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一架山下的六座坟茔(一)——杨大丰

时间:2011-03-28 14:53:28  来源:  作者:杨大丰

—— 秀颖等五姐妹伤逝四十周年奠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暨大丰读曲建生回忆文章有感 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引子: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0年8月29日在41连知青网站上看到曲建生回忆的文章,这是我迄今看到的原连队战友写的第一篇回忆的文章,作为事件亲历者和唯一生还者,建生的文章再次把我拽回到在沿江生活的岁月,也再次让我回忆起四十年前那个痛彻心肺的日子。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70年5月28日,一条小船载着8个兵团战士沉没在黑龙江里,这是黑龙江建设兵团自建制以来首起最大的恶性事故,也是曾惊动了北京高层、并差点引起中苏谈判破裂的重大事件,后来这事件被定性为《恶性沉船事故》,(下面简称)。 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事件的由来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说到,不能不提到当年织网班分组的前前后后。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四月的东北,一切还被“银装素裹”,几场大风刮过,周围发生着变化:风吹在脸上不再刀刮般生疼;平滑如镜的江面也被大风吹成坑坑洼洼的麻面;大地的积雪不再坚硬而变得喧腾腾的一走一陷,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大地苏醒了,风伴着春姑娘的脚步,姗姗地来到我们面前。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年我在41连织网班,织网班隶属打渔排,我们班有9位战友,她们是:许淑香(班长,20岁、哈市知青)、孙艳(副班长、20岁、哈市知青)、刘毓芳(20岁、哈市知青)、章秀颖(22岁、天津知青)、杨大丰(18岁、天津知青)、俞宏茹(19岁、天津知青)、王俊峰(17岁、北京知青)、李金凤(17岁、北京知青)、贾延云(17岁、北京知青)。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就在我们满怀斗志摩拳擦掌要大干“红五月”时,传来了二团九连要调我们织网班3个战士去充实他们补网力量的消息。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们谁都不愿意去,可谁也不敢说不去,大家纷纷表示:服从组织分配。那些日子大家惶惶着,不知道谁会离开。我尤其不愿意去,秀颖身体不好,她因肾盂肾炎年初刚刚从兵团总医院出院回连队,我希望能始终照顾她。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调令下来了:孙艳、俞宏茹、李金凤去9连。公布结果那天,走的全哭了。而留下的暗暗庆幸,心里在笑,表面还挂着一脸的同情和悲哀,但真正分别时大家都哭了,毕竟我们朝夕相处了快一年了,有了感情。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调令下来半个月孙艳她们才动身去9连。孙艳是个心眼活泛且机灵的女孩,她们走时只带上简单的行李和换洗衣服。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后来我才知道,当年打渔排的杨和国跟孙艳在谈朋友,我猜想孙艳是想以回来拿东西为借口,能多回连队并看到杨和国。这件事在2009年我见到杨和国时得到证实:他告诉我,69年刘长发回河南老家探亲,回来路过哈尔滨曾住在杨和国家,杨的老人曾挑明两个孩子谈朋友的事并拜托给以关照。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没过10天孙艳她们就回来了,孙艳知道这次是最后一次回连队,她想在春暖花开之季给杨和国拆洗被褥,那时杨和国他们班住在一架山,行李等都在那边,所以孙艳必须得去江边,于是刘排长就找了一个理由,打着:抓革命促生产的大旗,说是织网班为保障鱼队所需,主动去江边补网的旗号,于是我们名正言顺地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江边去“促生产”。这就是导致沉船事件的第一根导火索: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根是导火索是:刘长发的老婆来电报要他回去探亲,他老婆5月底要生孩子,之前刘的老婆已经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当年女儿也就2、3岁吧。刘长发之所以迟迟没有动身,就是在等孙艳她们回来;(事后我猜想,刘长发之所以推迟回家探亲,就是对杨和国家老人的托付感到歉疚,他想等孙艳回来以另外一种形式补偿)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三根导火索:刘长发是六六三(即六六年三月由部队转业到农场)老战士,这个人曾在部队立功受奖,但他天生“抗上”,凡是领导说的他一定反对,而且他天生一副“二杆子”劲头,天不怕地不怕,人送外号:刘大胆。他不会游泳,居然就敢在大江开冻跑冰排时从鱼点一路跳着浮动的冰排回连队。我们出事那天上午步行去鱼点,为了躲避路上两条有水的沟壑,他居然带我们攀援悬崖;出事那个晚上,在小船严重超载且起风的危险时刻,他居然还让我们起网逮鱼,在这个脑子里没有丝毫安全意识却有种种大胆怪异行为的老战士带领下,我们日不出事,以后也会出大事。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就是我认为导致恶性事故必然发生的缘由。W7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