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一架山下的六座坟茔(二)——杨大丰

时间:2011-03-28 15:17:55  来源:  作者:杨大丰

二、船毁人亡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时间倒回到40年前的1970年5月28日,那天的事情历历在目,让我娓娓道来: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去之前,刘排长就许愿说:这次一定让我们吃上吵吵了快一年的鱼丸子;刘排长还许愿:完成补网任务后,破例允许我们去总吵吵要上的争议岛去玩;那时我们都小,知道有好吃的还有好玩的,那叫一个高兴!27日晚上,我们躺在大睡铺上唧唧咋咋,徜徉了很久---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 那天确实是风和日丽。5月底刚刚跑过冰排的江水静静地流淌,太阳暖洋洋地,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小姑娘都爱美,我们脱去穿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厚厚的棉衣裤,仿佛卸去千斤重,一个个浑身轻松,步履轻盈。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3、 那天早上,原本应该去的俞宏茹来例假,不能沾凉水,于是跟秀颖替换在家值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班,秀颖原本能逃此一劫,最后还是命中注定替俞宏茹去“牺牲”了。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4、 那天整个白天我们都沉浸在快乐中,天气好极了,我们几个小姑娘在江边支上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架子开始补网,那天是我们第一次在江水的拍岸声中工作,自然好奇好玩,心情愉悦,手头麻利,我在70年5月31日被勒令写的《证词》中是这样描述:“1970年5月28日上午大约10点左右我们七个人到了新鱼房子(老鱼房子就是现墓地所在地,新鱼房子再往上游走,河套子里)。当时刘长发给我们分配了补淌网的任务,他和老职工杜忠兴、陶克元也在我们旁边补拉网,没一会功夫,他们三个就补完了,他们三个去盖房子,我和许淑香等人开始补网。孙艳给她哥哥杨和国洗被子。我们劳动到下午大约2点多钟,见还不开饭,我和刘毓芳、贾延云、李金凤四人就划大船玩去了,孙艳继续洗被子。章秀颖和许淑香在岸边休息。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下午大约3点左右才开始吃饭,吃完饭待了一会儿,大约4点左右我们开始又补网,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孙艳和李金凤给杨和国缝被子。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一直干到下午6点左右,网补完了。我们七人分二个船:许淑香、章秀颖、贾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延云、杨大丰划大船,孙艳、李金凤、刘毓芳划小船,上鱼房对面争议岛去洗头。洗完头,我们就划船回到鱼房,那时时间大约是7点左右。“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蓝色文字是当年写的《证词》内容,今天一个字没修改地呈现给战友们。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5、 应该补充的是,那天中午我们吃上了吵吵很久的鱼丸子。今天看了曲建生的文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章才知道做丸子的鱼叫麒麟符子(鱼名),我原来一直以为是那种浑身一根刺,鼻子是脆骨的大鳇鱼。我至今还保留着那条鱼的鱼鳞片,大大的,比铜钱还大,之前我真没见过这么大的鱼。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6、 我们登上了争议岛。那个岛屿几乎没有人上去过,我记得岛上很多结山丁子(果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实象越莓,酸酸甜甜的)的果树,我们个个吃得满嘴红呼呼的,吃美了,我们就开始唱歌,你一首《打靶归来》,我一首《老两口学毛选》,大家齐唱《长征组歌》,还不过瘾,又开始朗诵毛主席诗词,此念彼和,把我们会的,能唱出来念出来的语录、歌曲全部奉献给了大自然,欢声笑语洋溢在争议岛上空。那个白天呀,是到兵团以来最高兴最放松的一天,也是除我以外六姐妹在人间的最后一天。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7、 我还记得,我和贾艳云躺在争议岛上仰望天空,朵朵白云飘飘冉冉,我突然大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叫:快看,那块云多像一条龙,大家循我所指望过去,真的,湛蓝的天空中,一条长长似龙的白云格外醒目,它飘呀飘呀飘散了,过后,我感觉冥冥中老天在告知我们:你们其中有一个属龙的孩子在劫逃生,这个孩子就是我,我52年正月生日,属大龙。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8、 我在《证词》这样描述后来发生的事情“1970年5月28日七点钟左右,我们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劳动了一天以后,洗完头回到鱼房,坐在补网的地点待了一会儿。许淑香提出:咱们走吧。这时我们七个人收拾了一下书包开始上路。走到吃饭的地方,看见四排的人坐在地上吃饭,刘长发也在。我们告诉他,我们走了。这时,刘长发站起来,他走到我们跟前告诉我们:今天鱼房回去两个船,一个是从红毛鸡那个点上来的船,一个回去拉面,你们坐船走吧。------船就停在江边,当时有三条船,一条大船,两条小船,大船是从红毛鸡划上来的,我们想男生可能得划回去,我们就上了小船等刘长发。“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 确实像曲建生回忆的,我们已经迈步上路了,是刘排长把我们叫回来,刘排长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也是好心,当年绕山路要走近2个小时,还要过一段塔头甸子,特别不好走。本来刘排长没有回连队的打算,为了送我们回去,他临时决定让我们坐船回去,结果,他不仅把自己也把6条鲜活的生命送到阎王爷哪儿去了。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0、     知道能坐船回连队,我们欢呼跳跃着纷纷上了小船,刘长发让我们过去两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个人上大船,我们面面相觑,谁都不动。那个该死的年代,没有给我们任何安全教育,倒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鱼点老职工小陶站在江边拽着小船的缆绳,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感到害怕,我还问了一句:陶师傅,你看这船上人多不多,小陶模棱两可地说:反正是人多点,不太好。这些话绝不是我事后杜撰,我在当年写《证词》时都写在上面。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1、     《证词》写道:“1970年5月28日7点30分,我们开始上船,当时上的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是小船,长4.7米、宽米。“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2、     如果曲建生看到上面的文字,你大可不必再愧疚,那个事件的发生没有你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丁丁点点的责任,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即便有如果,依我们当年的思维模式也绝不会上大船。那个年代没有安全教育,我们根本不知道危险已然密布,我们已然在劫难逃。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3、《证词》写道:1970年5月28日晚上7点30分,我和许淑香等八人坐上小船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从鱼房开始往41连划。当时是刘长发掌舵,刘毓芳划桨,当时的位置是:刘长发和贾延云坐在船后排座上、李金凤和孙艳坐在他们前头、章秀颖和许淑香坐在孙艳她们前头、刘毓芳坐在划桨的位置上,杨大丰坐在船头。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船划到套子口,大约是8点50分左右,开始溜淌网。当时在苏修的岸边停着一艘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苏修的货船。遛淌网时,刘毓芳搬浆,刘长发起网,这一网一共起了三条鱼,大约到8点15分左右遛完网,开始往41连划。这时船上人坐的位置没有变。大家也没怎么动,就是在起网时,鱼刚弄到船上乱扑腾,有人动,进了一点水,马上就淘出去了。这时还没有起风。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我们遛到一半网时,大船追上我们,从我们身边过去的。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4、我后来在日记中是这样写的:船没出河套子的时候,我们就感觉到天气变了,原本平静的江面被风掀起波纹。按说我们不懂,刘长发应该知道,套子里都有波浪了,大江上的风浪不会小了。可以说,他稍稍有点头脑就该意识到目前处境已经很不妙,可我们偏偏遇上他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了。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5、出了遛网的地带,刘毓芳划了一会儿,许淑香开始接替刘毓芳,她们二人变换了位置,这时由许淑香划船,刘长发掌舵,这时刚刚起风,不太大,船上人也没说话也没动。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划过老鱼房子,章秀颖开始接替许淑香搬浆。章秀颖和许淑香变换了坐的位置,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风已起,也由小到大,这时还是刘长发掌舵。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6、我后来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出了套子,小船划向了江面,这时我们每个人都感觉江面的风在由小变大,可恨的是今天刮的是偏风,一阵阵的风刮着小船总往二流上跑,这时大家都不说话,我相信大家都感到了不妙的压力。我的心里乱极了,猛地冒出一句:“排长,我们这船不会沉吧”。刘长发立刻呵斥我:“小姑娘家家的不会说话,你不知道船上的规矩吗,坐船不许说船翻,坐车不许说车翻,你这是跟我说,要是碰上老张头,看他不一拐浆把你拍到水里去。”他这话我记了一辈子,无论谁再象我这样冒失说错话,我一准儿想起刘长发。MXb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