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知青故事:北大荒的“拿大草”

时间:2013-12-03 22:25:30  来源:大荒小路的博客  作者:大荒小路

[知青网北大荒]“拿大草”是一项很轻松愉快的农活,它或许是北大荒的农耕生活中,最有诗情画意的劳作了。

10.jpg

知青忆北大荒最有诗情画意的劳作:“拿大草”(图为北大荒知青旧影像)

每年的金秋时分,北大荒的九月中旬,我们就该到大豆地里去“拿大草”了,也就是将封垄后长上来的高大野草给割掉。

北大荒的土地肥沃啊,那野草自然就滋润得格外粗壮,在大豆地的垄沟里“得意忘形”地伸展着。“拿大草”的目的,就是为了除去野草对大豆光照和通风的影响,使大豆能多得日月之光华而早日成熟。

北大荒的无霜期短,能否尽快让大豆成熟,不仅影响产量,而且事关大豆的质量。咱知青屯垦戍边在北大荒的时候,那里黑土地的肥力已经开始下降了,因为垦荒之初的五六年是不施肥种植的,那时节,除非是新开垦的荒地上,才能见到长到齐腰高大豆。一般的地块,大部分的大豆高度在八十厘米左右;加上垄沟的深度,垄台上的大豆植株,也就足一米的光景吧。老职工教导我们说,“豆收齐”,也就是说,大豆的产量高低,最主要的取决于其长势的整齐与否。所以,“拿大草”也就成了很重要的一项劳动。

“拿大草”是一项很轻松愉快的农活,我们手持镰刀,每人管两垄地,沿着垄沟朝前趟。对了,不是那种抬脚的走路,而是稍稍抬腿的滑步,这般才轻快自如呢。农活的要求就是将高于大豆的杂草上部给割掉,免得遮住阳光和影响通风。

作为最诗情画意的劳作,“拿大草”没有要求从根部割断的,否则就根本忙不过来啦。唯一例外的是,如果是苍耳的植株,则一定要从根部割断它。这不仅因其叶片肥硕而遮阳多,植株也横七竖八地伸展着,更主要的是,成熟的苍耳在大豆里较难在扬场时清除的,会影响到大豆的质地。虽然苍耳不多,但一旦遇上了,我们就会弄一把半成熟的苍耳子,互相扔来扔去地打斗着戏耍。嬉戏中,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的劳动,瞬间就沉浸在无忧无虑的氛围里。

“拿大草”的时候,正是农闲时分,但连队也是发动大家一起上的,关键就是尽快地干完,好图个省心。没有定额,也不抢进度,反正每人一次管两垄地,放羊般地朝前趟去,是一次难得的随心所欲的劳作。

蓝天上,白云悠悠,艳阳当头,金风送爽。女生们大多戴着草帽,少数戴军帽的肯定是干部;男生们皮糙肉厚的,谁戴草帽免不了会挨一番讥讽数落。大豆的豆荚鼓鼓的,孕育着丰收的希望,深绿色泽中,边角的叶脉开始有些发黄。一望无际的大田,风吹着豆叶翻卷,任凭我们的遐想联翩。不时的,有人会发现豆地里的香瓜或葵花,一阵欢呼便是见者有份的分享,那是机务排的人上年偷瓜或葵花盘子,扔下的子所带来的意外收获。有时候,会轰出野兔或是野鸡,更是一派吼叫,那是男生们在撒野逞能呢。

往往到了最后的两天“拿大草”的时候,经常会歌声四起,抑或,那是咱们知青对这项农活的留恋。

现在仍然忘不了那在北大荒诗情画意的劳作经历,那是对青春的怀念。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