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人生的历程》之引子—— 曲建生

时间:2011-03-12 16:46:57  来源:  作者:曲建生

     原野上,列车风驰电闪的奔向北方。鞠龙生坐在卧舖车靠窗的角落里,快速旋转的车轮不断地将窗外的景致推向后方。他望着窗外,回想起40年前登上北去的列车,挥泪离开父母;离开学校;离开家乡,奔赴边疆,奔赴北大荒,迈出了踏入社会大熔炉的第一步。kdx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永恒的记忆,翻滚的思绪让他想起那伴随着饥饿和贫困度过的梦幻的童年。激情躁动的懵懂时光谱写下初春的恋歌,给他留下魂牵梦萦刻骨铭心的初恋,心潮激荡动情忘我的初吻。踏着青春的脚步来到祖国的边疆,在兵团,在农村,历经磨难,度过那激情澎拜,曲折坎坷的青春年华。留给他撕心裂肺,悔恨终生的遗憾。改革的大潮重新激起他希望的火花,让他充满活力朝气蓬勃的在激流中奋进。
      田家荣坐在他的对面和坐旁边的杨永康欢畅的唠着,邹福三眯着小眼睛手里拿着扇子,在车厢里来回的走着和战友们不断地调侃着。 
     龙生看着窗外,远处枝繁叶茂的防风林带郁郁葱葱,漫山遍野的人工林重重叠叠,万木峥嵘,到处是一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景象。车厢里是一群来自京、津、沪、哈,两鬓染霜纹皱攀面年近花甲的老知青,他们是去参加知青纪念碑揭幕典礼的。         车厢里乘坐的大部分是原哈41中去沿江独立营下乡的同学们。同学战友之间热烈的交谈着,说到伤心处悲切声声;说到高兴时开怀大笑,叫不出名字却绰号频频;忘不掉的歌曲在激情中高歌引亢。车厢笼罩在热烈、亲密、温馨、欢乐的氛围中。
      傍晚列车徐徐开进孙吴车站。车站内外罗鼔宣天,鞭炮齐鸣,号角辽亮,欢声震天。巨大的横幅上写着《热烈欢迎京、津、沪、哈知青回家省亲》,《热烈欢迎亲人们重归故里》。  
    黑河市、孙吴县、红色边疆农场等有关方面的领导亲自到车站迎接。     
     晚上在县政府的大礼堂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晚宴。  
     第二天上午龙生他们乘坐着豪华客车来到了原沿江独立营营部的所在地------小河西。 
      在新建场部儿办公楼的西侧,由青松翠柏守护着一个巨大的广场。   广场的四周种着一圈儿向日葵,它们就像一群朝气蓬勃蒸蒸日上的孩子们簇拥着广场。向日葵的外面400棵松柏就像400名威武雄壮整齐划一的武警战士列队在那里,严肃认真的守护着《知青纪念碑》。  
      广场由红色的地砖铺就。中间一条由青白鹅卵石铺就的涌道直通《知青纪念碑》。这座高四米长八米的《知青纪念碑》像一面墙样耸立在广场的正西。纪念碑的碑身通体镶嵌着红色大理石,基座用黑色大理石镶嵌。 《第二故乡小河西》七个烫金大字篆刻在碑体的中间。        
    《知青纪念碑》在蓝天白云,青山碧水的辉映下,伫立在群山之中,环视着景色怡人的大自然,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个遥远的故事。    
      在那黑白颠倒,人妖不分的动乱年代,有一群风华正茂的弱冠书生,他们怀揣着梦想,胸心壮志,离开父母、学校、城市来到这偏远的小山村。他们为了屯垦戍边;为了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为了改善自己的生存条件;披星戴月,艰苦劳作,辛勤耕耘,为北大荒的建设付出了青春;付出了热血;乃至付出了生命。
      今天的小河西是红旗招展,彩旗飘扬,罗鼔宣天,热闹非凡。四乡八镇的职工们穿着节日的盛装,喜气洋洋的汇聚到这里,参加空前绝后的《知青纪念碑》落成揭幕庆典。
      上午十时许,《知青纪念碑、知青广场》落成揭幕庆祝大会在鞭炮和鼔乐声中开始,······。      
      傍晚,在知青广场举行了盛大的篝火文艺联欢晚会。晚会传出的优美旋律,雄壮的歌声,欢快的舞曲,欢乐的笑声震撼着夜空,逥荡在群山之中。
      次日,鞠龙生和他的战友们驱车前往一架山去祭奠逝去的战友。      
      阴沉沉的天似乎要下来参加这奠怀活动,重重的压在人们的头上。战友们的心情比那阴沉沉的天还要沉重。
     一架山,这座海拔不足五十公尺,小兴安岭脚下的无名小山却埋葬着龙生他们的六位战友。山脚下,滔滔的黑龙江水从这里经过。江水拍打着岸边的岩石,不断倾诉着对逝去战友们的哀思。    
     半山腰上有一片碧绿的苍松翠柏傲然挺立,这儿就是烈士们的墓地,龙生的战友们长眠在这里。
      树林的中央有一块用青条石砌成的,长方形的基台。基台的中央耸立着一座石碑,上款篆刻着《知青墓志铭》五个鲜红的大字。在石碑的后面整齐的排列着六座水磨石的坟冢,每座坟前立着一块黑色大理石的墓碑,上面用烫金大字篆刻着每个死难者的名字。     基台的四周用青石板和青石望柱围了一圈儿矮墙。
    山脚下,一条由青石板铺就的石阶直通墓碑,与基座的台阶相连。祭奠仪式在哀乐声中开始,······。   
     接近尾声,邹福三宣布:“全体前来参加祭奠的战友们,为我们死难的战友献花,以寄托我们的哀思。”
      这时,龙生喊了声:“请等等,我有几句话要说”,站到了墓碑的台阶上。他接过半导体喇叭说道:“战友们,同学们,今天我们有幸回到第二故乡来看望我们长眠在此的战友们,我要把埋藏在我心底38年的密秘告诉大家。38年前那个悲惨的夜晚,······。”           
      一石激起千层浪,万里晴空响炸雷。在场的所有人都用惊讶疑惑的目光看着龙生。      :“事儿发的当天晚上,我也在一架山渔房子,我们本应一起划船回连队,可由于我的封建、狭隘、自私;由于我的幼稚、愚蠢、无知,我和安百成他们却划了一条大船提前走了,十分钟!最多十分钟!战友们,就是这儿十分钟!铸成了千古大错!······。”
      这时的龙生已泪流满面。:“战友们,同学们,如果那一天我没有提前走,如果我们一起出发,如果······,如果······,如果······,如果······。今天,她们就会和我们一起回到第二故乡来省亲。可是····可是······,可是现在她们却长眠在此,阴阳两世,永远不能和我们相见,造成这千古难回悲剧的人是我!铸成这悔恨终生大错的人是我!是我鞠龙生啊!······。”    
      龙生开始呜咽了。:“战友们,同学们,戝件事儿发生后从没有人批评过我,也没有人谴责过我,更没有人记恨过我。可我自己不能原谅自己,不能原谅我的过失。每当我想起戝件事儿,心就像被刀割被牙咬样撕心裂肺的疼痛。今天我把它说出来,我···我要向全体战友们,向长眠在此的姐妹们,向献出生命的英烈们忏悔,请她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宽恕我-----原谅-----我!原谅我的-----过失----过错!宽----恕-----我-----的罪-----过!”
      这时的龙生已泣不成声,抽噎着慢慢的转过身,渐渐的跪在了台阶上,浑身颤抖,痛哭流涕。   龙生的哭声就像电流一样直击每个人的心肺,人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哀痛和思念,悲伤的泪水就像喷泉样的涌出。
      老天也被这诚挚的情义所震撼、所感动,阴云密布,雷声滚滚,松涛阵阵,悲切如泣。
      杨永康和邹福三将龙生搀了起来,杨永康紧紧的抱着龙生说:“不要难过了,不要太自责了,······。      
      邹福三:“我们大家都没有错,要说错,错在那个时代。在我们的记忆中,······。
      现在我们都不要自责了,我们已是接近花甲之年的人了,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还有多少事情需要我们去做,我们要用夕阳的余光和温暖去完成那些尚未完成的事情。 大家记住,我们的路还没有走完,我们这一代人的路还没有走完,我们要继续的走下去,勇敢的走完我们人生的历程。为逝去的战友,也为我们自己去完成那些尚未完成的任务和心愿,我想孙萍她们看到了一定会高兴的”。
      鞠龙生独自站在江边上,原来打鱼住的老渔房子早已不复存在了,波涛汹涌的黑龙江水从这里拐弯向正南飞流直下,时而平稳悠闲;时而浪花翻滚;时而波涛跌宕;时而九曲蜿蜒。人生的历程就像这江水奔腾流逝,迎着浅滩暗礁,鸿壑巨崖,重然被撞的是水花四溅也永不回头,重新聚起,鼓起波澜,直泻千里,奔向大海。
       龙生仔细的回味着福三所讲的话,细细想来,从上小学算起已是整整五十个春秋,半个世纪的蹉跎岁月,经历了无数的风霜雨雪,艰难坎坷的走过了半个世纪的人生历程,他们这一代人,特殊年代造就出的一代特殊的人-------中国知识青年走过的不平凡的历程。       他要把它记录下来,展示给人们,展示给祖国,展示给这个世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