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一只破铁桶》——曲建生

时间:2011-03-17 15:17:58  来源:  作者:曲建生

      金秋十月,大地披上了黄金铠甲,如同即将出征的千军万马,彩旗飘扬,旌旗招展,麦浪翻滚,稻谷飘香,车如穿梭,人如潮涌,到处是一派繁忙景象。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跨如21世纪后,城市面貌日新月异,国家经济蒸蒸日上。人们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为了奔向小康社会而勤奋的劳动着。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这些当年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弱冠少年,如今已是两鬓染霜,奔向花甲之年的人了。突然楼下收废品的叫卖声传入我的耳朵,是啊,国庆黄金周空闲之余应该好好的清理一下,把没用的东西处理掉。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说干就干,动手倒腾破烂。角落里一只装涂料的破铁桶映入我的眼帘,勾起我的回忆,历历往事浮现在眼前。它使我心潮涌动,奔腾驰骋,跌宕起伏,思绪万千,重又把我带回到那血与火的青春年代。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昏睡中的我模模糊糊看到远处那挂满树枝,像小红灯笼样的山里红是那样的香甜诱人。我和杨和国拔腿冲了过去,还没有抓住山里红,突然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说话。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破铁桶······”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哪来的破铁桶?干啥用?”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拉屎·····”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谁拉屎?在那儿拉屎?”我又昏睡过去了。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陆永成:“你拿这个破铁桶干吗?”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安永吉:“嘎嘛?给他拉屎呀!你瞧介孩子,他还能上厕所嘛”。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陆永成:“你是打哪儿弄来的?”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安永吉:“打哪儿弄来地?打食堂啊,我打食堂投地。哎,我从食堂门口过,看门口没人,就把他们的泔水桶给投来了。”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0·1”国庆节连队放假三天,战友们都忙着自己的事情。拆被、洗衣服、去其他连队看同学、好朋友,打扑克下棋干啥的都有。我和杨和国两个无所事事,闲极难忍,俩儿人一商量,干脆上一架山对面的江心岛玩去。听说岛上的山里红特别多,带一条麻袋,要是有就摘它一麻袋。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架山的江心岛是一座争议岛,常年不准上人,我们两个淘小子偷偷的爬上了岛。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岛上树木参天,杂草丛生。靠北边的一片小树林在太阳的辉映下,红光闪烁,满树的山里红像一盏盏小红灯笼一样,一嘟噜一串的挂在上面,如同圣诞树上的霓虹灯。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看到这情景,可把我们乐坏啦,飞奔而至。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吃饱了再说。你别说,这被霜打了的山里红,软绵绵的酸甜可口,香甜无比。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吃饱了,就往麻袋里摘,这一顿忙活。看看麻袋装满了,太阳已偏西了,两个人又摘了两书包儿,划船返回连队。一路上我们的嘴一直没闲着。到了连队,我们把麻袋藏在栓船旁边的小树林儿里,伪装好,一人背着一书包山里红向宿舍走去。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时候在兵团是共产主义社会,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太多,物资匮乏狼多肉少,一切东西都要分着吃。一麻袋山里红那够全连分的,没办法得有点私心,藏起来我们打渔排还能多吃几回。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回到宿舍一个班一书包,大家吃的是津津有味儿,可我和杨和国的肚子是越来越不老实啦,疼痛就像冲锋的战鼓一阵紧似一阵,最后杨和国疼得满炕打滚儿,我蹲在厕所不动弹,粪便就像三峡的长江水直泻千里。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到了晚上,就开始发高烧,卧床不起昏迷不醒。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躺在炕上水米没沾牙,已昏睡了一天一宿。开始上吐下泻,随后开始发烧,连里的王大夫虽然已给打了针吃了药,但病情没见回头儿。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昏睡中的我迷迷糊糊感觉要拉屎,强挺着从炕上爬起来,打算下地。睡在我身边的陆永成立刻从被窝里爬起来,忙问道:“你要干吗?”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上、厕、所”。安永吉听到后马上跳下地把鞋给我摆好。陆永成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扶下地。我两腿靠在炕沿上直打哆嗦,双手颤颤巍巍的去拿棉袄。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安永吉问:“你嘎嘛?”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去上厕所。”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你瞧瞧你介个样,还能走嘛,你就在屋里喇吧,桶我都给你预备好了。”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不行,·····不能在屋里拉,太臭了。”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哎,你介孩子都嘛样了,还逞强一点都不听话,白脸儿不听他地。”说着把桶放在我的屁股下面,顺手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陆永成一手拽着我的胳膊,一手放在我的肩上只轻轻一按,我就像一滩泥样瘫坐在桶上。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我肚子里那些老肠子,老肚子在里面憋了20年,这回总算有机会了,争先恐后的往肛门处挤着,决心冲出关隘看一看这边疆的北国风光。我无力的趴在炕沿上,不时轻轻的呻吟着。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有啥东西流进了嘴里,咂咂嘴儿,温的忽的甜兮兮的,还有股奶味儿,真的很好喝。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陆永成端着缸子像喂小孩儿样,用小勺正喂我奶粉呐。我刚想坐起来,陆永成按住我道:“躺在别动,你今天有点儿好转,把这碗奶粉喝了,补充点儿营养,好的能快点儿。”当时我真的就像孩子一样,看着陆永成将奶粉一勺勺送进我的嘴里。我的心中如同潮水涌动,感激的浪花不断地拍打着我的心田。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光阴流逝几十年过去了,这段令人难以忘怀的战友情,兄弟谊始终铭刻在我的心里。每当想起这段往事,就如同昨天发生的一样,栩栩如生,历历在目。虽然大家在一起相处的日子不长,“5·28”事件以后连队解散了,从此各奔他乡再没谋面。但是无论走到哪里,我始终都不能忘记这段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恩情。每当回想起来,心情就异常激动久久不能平静,始终不能释怀。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此我衷心的祝愿两位战友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阖家欢乐。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wP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