去帮关系不错的家属收土豆,捡的捡,装的装。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家属自留地里来帮忙的知青多,也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头儿脑儿家的自留地里知青最多,好些都是不请自来,这种帮忙多数属于“上竿子”,剃头挑子一头热,对不起,家属不管饭。与知青关系不错的一般家属自留地里的知青也不少,他们通常管饭,晚上大马勺一尥蹶子,小酒盅一捏,几个人盘腿炕上一坐,天南地北地唠上,越唠越近乎。倒是家里缺少劳动力的自留地里知青最少甚至于没有,最凄惶。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最奇怪的是有一部分职工,其实他自己啥也不是,但拿知青豆包不当干粮,好像知青欠包子还窝窝头似的,指派知青帮他们的忙,不仅不管饭,还说他们活儿干得不够利索。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有一年秋天我也曾经帮一户普通职工起土豆。我的活儿是拿个柳条土筐检土豆,满了走个二三十米倒在一堆,接着再检。职工家属感谢不尽,非让我晚上上他们家吃饭。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是抱着见识见识家属们是怎么秋收才来的,既是“帮忙”,更是“帮困”,不是贪嘴,而是图个新鲜,看看土豆起得差不多时就先走一步蹽回食堂吃饭了。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写于 2014.1.23   腊月廿三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你办事,我放心!” 

    1976 年 10 月,“四人帮”被粉碎了,英明领袖继承了遗志。又过了一段时间,连里几乎天天晚上紧张地组织大家伙开会学习,读报,传达中央文件,密级是传达到群众。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要说连长指导员传达中央文件的认真劲儿那可真不含糊,关键地方连标点符号也一个不落地给念出来。比如,文件念到某处,连长或指导员接着念道:“括号,毛 - 主席插(连长或指导员嘴里的“插”念第三声)话:还是要团结,不要搞分裂。括号完了(liao,第三声)”。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报上宣传说毛 - 主席对英明领袖给予了极大的信任,曾经给英明领袖写过三张纸条,其中一张是“你办事,我放心”。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现在所谓的复印件在当年的中央文件上还叫“影印件”。那每一份文件都是有编号的,听说传达完了就得上交,可惜群众无缘见到那张纸条的影印件。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传达的所有内容和精神我们都竖着耳朵仔细听,生怕落下一个字,散会了还要嘀嘀咕咕议论好一会儿才睡。尤其是一句“最高指示”让每一个人都记清了,那就是:“你办事,我放心”。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自这句“最高指示”传达以后,连队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变得肝胆相照了。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天连长布置工作:“明天,一排给我派人上场院灌袋装车,得装出去 5 个车。”一排长有点挠头,人手不够呀,太吃紧了。连长马上说:“我还不知道你们一排?要么不干,要干起来就嘁里咔嚓,就这么的了。你办事,我放心!”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会场响起一片笑声,一排长临危受命。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冬天,大多知青都回家探亲了,也有少部分不回家的。不回家的往往会托回家的捎带点东西。语重心长,叮嘱再三,回家的则再三拍胸保证:“我都记下来了,放心吧,一准给你带到!”不回家的拍拍对方的肩膀说:“你办事,我放心!”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有一回我到场部办事,伙伴托我上邮局帮他汇一笔钱。我将钱藏在贴身的衣兜里说:“到了场部我先到邮局给你把钱汇了,你就放心吧。”伙伴平时话不多,那天也给我整了一句:“你办事,我放心!”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最有趣的是冬天上食堂买饭也算是个苦差事,有不愿跑一次食堂挨冻的、有打牌正酣的,有正要做美梦的,往往就托人捎带。如果托到我,我都要问清楚买几个馒头几份菜。谁知他们往往潇洒地一挥手: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看着办!你办事,我放心!”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虽说顶着凛冽的寒风来回食堂一趟不是个美差,但被人信任、与英明领袖的政治评价相同(享中央级),严寒算个啥?!抗严寒化冰雪我胸有朝阳,真想先找个背风的地方偷着乐一会儿再上食堂!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写于 2014.1.20 今日“大寒”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更多博文请看“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点击进入)

 QEc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