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一架山下的六座坟茔(五)——杨大丰

时间:2011-03-28 15:35:40  来源:  作者:杨大丰

四、接待遇难战友家长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所有遇难战友的家属都安排在营部。6月3日哈尔滨的家属到了,他们是: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淑香的母亲、哥哥、大姐、五舅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毓芳的母亲、父亲、弟弟、姐姐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艳的母亲、弟弟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6月5日天津、北京的家属到了,他们是: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章秀颖的父亲、妹妹秀英(兵团直属连战士)、父亲单位革委会一人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贾延云的父亲、母亲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金凤的父亲、母亲、母亲单位革委会一人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不久刘长发的父亲和弟弟也赶到了。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具体的接待过程不再一一赘述,但有几件让我终生不忘的镜头常常在眼前闪过: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镜头一:刘长发的父亲。他是一个地道的农民,长得极像刘长发,脸上刻满了岁月留痕的沟沟坎坎,他默默的不说话,他的儿子死了,他来奔丧也是非常难过的,可他像个罪人一样低眉顺眼处处陪着小心。我还记得,全体家属第一次聚集在会议室听事件的汇报,当刘长发的父亲和弟弟进来时,他扑通一下就给家属们跪下了,长跪不起的老人声泪俱下地说,是自己的儿子害了孩子们,他对不起大家----,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其实刘长发也很悲惨,他因为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她的老婆在5月27日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因为还在坐月子没敢告诉她,所以她没来。这么多年我总想起刘长发,想起他的老婆,一个女人死了丈夫失去了经济来源,拖着两个孩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呀---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镜头二:70年6月9日是我们天津知青到连队整一年,而那天我却是陪家长们回连队收拾她们的遗物。当家长们来到我们织网班的小屋,看到自己孩子的遗物个个放声痛哭。刘毓芳的母亲在大炕上打着滚地哭叫,她们抱着自己孩子的遗物,叫着自己孩子的名字,痛诉做父母的悲哀。她们问苍天:我的孩子到底是死是活,为什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们问孩子:儿啊,你走的那么匆忙竟不来和我们告别。你们撒手走了,让爸爸妈妈怎么活--。她们问我:我的女儿临走时说了什么?----今天我写到这儿,我的泪水流个不停,当年的惨景又在眼前晃动。如今我们都是做父母的人,如今我们更能体会到当年失去孩子的父母,心里是怎样撕心裂肺地痛不欲生----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镜头三:6月8日刘长发的遗体在营部附近连队发现,经验尸,人是呛死的,自此所有的怀疑、疑虑全部得到改写,事件也改正为事故。后来鱼队老职工陶克元告诉我:刘长发是背朝上漂在江上的,打捞上来经风一吹尸体很快就变成酱紫色,因为等验尸报告没有及时掩埋,第二天尸体已经涨得无法平放入棺材内,最后是侧着硬塞进去的。刘长发被埋在营部附近的山上,我始终不知道他埋在什么地方。95年我回41连想给刘长发扫墓,当年知道他墓地的小陶已病死,老鱼队就剩一个叫刘统领的人活着,我去他家打听,他不知道。09年我听杨和国说:08年刘长发的儿子把他父亲的遗骨迁回老家河南。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镜头四:在营部接待的日子里,家属们除了苦苦等自己孩子的同时有时也凑在一起说说话儿。有天傍晚,她们不约而同说起自己的孩子出事那天晚上都回家了-----,当年除了哈尔滨的许淑香、刘毓芳、孙艳曾在69年底回去探过亲,天津北京的战友都是辞别父母到边疆即“一去不复还”。孩子们回家方式各异:有的是跟父母说话了,有的就站在门口看着父母,有的就像根本没有离开过。家长们说的我似信非信,我相信冥冥中一定有上苍----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镜头五:当年团里派一个股长来负责善后接待工作,他叫董玉珊,也是解放军叔叔,但他很和气,对我也很好,我一直忘不了他。那个时候我太需要有人呵护了。董股长跟家长们接触,陪她们去江边,听取她们对事故处理的意见。我记得,几乎所有家属都要求追认自己的孩子为烈士,只有章秀颖的父亲提出将来孩子遗体找到了,希望把她们埋在一起,立碑栽树。当时董股长答应家长们会汇报给上级不辜负家长们期待,但后来的事实让家长们失望、绝望了---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事故全部处理完,董股长与杨和国等走访了所有遇难战友的家属。据我所知,除了给予遇难者一定的抚恤金外,什么也没答应。为此章秀颖家、贾延云家拒绝领取抚恤金。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所有家长在营部苦苦等待着。半个月过去了,一点音信也没有,除了找到了刘长发,找到了沉船,姐妹们就是不肯露面,让每个家长焦急中还怀有一线希望----。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6月18日,家长们再也不能等了,他们还要回去上班,最后一批家长今天也离开了,我们也从营部回到连队,至此沉船事故暂告一个段落。 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五、众姐妹的回归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就在家长们刚刚离开的第4天,第一具遗体在苏方发现了,她是刘毓芳。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她漂流在苏方一个河汊子里。苏方通过在黑河会晤的方式,通知我方去辨认。边防站和连队3个人去的,认出是我们连队的人,但不知道是谁。于是用白布缠裹好装入棺材拉回连队。我去辨认,完全证实是刘毓芳。她的衣服一点没坏,衣扣也没开,脸部已腐烂眉眼根本看不清了。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6月23日,营里来人拍了照片,从她身上取下一枚毛主席纪念章、在衣服上各剪一角,以便对她的家人有所交代。我们给她盖上了一套解放军服装,军帽压在脸上,弄好后让我看了最后一眼就钉上棺盖拉到一架山老鱼房子我们织网班的菜地掩埋了。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转天6月24日许淑香的遗体在江中发现,她的遗体按照同样的处理方式当天就掩埋在刘毓芳身旁;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3、7月1日李金凤的遗体也在苏方发现。经过双方会晤,连里派人去接洽并装棺拉回连队。按照前两位战友的方式整理好后,埋在许淑香旁边。我还记得,金凤的遗体已高度腐烂,棺材里的遗体开始爬蛆,我们就用冲兑的来苏水哗哗地浇上去。从此我一闻到来苏水味儿就想起金凤---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4、孙艳的遗体是7月中旬在一个争议岛上发现的。那个岛平时很少有人去,因涨潮有些鱼儿随江水冲到岛上,退潮时来不及游走的鱼儿就被晾晒在岛上,附近的居民去拾捡鱼干儿时发现了她。孙艳的遗体被动物啃噬得七零八落,人们在她衣兜中发现了连队食堂的饭票才知道是我们连队的人。当年是杨和国等人去辨认的。因为岛子没有通车的路,遗体只能在原地烧殓,把骨灰背了回来。7月17日孙艳入土为安。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5、秀颖的遗体是最后一个发现的,且非常的神奇。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70年9月15日的晚上,我在连队点心房加班赶制中秋节的月饼,连长派人叫我去连部,到连部连长劈头就问我章秀颖穿什么样的衣服----,我当时就预感秀颖找到了。我怕连长说不清楚,就给营里摇了电话,对方说发现一具女尸,但不能肯定是秀颖,毕竟从出事到今天已经过去一百多天了。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天,杨和国和连里2个人去孙吴,在孙吴杨和国给我来电话,详细问我特征,说还有一个连队也去认尸,我告诉杨和国:你就看有没有挎包,挎包里有没有织网的梭子,如果这两样东西都有就是秀颖无疑。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7日傍晚人拉回连队,人被裹在棉套里外面罩着席子。我问杨和国为什么没有装入棺材,杨和国说,去时不以为是咱们的人,没有拉棺材去,到哪儿认出来才临时采取措施。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仔细辨认了遗体,就是秀颖,挎包里东西一样没少。我从秀颖身上取下一枚毛主席纪念章,从挎包里取出我和秀颖平时用的饭勺和梭子留作纪念,我将我和秀颖的合影放在她的衣兜内,铺好军装,看着钉上棺材盖。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8日(农历八月十四)连里派了两个班、我和另外四个女生去一架山掩埋秀颖,我挖了第一铲土,把秀颖埋在孙艳身旁。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秀颖的尸体经过一百多天居然能完整地出现,是因为她在赶上黑龙江每年2次的翻浆,第一次翻浆时卷入江底,淤在泥沙中,9月份再次翻浆才把她托出来。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6、贾延云的遗体至今没有找到。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七十年代初贾延云的父亲到天津来看我,他一直不相信自己女儿死了,他说他一定要去找她。95年我回到41连,听红色边疆农场的人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中苏边贸开放后,苏方有人说在那边有一个放马的中国姑娘,她从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干活,从年龄上判断可能是贾延云,为此贾延云的父亲还去苏联那边找过,没有找到。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09年农场给五姐妹修坟立碑,在我要求下给贾延云补修了一个衣冠冢。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至此,我的六个姐妹们团聚了,她们依次为:金凤、毓芳、淑香、孙艳、秀颖、延云,她们躺在了依山傍水的一架山脚下,相互伴随相互依靠地长眠在那山、那水、那坟茔中。ex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