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一架山下的六座坟茔(四)——杨大丰

时间:2011-03-28 15:32:38  来源:  作者:杨大丰

三、惊心动魄的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各位战友,下面的文章可能不好看了,可能会触及到某些事情和人物。这些文字一直是我讳莫开口的,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指名点姓地说过,但既然这次是最后诉述的封笔之作,就要在最后的文字中全盘说出我的故事。希望战友们能象《非诚勿扰》节目中的挑战者们一样,耐心地看完、听我说完再下结论。如果你不认可我,我愿意向你鞠躬,说声:对不起,从你身边走过;如果你能理解并支持我,我愿意牵你的手继续走下去----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么多年来,所有听到故事的人都佩服我的坚强和镇定,说如果换成他们早就疯掉了。其实不然,我之所以能支撑着没有倒下,完全是小孩子的天真幼稚救了我,我从出事到在连部接受提问,始终认为她们都还活着,脑子里充满着小说、电影中的情节:幻想着她们被冲到下游的某个地方,被老乡救起,天亮老乡就会跟连里联系,我们又会在一起-----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然而残酷的事实彻底摧毁了我的梦想,一天天过去了,她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我也深陷“囹圄”。经历了改变我一生的惊心动魄的那几天。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年的日记记载了其后几天发生的事情: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出事的第二天(1970年5月29日)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早上刘副师长和师谢主任就赶到连队,我最要感谢的就是一师副师长刘水我是第一次见刘副师长,但我早就对他充满敬意和感谢,就是他破例接收了没有任何手续私自跑到兵团的姐姐(当年我父亲是走资派,这种家庭没有去兵团的资格,姐姐和2个好友偷着跑到黑龙江)。我见到刘副师长就像见到父亲一样的亲切。同时到达的还有二团段团长、团作战处的易干事。在指导员刘文学和副指导员刘平的陪同下,去了出事地点。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出事地点根据我介绍的情况,易干事伸直手臂,竖起大拇指,瞄了又瞄,说我们的船大约沉在距江边500公尺的江面上。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回来的路上,我看到江面上有2艘解放军的巡逻艇和不少解放军战士,我还看见陶师傅和打鱼队的人,他们也驾着小船在配合部队打捞。我当时还天真地想:这么多人都出动了,秀颖她们也快找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把死与战友们联系起来。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3、回来的路上刘副师长慈爱地问我的家庭和身体情况,他关心地嘱咐我:要注意身体,不要胡思乱想,事情已经出了,要正确对待---,他还对身边的人说:(非原话但是原意):这个小姑娘(指我)很不简单呀,她居然能游回来报信儿,如果不是她回来,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年长征过泗水时,多少人都是不会游泳淹死的,当年打仗死的人远远没有那次过河淹死的人多----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副师长的一番话说得我心里热乎乎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我使劲把它忍回去了。我太感谢他了,从昨天出事到今天,没有一个领导曾这样关心过我,人们不是焦急地问我:船到底沉在什么地方,就是船到底是怎么沉的---。尤其是今天早上,我发现几位领导的眼神中流露出明显的怀疑、不信任。他们着急之余,话里话外的弦外之音我也听出来了:为什么你能回来,而她们到现在还找不到?在我最悲伤的时候,我多么需要这种亲人般的爱抚和关怀呀。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4、下午全连讨论事故,连领导让我休息。是呀,我太累了,我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看着大炕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我在想,她们不会死,起码不会都死,尤其是秀颖和金凤,她们俩会水,她们一定是被冲到什么地方去了。我的耳朵总在听门外的动静,希望能获悉那熟悉的脚步声,我的眼睛总是透过窗户注视着通往江边的小路,盼望能第一个捕捉到她们熟悉的身影。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5、那天晚上,杨海鸥陪伴我和俞宏茹、王俊峰睡了一个晚上,我感谢她,她没有为避嫌躲得远远的,她不愧是老同学了。(我们是河大附中同班同学)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出事的第三天(1970年5月30日)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上午我和刘平、俊峰、宏茹又到出事地点看了看,可我们什么也没发现。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下午,刘副师长和谢主任要走了,全连开大会。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会上刘副师长、谢主任、张副参谋长讲了话。我是第二次见张副参谋长了,出事那天晚上他是第一个赶到我们连的师级领导。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副参谋长是一个戴领章帽徽的“最可爱的人”。恕我直言,这个解放军叔叔当时一点也不可爱,他的到来,让我和我们织网班乃至刘长发蒙冤受垢。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副参谋长对刘长发不陌生。不久前,张副参谋长要深入基层视察工作,他的视察包括了我们连队,一个小小的连队要迎接师部领导这么个大人物,自然要上上下下一通忙乎。于是乎:做卫生的做卫生,出板报的出板报,演习操练的演习操练,全连摩拳擦掌要在领导面前一展我们连队的革命风采。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偏偏刘长发是个“楞子”,他在参谋长来的那个早上率打鱼排下淌网去了。要知道,一个淌网下去,光是起网就要个把钟头呢,刘长发是存心不给参谋长面子。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副参谋长来了,全连整齐列队在连部操场上,等待副参谋长给我们做“最高指示”。副参谋长那天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听说还差一个排的编制没来,说什么也要等这个排来了才讲话,于是连里派人去江边找刘长发,刘长发以下淌网为由,磨磨蹭蹭地耽搁了许久才来。据说,参谋长后来在连部批评刘长发,刘长发是个顺毛驴,吃顺不吃戗,跟参谋长对顶,让张副参谋长很是下不来台,副参谋长回去给刘长发一个党内警告处分。以前我没少听刘长发骂他。说实在的,我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3、这次又是这个张副参谋长代表师级领导来处理这件事情,张副参谋长一听是刘长发带织网班出的事,不由分说,马上断定:这个刘长发一向无组织无纪律,出这样的事情绝非偶然-----,在那个颠倒黑白,上纲上线的年代,别说让副参谋长抓住过辫子,就是什么都没有也能欲加之罪何患无词----,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副参谋长是师里指定由他挂帅的“事件调查组”组长。在大会上他放炮了:他说今天发生的事绝不是偶然的,要用阶级斗争的观点、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望远镜和显微镜去分析和看待。目前,我们就是要转好弯子---。他定调说:刘长发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阶级敌人,他号召全连从今天起,除了“天天读”外,停止一切操练,分析刘长发、织网班的活动,有什么疑问、疑点全部提出来,一天一汇报---。最后他坚定地鼓舞全连说:我们一定要找出这件大事故的阶级根源---。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4、当时我听张参谋长这样讲话是糊里糊涂的,我还没有把刘长发同阶级敌人联系起来,我也没有把刘长发同我们织网班联系起来。我还沉浸在:她们还活着,还在什么地方等我们去救人的幻想中,我哪里知道战斗的号角已吹响,厮杀的帷幕已拉开。我呢,天真幼稚到极点,茫然无知。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5、晚上,刘平通知我和俊峰搬到大宿舍去住(事后我妄自猜想这是对我“爱护”的开始)。当年日记是这样记载我的心情:我很通,这正合我意,与大家住在一起就不会脱离群众了。可是我又是多么舍不得离开这间熟悉的小屋,离开这间留有她们身上气味的小屋!我想到一搬出这间我们曾生活、战斗过的房子,我们这个班就彻底散了。如今她们6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被议论、被怀疑地活在这个世上,物在人亡,触景生情、几日来压抑的委屈悲伤终于冲破防线而爆发,我大哭。除了俊峰理解我陪我掉眼泪,刘平则不耐烦地说什么:快搬吧,哭也得搬!她以为我是不愿意搬家才哭,她哪知道我的心思。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出事的第四天(1970年5月31日)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已经是第四天了。四天来,她们一点消息也没有,我也越来越沉不住气了,事实证明她们凶多吉少了。我不愿意相信这结论,我始终觉得她们不会全部牺牲,我在一遍遍编织着我自己的“海市蜃楼”:把看过的小说、电影等情节一一弄到我“蜃楼”里:---秀颖被冲到某地,被人救起,极度的疲劳惊吓使她昏迷不醒,好心的人家不知道她是谁,而她也无法向人家说清楚她的情况,在昏迷中,她得到好心人家的精心照顾。人家给她熬鸡汤、给她冷敷退烧、给她请医诊治,守护在她病床边焦急地等待她苏醒---。我天天都在自欺欺人地相信:秀颖活着,她一定活着。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上午,我听说上级来了命令:沿江所有连队停止一切水面作业,包括捕鱼。打捞工作也停止了。我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这些日子我怀着非常矛盾的心情等待着打捞的结果,我怕打捞到她们,因为这意味着死亡。每每看到往江里下溜钩时,我的心就疼,我不能想象这钩子勾住她们身体任何部分时她们多疼呀!可我又常常希望有结果,她们到底是死是活?她们到底在哪儿,不能谁也见不到呀----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过后我才知道停止打捞的原因是怕引起中苏边境紧张的趋势和两国关系的恶化。因为出事那天晚上,我连附近人声嘈杂、手电、探照灯在江面上晃来晃去,引起苏方的怀疑和紧张,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5月30日在中苏双方举行的边境谈判桌上向中方提出强烈抗议,当年身为主持军委工作的黄永胜知道后,气的直拍桌子,他下达了这个命令。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3、下午,根据营里的要求,按照他们列出的题目和文字书写的要求,我写下了事件的《证词》,我留了底,把誊好并摁了手印的交给了营部倪参谋。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4、晚上刘平通知我听各排汇报,汇报几天来大家对事件的认识、提出的疑点和讨论情况。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看来张副参谋长的动员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参谋长昨天讲话,仅仅一天功夫,全连形势大变,讨论事故少了,分析事故多了,提出疑问、怀疑多了。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派来的人对我开始不客气了。记得团里派来的也是戴领章帽徽的解放军叔叔,他三番几次问我,还诱导我按他的思路说。我没有做到,他居然跟我拍了桌子,大声训斥我:你要想好了再说,不要蒙混过关----,我吓得大哭。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写到这儿,我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遥想当年我也就是个18岁的孩子,少小离家到千里之外的北大荒,当年的我们是那么虔诚地按照领袖的话,亦步亦趋地改造着自己。每天早上的天天读;每天边织网边背《老三篇》;还要组成“一帮一、一对红”地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每天都要“狠斗私心一闪念”;还要每天三遍地高呼: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那个时代灌输给我的全部是“正面的”,一个晚上,一切全变了:朝夕相处的6个战友踪影全无生死未卜,呵护帮助我们如同大哥哥的刘排长是“特务”?我的实事求是被说成是想蒙混过关?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举目四望,无亲无故,亲人远在天边,故友远在天上,原本同情我的战友们也有意无意地疏远我,这让一个18岁的孩子在承受船沉人亡的打击之后还要承受“苏修内应”的惊恐和人情淡薄的孤独。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5、会上有的排提出:刘长发是潜伏的苏修特务,他害怕正在开展的“一打三反”运动会暴露,才策划了这起事件。有人怀疑:船是刘长发有意弄沉的,刘长发把织网班弄到苏联去了---。有的排反映:刘长发作风有问题,有人亲眼看到刘长发跟刘毓芳动手动脚---。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听着这些发言,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都是哪儿跟哪儿的事!说刘长发把船弄沉的,说他把织网班弄到苏联,可他让我回来又做何解释呢?我是亲临现场的人,我的眼再瞎,也该看到接应她们的飞机或船吧?可我什么都没看到呀!况且我上来后,冲着大江喊了那么久,如果有人想弄死我,他有足够的时间置我于死地。说刘长发作风有问题,我不相信,刘长发对我们是比较随便,但他绝不是那种有邪念的人。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我觉得对我个人,你们怎么说都行,因为我还活着,不实的东西自有事实来说话。可我不允许你们玷污已经去世的她们,她们早逝已属大不幸,我不能让她们不明不白地死了还在名誉上蒙受不白之冤,死不瞑目。既然老天让我活着,我就要替她们说话---。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汇报会上我开始反驳,人家说一条我就驳一条,因为带着气态度很不好,大家对我很反感。刘指导员也批评我,要我多学学毛主席语录,要让大家做到“知无不言”,要让我做到“言者无罪”,让大家把话讲完再解释---。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出事第五天(1970年6月1日)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今天连队发出电报,电文如下:你单位职工XXX的孩子XXX,因公不幸牺牲,请接到电报后立即来我连料理后事。电报发往了哈尔冰、天津、北京遇难战友父母单位的革委会。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事后我听秀颖父亲说,他是3号接到接到通知的,他第一反应就是大丰是不是也出事了。他赶到我们家,见到我母亲时流着眼泪把电报拿给她看。我母亲一看就蒙了,母亲知道我跟秀颖形影不离,以为单位瞒着她,母亲急急火火去单位问,没有任何消息。可那时候,除了电报,电话根本通不到边境。不明真相的母亲又急又怕,当天血压升高病倒---。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出事第六天(1970年6月2日)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从昨天开始我就绝望了,事实打破了只有我一个人还抱有的幻想。我知道,她们永远不会回来了,我和秀颖今生是永别了。当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我变得即软弱又害怕,我爱哭了,动不动就流眼泪。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上午连里组织人员为牺牲的战友拆洗被褥,虽然我身体不好,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睡好觉了,浑身无力,头痛欲裂,但我坚持给秀颖拆洗了所有的床上用品。我觉得只有这样才不枉与她朋友一场,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减轻失去她的痛苦。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拆洗被褥时,见物思人,思人伤情,我又想起秀颖,想起去年秋天给她拆洗被褥的情景,眼泪盈满眼眶,泪水再次溢湿衣衫。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去年秋天的故事略去。)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3、“秀颖呀!你在哪里?”出事第六天的中午我一个人又来到江边、面对滔滔江水,呼唤着:呼唤我的秀颖,呼唤我的姐妹!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秀颖呀!你到底在哪儿呀,你为什么不托梦给我,让我知道你是死还是活。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吗,多么需要你吗?我虽然活着,可比死还难受,现在谁也不敢理我,谁也不相信我,没人和我说话。我孤独极了,也委屈极了,如果你在,你一定会安慰我的,如果你活着,你一定会站出来为我作证,证明我无罪。“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秀颖呀!我对不起你,在生死关头我只顾一个人逃命,没有想起别人,也没有去救你。可那时我也是吓蒙了,难道就为这儿,我就该受到怀疑和非议吗?难道就为这,你也不原谅我,到现在也不告诉我你在哪儿吗?秀颖呀,别怨我,我是对不起你,没有跟你同生死。但只要我活着,我就不能让你的名誉受到玷污和诬陷,我会对得起你---”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秀颖呀!你还记得吗,以前我总是为自己这张爱唧唧喳喳的嘴发愁,多少次,我恨不能变成哑吧,还让你帮我改掉这爱说的毛病。可现在,没有人提醒我,也没有人监督我,我变得不爱说、不想说话了。我的嘴巴好像不受大脑支配,就是不想说,我的话都在江边,在心里跟你说了---”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秀颖呀!你回来吧,你回来呀,我不能没有你,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你能理解我,只有你能安慰我,只有你帮助我。你知道这几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大家都不敢理我,他们还揭发刘长发是叛逃。我心里明镜一样说出来,他们不信还冲我嚷嚷。我委屈,我害怕,我想家,你走了,留下我孤独一人,我好难好难,好怕好怕呀----”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秀颖,我是来向你告别的,一会儿我就要跟连里人去营部,参加接待遇难战友家属和你父母的工作。这几天我不能再天天来江边看你,等你,但你放心,办完事情我马上回来,回来等你,等着亲手给你料理后事---”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就是在这个中午,在对秀颖无限的追思中,面对滔滔江水我立下了三个誓愿:一、织网班的战友们,你们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但老天让我活着,我就要替你们说话,我决不让任何脏水泼到你们身上;二、我要把你们的死记在心里,将来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它们写出来,还原你们原本的清白和无辜,让你们在我的笔下永生;三、适当的时候我要改名字以纪念我最好的战友章秀颖。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下午,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坐车跟刘平、王俊峰、张淑华、杨海鸥、李淑华、王军、李广武、齐保权到营部,准备迎接七位战友的家属。c8q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