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六条生命和两个馒头

时间:2013-09-13 00:01:09  来源:  作者:李秀琴

      斗转星移、岁月流失,但三十年前发生的六条生命和两个馒头的一件往事却历历在目,犹如发生在昨天。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九六九年五月一日这一天,对于六十团五连的全体干部、职工、知识青年来说,是终生难忘的一天。在这一天,我们面对这样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事实:因打黑熊,拖拉机陷进别拉洪河,为救拖拉机,竟有六位战友失去了生命。作为我,一个十七岁少女,刚刚踏上生活的旅程,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人的生命是那么脆弱,昨天还和你在一起工作的战友,一夜之间,竟独自躺在冰冷的河水里,将永远的长眠在地下。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五连是新组建的连队,生活特别艰苦,住帐篷、喝雪水、要想吃一些肉食,就靠老职工打的狍子、野猪、野鸡和黑熊等。要过“五一”了,连里决定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安排四月三十日去伐木、采回一些野韭菜,一位老职工和一位哈尔滨老知青小熊开着拖拉机去打黑熊。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四月三十日,吃过早饭,在战指导员和秦副连长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二十三人乘坐拖拉机拉的爬犁,一路上唱着歌开往树林。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到达目的地,我们三排的任务是:一部分人伐木、一部分人采野韭菜。我和一位老北京知青李际平,一边采野韭菜、一边掏老鹰蛋。李际平长得特象阿尔巴尼亚人,所以大家都亲昵的叫他老阿。他爬上树掏老鹰蛋,我负责拿老鹰蛋,老鹰蛋像鹅蛋那么大,鹰蛋炒野韭菜特别香。午饭是从连里带来的馒头和咸菜。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吃过午饭后,我们继续伐木。下午大约两、三点钟,打黑熊的老职工,气喘嘘嘘地跑回来,神色慌张,他告诉指导员,打死一只七、八百斤重的大黑熊,共打十二枪,在拉黑熊回来的路上,拖拉机陷进别拉洪河的沼泽地里。指导员一听就急了,他吩咐打黑熊的老职工和我们六位女同志在林子里等着,又派两名男职工回连队去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叫人把另一台拖拉机开来,他和秦副连长带领十一个人去救拖拉机。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老阿临走时,来到我身边,从包里掏出两个馒头给了我,他说:“给你吧,等你饿了好吃”。(现在想起来,如果他没有把馒头给我,也许他不会死)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我们在林子里等了一会,我跟两位天津知青说:“不如我们也跟两位男职工回连队”。当我们决定走时,回连队的两位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男职工已经走出一段路了。我们三人在后面紧追。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天上又下起雨,路变得泥泞不堪,我们穿的棉衣都被雨水淋湿了。此时,又冷又累、饥肠碌碌,我把老阿给的两个馒头三个人分吃了,缓解了饥饿之苦。我们脱下湿棉裤扛在肩上,在泥泞的沼泽地上连滚带爬地赶路。穿过一片树林,那两位男职工的身影就消失在树林中,我们失去了方向。那时,我们实在走不动了,她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俩说:“我们不走了,就坐在这里吧”。当时我想,要回连队的主意是我提出来的,如果坐下来,不被野兽吃了,也得冻死在这里。我说“不能坐在这里,我们要继续往前走,再说雨也停了”。我们艰难地走着,我抬头望着天空飞翔的小鸟,真是羡慕极了,我非常伤感,觉得我们还不如一只下小鸟那么自由地飞翔。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完全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往哪里走,此时此刻,才感觉到死亡的来临,同时也感到求生欲望是那么强烈!最后决定,在我们站立的地方一直往前走。我们想那两个男职工回到连队,肯定会跟开拖拉机的人讲,我们三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人在往连队走呢。大约在七、八点钟,拖拉机的灯光透过片片树林,隐隐约约照过来,于是我们就朝着拖拉机灯光的方向奔去。眼看拖拉机就快要从我们侧面开过去,我们三人都快急死了,最后,我把湿棉裤扔给她们,拼着命往拖拉机方向跑去,等跑到拖拉机跟前,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就爬不起来了。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三人坐上拖拉机向别拉洪河那片树林开去。那时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们确实感到是从死亡的边缘上挣扎回来的。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到达林子里后,我们把湿棉衣放到拖拉机上烘干。燃起一堆篝火,我们六位女同胞和两位男职工在林子里呆着不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狼的叫声,这一夜,我们觉得时间过的那么慢,清晨四、五点钟,姓盛的职工从林子里走过来,(我们还以为是野兽呢!)当他走到我们面前时,第一句话告诉我们,死人了,老阿和王九成都死了,老阿是在昨晚八点钟,王九成是在昨晚九点钟,他和秦连长是背靠背地在河里站了一夜,才没有被冻死。他边说边吃馒头,都记不清他吃了多少个馒头,最后是两位老职工怕撑坏了,不让他吃了。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天亮了以后,我们九个人去救人,记得当时我们是手拉手往别拉洪河里走。刚开始走时水很浅,刚到膝盖,谁知再往前迈一步,水一下子就没到了我的胸口,立即我被两边的人拉上来,惊魂未定的我,刹那间解开了战友们死亡秘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又冷、又饿、又累,在深浅不一的沼泽地里苦苦挣扎,最后耗尽了他们的全部精力。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把活着的人救回来,已确定死了五个人,战指导员生死不明。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带着救回的人坐着爬犁回连队,连里的人远远看见我们三个人坐在爬犁上,都非常高兴,他们没想到我们三个人会活着回来,还以为我们死了。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现在想起来,如果没有那两个馒头,死亡的也许不是李际平,而是我们。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记不清是因为什么事到团里去,袁书记向我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可想而知,当时我的头绪特别乱,前言不后语,袁书记叫我镇静下来,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后来在袁书记的亲自指挥下,团里组织其他连队年青人到别拉洪河拉大网找人,找了十多天,最后战指导员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些天,连队里阴云密布,大家都非常伤感,买了六口棺材,挖了六个坑。死去的战友亲属陆续来到连队,我们一边陪着安慰他们,一边给死去的战友做被子和褥子。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入葬那天,亲人们、战友们,那撕心裂肺地哭声至今仍在我脑海中回荡。就说我们的指导员,他参加过淮海战役,枪林弹雨都过来了,然而竟死在小小的别拉洪河中,连尸首都未找到,战指导员的爱人面对空棺材,她那欲哭无泪、欲喊无声的样子,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使我难以忘怀。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六条生命和两个馒头这件事整整过去三十年了,但在我的记忆中还是那么清晰;六条生命和两个馒头这件事给了我深刻的启示:人的生命是那么脆弱,当我们活着的时候,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六条生命和两个馒头这件事使我在三十年的旅程中,树立了坚定的信念,并培养了我坚强的性格,无论生活中多么艰难困苦,前进的道路多么崎岖,我都能勇敢地去战胜它。
YC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