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改变命运的四个月——记1978年高考

时间:2010-02-05 12:41:41  来源:  作者:熊希明

      在北大荒当了八年猪倌之后,1977年我终于被“困退”,返回了朝思暮想的故乡——北京。那年我23岁,文化程度:小学。技术专长:喂猪。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回京后的最初几个月,我经常去的地方就是街道办事处。那里的办公室、院子里天天挤满了从各地返京的知青。大家都拥在那打探消息、寻找工作。我跑了几个月,虽然想尽办法,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一份工作。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待业了数月之后,我遇到我的小学老师——贺老师。她热情地介绍我到银燕小学去做临时工,每天报酬一块钱,我欣然前往。那所小学的音乐教师病假,让我去给低年级的小学生代上音乐课。幸好在北大荒的那些年,我一直在自学手风琴。虽然音乐课用的是钢琴,但也能凑合弹出个调。就这样我开始天天弹着琴,教小学生们发声、唱歌……。每天和纯真的孩子们在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使我越来越喜欢教师的工作。我真想一直这样教下去。但对于我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临时教师,我随时都可能被替换或清退。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78年春天,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77级大学生进入大学校园。在他们的感召下,我也决心试试——参加78届高考。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是69届初中毕业生。名义上是初中,但那几年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天天不是搞运动,就是下乡学农、下厂学工。文、史、地、数、理、化,这些文化课从没有上过,文化程度只有小学水平。离高考只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了,如何补上初中、高中六年的知识?考虑到文科考试科目是数学、语文、政治、历史、地理,相对容易些,我准备报考文科。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先主攻数学,没有人教,我只好借了几本初中、高中的数学课本和几份考试卷子,硬着头皮自学起来。数学课本上那些公式、定理、图形、函数……经常搞得我是一头雾水,又无人可问,无奈之下我只好一行一行地背数学定理、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抄记数学例题和考试题的解题方法,生吞活剥地把这些数学知识死背下来。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给自己制作了学习计划。每天自学13个小时。我住进学校教学楼顶层西北角的一间小屋,每天上完四节音乐课之后,就躲在这间小屋里复习。一到晚上空荡荡的教学楼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小屋炎热,臀部起满痱子,只好跪在椅子上学习。着急上火,眼睛长了很大的脓肿,用一块热毛巾捂着直往外流脓的眼睛,用一只眼看书。先是左眼肿,后是右眼肿。真是庆幸!如果两眼一块肿,就看不成书了。苦学了将近四个月终于把初中、高中的数学课本大致背了下来。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此时已临近高考,我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开始狂背政治、地理、历史。我跑到学校附近的运河,在河堤上一连几个小时来回走着,嘴里还不停地念叨。我的奇特举动引起了路人的注意。有位大妈看到我在运河边久久徘徊,担心我要去跳河,冲到我面前对我大声说:姑娘,你怎么了?可千万不要想不开!我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运河。很快我又发现一个清净的好地方。在学校后面有一个废弃的大土坑,滑到坑底,别人看不到,没有外人的干扰,可以安心地背书。在这个大坑里我用了两天背政治;各用了一天半的时间背了历史与地理。语文实在是没有时间,一天也没复习,只有碰运气了。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高考的前一天晚上,我一改往日半夜两点睡觉的作息时间,破例10点就上床休息,结果那个夜晚翻来覆去总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我晕头晕脑地骑了四十多分钟自行车赶到立新中学去参加高考。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一门考政治。小学毕业后,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参加过考试。刚开始考试时,我紧张得手直发抖,大脑一片空白,字都写不成。过了好一阵子才能写字,我稀里糊涂地答了考卷。第二场考语文。竟然没考作文而是改编一篇文章。我平时最怕写作文,这回可真是庆幸。尽管语文没有复习,但答得还行。历史、地理也考得比较顺利。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最难的那场考试是数学。卷子一发下来,考生们全傻了。教室里一片骚动。记得那天数学考场特别燥热,教室里没有风扇。监考老师打来一桶桶的凉水泼在地上。坐在我前面的那位把卷子翻来翻去地来回看,结果卷子掉在水中,湿了一大片,急得他在那不停地跺脚。坐在我后面的那位是和我同院的返城知青,他不断地用桌子来撞我的椅子,估计也是没着了,想从我这寻求点帮助。我强忍着不被干扰,静下心来,一题一题地认真看,再从我这几个月死背下来的数学定理、数学例题中找寻答案。凑凑合合地答了一些题后,突然发现在卷子最下面的大题中有一道高中的难题,正好是我背过的。我毫不犹豫地把记得烂熟的解题步骤抄写在卷子上。这道大题二十分!真没想到,凭着四个月的死记硬背,我这个没上过一天初中、高中数学课的小学生在高考的数学卷子上也答了不少题。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高考成绩公布:我的政治、历史、地理都是七十多分;语文没有复习却得了90分;最让我喜出望外的是数学竟然考了58分。后来进了大学才知道,我的高考数学成绩在全班名列第一。我们班五十多人,许多人高考数学成绩仅有十几分,有的人甚至是0分。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记得拿到入学通知书的那天我哭了。想起由于文化大革命、由于上山下乡,从十二岁起就离开了学习的课堂。十多年来有的只是无休止的运动、艰苦的劳作、人与人的争斗、贫乏麻木的生活。在北大荒喂猪的那段岁月里,当看到别人被推荐上大学时,我会羡慕得彻夜难眠,渴望着有一天自己也能上大学。今天,经过四个多月的拼搏自学,我这个返城猪倌终于通过高考跨进大学。在阔别学校十多年后,我又重新回到了课堂,我又能继续读书学习了!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注:1978年全国参加高考人数610万,录取人数40.2万。录取率6.6%)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jpg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82年北京经济学院劳动经济系78级全班同学与老师合影BHL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