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舒云著林彪事件完整调查 第四部 北戴河之夜 第二十一章 林彪别墅

时间:2010-03-09 08:08:19  来源:  作者:

第二十一章  林彪别墅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2日晚,依然“歌舞升平”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71年9月7日中午林豆豆刚到北戴河,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的阴谋,但她没有向林彪报告。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本来林豆豆决定向8341部队报告,但她很快又决定不报告,最好能在“林办”工作人员中把问题解决。(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豆豆为什么不和首长说呢?我责问:“那就听任首长的安全受到威胁?干脆你去把情况向首长捅开。”豆豆说:“情况不明,老虎光有想法,没有行动,和首长说了只能惹他生气。他那种身体,再经不起刺激,准得大病一场。再说,只听老虎说,口说无凭,对首长讲了恐怕他不相信。如果他一气之下,把主任和老虎找来,他们肯定不承认,反而是我挑拨离间了。而我们又不知道他们的下一步计划,反而让主任有了防备,我们就更难掌握证据了。以后说话,首长也不会再相信我们。”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北戴河之前,豆豆跟我讲了一些事,这时又讲了好多事。9月7日中午,豆豆与老虎谈完找我,说她是不同意跑的,但老虎就想把首长弄走。我说赶快和首长讲。豆豆说不能讲,现在没有证据。(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220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官伟勋回忆:林豆豆曾对我说,叶群严格限制她与林彪接近,以免她向林彪透露叶群封锁他的、不想让他知道的东西。林豆豆说:“我想多给他讲一点情况,开始还可以,后来越来越不行了。一是叶群限制得越来越严,再就是老虎知道了也不高兴。所以我有时去北戴河,都不能在那里多住。多住几天,李某某他们就催我走,说再不走,老虎有意见。还有就是,你给他(林彪)讲什么,过一会儿他就忘了,忘得干干净净。有一次我告诉他一件事,嘱咐他千万不要和主任讲。我刚走,他就忘了。忽然想起这件事,把主任叫来问是怎么回事。主任一听就知道是我讲的,下来又是骂又是打,把我收拾了一顿。从那以后,我就更不敢给他(林彪)讲什么事了,他记不住。”(官伟勋《我所知道的叶群》,中国文学出版社19935月第一版,172-173页)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豆豆说,真要是有那么回事,报告了,反过来他们会把她看起来,甚至害了,这在过去已经有过多次了。这样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他们可能就跑成了。(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220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我和张清林察看住地的地形。林彪的96楼在半山坡上,往下300米是我们的57楼和林立果的56楼,再往下是8341部队的58楼。林彪的车往下走,必经8341部队的大门口,这使我比较放心了。(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9日,林豆豆两顿饭没吃,又一夜未眠,与张清林、杨森商量,却想不出好对策。(参见张宁著《张宁:自己写自己》,作家出版社19988月第一版,206页)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宋德金(林彪秘书)回忆:大约9月10日,刘吉纯悄悄告诉我,豆豆说,主任和老虎要“挟持”首长外逃,怎么办?我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呢?或许是他们林家内部闹矛盾?(参见宋德金《我在林彪办公室的前前后后》,载《百年潮》2000年第9期)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0日,林豆豆睡到14点,然后与张清林、张宁去山海关、秦皇岛游玩。张宁给林彪买了一只小鸟,林豆豆给林彪买了一个机械兵。还是女儿了解父亲的心思,这个小兵上足了发条,就可以连续扛枪、匍匐,瞄准射击,林彪笑得很开心。看见小兵不动了,林彪拿起来左看右看,好奇地问“怎么动的”?林豆豆蹲在父亲身边为小兵拧上发条,小兵又活跃起来,林彪弯下腰,很有兴趣地一直看着,好像又回到了他最辉煌的战争年代。(参见张宁著《张宁:自己写自己》,作家出版社19988月第一版,225-227页)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9月10日,我与林豆豆又碰了一次头,我们都没有发现新的情况,只听说准备去大连。(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清林回忆:从9月9日到11日,日落日出,我们一直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的,老想着别发生什么事。后来我想和杨森把林立果抓起来,捆到厕所,打个麻药,把林彪救出来,跑回北京。还想了很多……我非常焦急,又建议向中央报告。豆豆认为情况不明朗,向中央报告怎么说?万一老虎回来什么动作也没有,怎么向中央解释?怎么向首长交代?岂不是成了“狼来了”?今后真的再有什么事,中央也不会再相信她的话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提出四条防卫措施,一、调动警卫部队砍树拦车,防备他们突然出走;二、派人去机场破坏飞机;三、老虎一回来,借谈话为由先把他绑起来;四、等首长清晨出来转车,把他救走。四条都被豆豆否定,她认为情况不明先行动,一定会遭到主任反扑,说不定会被扣上杀人、企图谋害首长的罪名。最不利于自己一方的是没有任何一个警卫敢这么干,虽然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弟弟,但职务上一个是政治局委员,一个是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没有证据,谁敢乱抓他们?搞不好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是我们谋反。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问:“首长有没有可能知道老虎的想法?”豆豆说:“看样子不知道,老虎跟我说连他自己都拿不定主意,不可能跟首长商量过。”我在屋里转,叹口气:“现在的形势,老虎最危险,主任最荒唐,首长最痛苦,你最难办。”豆豆沉默很久没有说话。最后我们取得共识,由豆豆出面先找少数工作人员秘密打招呼,让他们知道老虎和叶群对首长的安全造成威胁,要他们注意老虎回来后的动向,保护首长。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参加谈话的分别有宋德金、李文普、刘吉纯。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他们都十分震惊,纷纷问有什么证据?这是不是你们家庭闹矛盾开玩笑?林豆豆强调:“主任说是去大连,不一定去大连,最好让首长别动,哪里都不去在北戴河最保险。”众人还是不理解,刘吉纯问:“首长和主任不去大连去哪里?”这时候林豆豆还不能说得那么明白。(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220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北戴河表面上平静极了,善良的人们并不知道一场九一三“大地震”即将发生。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连紧张工作了三天,林豆豆太累了,到9月11日,她睡了一天。(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220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1日凌晨,叶群接到林立果从北京打来的电话,情绪明显反常。一上午,叶群焦虑不安,不停地来回走,一会儿拿起文件,一会儿放下文件又拿笔,一会儿放下笔又拿茶杯,好像丢了魂一般。(参见张宁著《张宁:自己写自己》,作家出版社19988月第一版,228页)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内勤和秘书说:9月12日这一天,似乎没看出林彪那里有什么反常。叶群不断往林彪那里去,有时嘀咕,有时站着一言不发,站一会儿就走,隔一会儿又来,不管叶群说话还是不说话,林彪始终不开口,甚至连眼睛也不睁。叶群呢,火烧屁股一般,20点了,又要散步,又要打乒乓球。但没打几个回合,就突然沉下脸,说不打了,回去!谁也不理就走进门。叶群经常发无名火,身边工作人员也不敢多问。(参见张宁著《张宁:自己写自己》,作家出版社19988月第一版,233页)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2日中午,林豆豆得知林立果晚上回北戴河,分析他一定有所动作。(采访张清林笔记,1998220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一天的白天,林彪别墅还是“歌舞升平”。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9月12日午饭后,叶群叫我去她的办公室,李文普在那里。叶群突然问我:“现在部队情况怎么样?”我没加思考,就说“部队很好,没问题”。叶群很严肃地看着我,说“没别的事,随便问问”。我说“没事我就走吧”,起身离开她的办公室。回来我考虑叶群为什么要问部队情况,是否对部队不放心。下午我看到叶群叫工作人员为林豆豆、张清林订婚,并放风说要去大连。(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17点左右,主任在首长面前为我订婚。(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立果“装模作样”地给姐姐带来一束塑料花。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个大大的“阴谋”正在悄悄弥漫。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晚上接回林立果后,我一直没有见到他和刘沛丰的面,我开始怀疑他们这次回来一定有别的事,根本不像是为林豆豆订婚回来的样子。为防意外,我没有参加订婚,正好碰到李文普,我说:“他们可能走不了,要在这儿住,他们的房子准备好了没有?”我们俩就下去看林立果的房子。回到96楼的院子里,坐了一会儿,我看李文普不说话,我就说:“我看老虎这次回来有点不对劲,是不是要出事?”李文普说:“不会有什么事,上了飞机再说吧。”我说:“上了飞机就晚啦,工作人员中就咱俩有枪,为防止出问题,是不是从部队挑几个战士上去?”李文普没有表态。(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为什么不相信林豆豆 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我从9月7日开始,分别找刘吉纯、李文普、林彪身边的两个卫生员等人反复谈话。你们要忠于首长,要保卫首长,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对首长负责。其中找李文普谈得最多,请他密切注意观察情况,因为他是关键人物。林办工作人员都知道,林彪对李文普的信任超过对主任和老虎的信任。有许多事情,林彪不对主任和老虎说,但对李文普说。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开始不愿意听我说(他认为她精神不正常嘛)。自从“文革”以来,我一直被他视为给他们工作人员“捅漏子”、“闯大祸”的人。同时他和“林办”工作人员一样,虽然完全相信我决不是那种说假话的人,但不相信我从老虎那里听到的事情。后来他也感到事情不对头,并对我说了主任和老虎瞒着林彪干的一些事。我请他一定要组织好工作人员,准备好对付各种可能发生的突然事变,注意防止有人在林彪身上用什么药,确保林彪的神志清楚和人身安全等。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2日21点左右,主任让许多人陪我和张清林在通往她住房的走廊看电影。应我的请求,帮助我掌握情况的林彪内勤张恒昌告诉我,他听见主任说:“去广州不行,去香港也行呀。”小张始终没听到首长的任何声音。接着我碰见老虎,便问他,他说马上去广州。而我知道在此之前,林彪一直对我们说,过几天他带我们去大连。(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2日上午,林彪让警卫秘书李文普收拾一下东西,还是说准备去大连。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而现在,怎么变了呢?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内勤小陈进到林彪屋里几次,都被林立果赶了出来,他不得不拿着毛巾装作擦厕所,通过一道走廊,从另外的门进去,贴着墙壁断断续续听见几句。(参见张宁著《张宁:自己写自己》,作家出版社19988月第一版,243页)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我又去问李文普。李文普说,主任叫我安排明早6点去广州,先不要通知8341部队(过去他们到哪里,都是事先报告总理,同时通知8341部队领导人的)。首长只知道换个环境去广州养病。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候,我发动和组织工作人员的工作,特别是对李文普这个关键人物的工作还没有做到确实有把握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为防万一,我便决定找8341部队大队部了,以此作为第二手准备。因为我通过了解,听说长期守卫林彪和其它中央领导的驻北戴河的8341部队并不知道什么事情。过去叶群对我和工作人员说过,“九大”以后汪东兴主动向林彪、叶群提出,要求李文普兼任8341部队的副团长,林彪、叶群始终没有同意。汪东兴他们又说,以后李文普有权为林彪的安全调动8341部队。他们并为此通过了决议。照过去的惯例,李文普当然有权调动正在守卫林彪安全的大队部。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决定去找8341大队部之前,我先和警卫科长刘吉纯商议,由刘吉纯把李文普叫到院子的僻静处,我对李文普、刘吉纯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为了证实我对林彪的了解,我再次问李文普:“首长是否知道老虎对我说的事。”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首长哪里会知道!我一直守在首长身边,这我还不清楚?首长肯定不知道!”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既然如此,你能调动大队部保证首长的安全吗?”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这没问题,我能保证。汪东兴、张耀祠他们原来要我兼任8341部队的领导职务,他们党委做出决议,规定我有权为首长的安全调动8341部队。”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强调说:“我给你谈了几天了,要提高警惕,不要麻痹,要防止今晚出事。你能保证首长不被弄上车吗?”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能保证,你放心就好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还是不放心:“你有把握吗?”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这不成问题,我们有这么多人。主任、老虎要跑,我们就是拼了,也不能让首长被弄走。”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你跟8341部队经常打交道,有工作关系,又很熟;我常年不在家,不认识他们。找8341部队,我去不合适,还是你亲自去调动大队部吧,你有这个职权。”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却不同意他去报告。他说:“现在“林办”与8341部队的关系不太好,也还搞不清情况,要是没有发生什么事,那可不是一般的问题了,那可不得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首长身体长期不好,你身体也不好,你辛辛苦苦,一直带病坚持在首长身边守护了20年。大家都知道,首长那样信任你,你为首长的病和他那样被骗,掉了不少眼泪,吃了不少苦头。你对首长是忠诚的。你对工作人员经常说要忠诚保护首长,现在是保卫首长安全的关键时刻,你要是没负起责任,那你20年不都白守护了吗?你平时口口声声要忠诚首长,到这时候,你怎么又犹豫起来了?你过去帮助欺骗首长那么多年,那也是不得己,怪不了你。你本质上还是同情和忠诚首长的。可是,我早就对你们说过,首长被骗,总有一天要被揭穿的。在这个时候,难道你还帮助骗首长?骗到底吗?”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7日以后,我一再对李文普说这些话。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还说:“你再不去就晚了,你还等什么时候?主任把你的女儿送到空军当兵,你不要让主任搞过去了。你也许是怕,但你怕也没有用!首长的安全如果出了事,你逃脱不了责任,因为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向中央交代!你要跟着走,那你就是叛徒!你要是没有保护好首长的安全,你就是没走,也要为一切严重后果承担一切责任!”(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与李文普谈了不止一次,谈得最深。李文普似乎已经被说服,他甚至还和林豆豆交换“情报”。参见《林豆豆关于九一三事件的回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是怎么想的呢?他感到非常突然。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回忆:1971年9月12日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紧张、思想斗争最激烈的一天。上午还在准备往大连去,没想到下午,林豆豆突然对我说,老虎尽干坏事,要害毛主席,他们要去广州,万一不行就让首长去香港,你不能让首长上飞机。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我不相信的原因有几条,林彪让我准备到大连,并没有说到广州。我知道林豆豆与叶群感情不好,林豆豆曾因为对象问题以死抗争,吃了一大瓶安眠药,幸亏公务员王淑媛及时发现,送到301医院抢救,才免于一死。林豆豆与林立果也有矛盾,感情平淡。叶群到处散布林豆豆有精神病,现在突然冒出这么大个“阴谋”来,我吓了一大跳,首先想这是林家母女又闹矛盾了。长期在“林办”,对林家真真假假的事见得多了,也见怪不怪了。所以九一三事件前发生的诸多事情,我们都没有很大的警惕。尽管我很吃惊,但心里还是没吃紧,因为林豆豆不说任何证据,我当然不会很相信了。我有什么理由不让林彪上飞机?如果他要上,我能强行阻止吗?不让他上,能行吗?(参见《林彪卫士长李文普不得不说》,载《中华儿女》1999年第2期)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可是据知情人说,林豆豆要向林彪报告,李文普不同意。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是李文普不同意林豆豆向林彪报告?还是李文普不同意林豆豆让他向林彪报告?反正李文普不想去说。李文普认为,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向林彪报告?只要林彪说句话,“林办”工作人员都会听林彪的指挥。你不敢向林彪查问,却要我阻止首长上飞机,把责任推给我们这些不知底细的工作人员。我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负不起这个责任。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以前在杭州,毛家湾打电话说了一些林家的事,叶群要求“封锁”林彪。林彪知道北京来电话就问,李文普按叶群的话回答,林彪发了大火,说我枪毙了你!后来知道是叶群搞“鬼”,林彪又向李文普道歉。但从此叶群对李文普“恨”之入骨。(采访林彪秘书关光烈笔记,200099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伴君如伴虎,从李文普的角度考虑,他不愿意向林彪报告似乎是比较可信的。李文普50年代就是林彪副官,管行政和内勤。那时林彪要选个警卫班长,将来升成副官。跟广州军区司令员的黄永胜说了,黄永胜从东北来的警卫团找,推荐了李文普。时任林办秘书的姜树华从众多推荐的档案中,挑中了有一定文化的李文普。李文普也愿意来,说“光荣啊”,李文普当警卫班长,确实不错,忠心耿耿。以后李文普跟林彪进了北京,老婆和孩子也随军了。而林彪常年在南方养病,为照顾李文普和家属团聚,让他走了。可是新来的副官不太合适,林彪又叫李文普回来。在林彪眼中,李文普老实,不言不语,工作勤勤恳恳。李文普这样评价自己,文化不高,头脑简单,对高层斗争不大关心,整天为林彪的衣食住行服务。但实际上李文普决不是“大老粗”。调到林彪身边前他是很有水平的副指导员。50 年代初能当上副指导员,那是大知识分子。而且从以后的很多事情看,李文普很有心计,深得林彪的喜爱。所以,虽然叶群老想赶走李文普,但奈何不了林彪这块“挡箭牌”。(参见《林彪卫士长李文普不得不说》,载《中华儿女》1999年第2期)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保护林豆豆去报告 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2日晚上,李文普在值班室值班,林豆豆把他叫到小厕所,再次讲了不能让林彪上飞机。李文普心里还是没有底。没有证据,我一个普通工作人员怎么好不让首长上飞机?(参见《林彪卫士长李文普不得不说》,载《中华儿女》1999年第2期)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当晚22点半左右,林豆豆从里面出来,看到李文普和我,把我们叫到屋后面,说是小张刚听来的,他们要走,要到广州去,到香港去。这不是要外逃吗?我大吃一惊。林豆豆要赶快去报告。我叫李文普一起去,李文普不去,反复强调:“问题是我搞不清楚呀!情况是你从林立果那听来的,如果真有什么事,到时候还可以在飞机上采取措施,反正我们人多,我差不多对工作人员已经布置好了。”(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我和在场的刘吉纯都不同意“上飞机”。但我明白李文普是叫我自己去找8341部队。我去大队部,虽然没有李文普合适,但我要不挺身而出,他们就更不相信我对他们讲的情况了。于是我断然对李文普说:“你不去,我去!”李文普马上表示赞同,说:“那好,你去吧!我在上面守着。”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问:“现在负责警卫部队的是谁?”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张宏,他负责北戴河整个地区中央首长的安全。他是老红军,职务是副团长,但是个军级干部。”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问:“这个人怎么样?找他行不行?”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听说还可以。”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问:“他平常在哪里?”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主要在大队部。你见了张宏,就说我同意你去找他们的,是我派刘吉纯陪你去的,叫张宏和我联系。”李文普让在场的刘吉纯护送我,先找姜大队长。他是这个地区的头儿,比较精干。然后再找张宏谈。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还专门交代刘吉纯出面给张宏说一下情况。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我找张宏谈了以后,由你负责同他联系,因为你有权代表首长调动和指挥部队。”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那好,就这样办吧。”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叫张宏带部队上来,请他们出面阻拦。在部队没有上车之前,你无论如何要尽一切努力保证首长不被弄上车,不然就麻烦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那当然喽,我尽量拖延时间。司机老杨不知道什么事,我已经给他布置好了,他听我的,这不成问题。”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你知道林立果、刘沛丰都会开车。”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李文普说:“这我知道。好,就按你说的办,在张宏没带部队上来之前,我一定保证首长不被弄上车。”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最后我又问李文普“带枪了没有”,李文普说“没有”。我说:“你们平时都经常带枪,到这时候,为什么不带枪了?”李文普说:“枪放在宿舍,马上就带。”(参见《林豆豆关于九一三事件的回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哪里想到,李文普带上枪,却发生了本来很清楚却至今没有搞清的李文普枪伤之“谜”。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将近22点,我和刘吉纯跑到8341部队二大队部的外边。刘吉纯在大队部和姜大队长谈了一会儿,陪着姜作寿出来见我。(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刘吉纯回忆:我领着林豆豆顺着黑森森的小路下去,来到8341部队大队部,我先把林豆豆安置在小树林里,我去联系。部队已经休息,没找到副团长张宏,看见大队长姜作寿和卫生员小陆正在下象棋,我把姜作寿叫出来,说林豆豆有重要事情向中央报告,你快去。我把他带进小树林,我说你们谈吧,我回去看看动静。(采访8341部队警卫科长刘吉纯笔记,1996102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回忆:林立果9月8日走时,叶群就关照,老虎他们回北京,谁也不准对外讲。司机小宁把林立果和刘佩丰送到机场,回来对我说,一路上,林立果和刘佩丰不断回头望,好像怕有人钉梢。9月12日晚上,林立果突然从北京回来,事先也没有通知。22点了,林彪住的96楼一反往常,仍是灯火通明。我们的五部警卫车,被他调走了四部,为林豆豆订婚出出进进。林彪的“大红旗”和叶群的“卡迪拉克”都停在各自的门前,司机得到通知,不准离开自己的车,看来他们随时准备出发。可是我这个负责警卫带队的人却没有得到通知。万一首长行动,拉不出去怎么办?我打电话问李文普:“是不是要行动?”李文普说:“现在没有,有事会通知你。”“是不是给我们下来几辆车?”李文普拒绝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决定上去“侦察”一番。在96楼门前,林彪内勤小陈告诉我,刘沛丰把着门,连他也不让进。平时小陈是随时可以出入林彪的房间的。接着我又碰见林彪秘书宋德金,他有些不安地说:“听说明早6点走。”我检查了哨位后回到大队部,已经是22点多,刘吉纯领着林豆豆来了,说有要紧事。她看着屋里的值班参谋,不再往下说。我把他们领到隔壁,林豆豆怕被人偷听,最后我把他们领到小树林里。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说:“大事不好了,叶群、林立果要带首长逃走,先到广州,再到香港。”我大吃一惊,却不很相信,谁敢相信?出事前,没有一点怀疑心。党的副主席怎么会跟着老婆孩子到香港呢?“你说的这些可靠吗?”林豆豆说:“可靠,叶群当面给我布置的,她让我马上回楼准备,跟他们一块走,我不能跟他们一起走啊。你看我该怎么办?”我问:“这事首长自己知道吗?”林豆豆说:“他们骗他,他哪里知道?”(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豆豆回忆:将近22点,我和刘吉纯跑到8341部队二大队部的外边。刘吉纯在大队部和姜大队长谈了一会儿,陪着姜作寿出来见我。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去找大队部,并不是我对汪东兴、张耀祠等人抱有多大希望,只不过认为必须经过组织程序,而当时只能经过8341部队。同时,我们除了在党中央和群众面前把事情捅开,别无它路可走。1972年8月26日,周总理对我们说:“你们当时也只能那样做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林豆豆第一次的报告和请求。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为了让部队采取措施,我首先明确说,是李文普叫我们来找的。按惯例,不用再说什么,姜作寿马上就会明白我的行动代表林彪。接着我说了林立果的意思和林彪内勤当晚告诉我的情况,以及李文普、刘吉纯讲的大量情况。我们一致认定林彪被骗,决不是要跑。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似乎深知内情,说:“是呀,我们也看出来了,我们为林副主席里里外外守卫这么多年,也了解和听到不少情况。”他具体讲了林彪被骗的一些事。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今晚林立果回来,林办谁也不知道,送林立果的飞机现在还停在机场。”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说:“林立果回来我们知道,是林办叫我们派车去接他的,但没有接到,我们看见他坐车回来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还说:“李文普讲林彪什么也不知道。”我具体讲了李文普、刘吉纯等都不同意她给林彪讲。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马上说:“就是不要给林副主席讲,我们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免得惊动他。这件事由我们来处理就行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我是提着脑袋来找你们的,你们相信不相信。你们要是不信,就问问他(指在场的刘吉纯),问问李文普。”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点头说:“我们相信,相信,刘科长已经给我们说过了,你放心,不要着急。”(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副团长张宏的态度非常坚决 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到第二天早上6点,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但要防止事情提前发生。我具体请求他们调动部队,采取紧急措施,包围57楼和96楼。不行的话,先把叶群、林立果和刘沛丰扣起来再说。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让我向主持北戴河警卫工作的副团长张宏报告。我又与张宏讲了很多。我反复强调:“你们能保证首长的安全,保证首长不被弄上车吗?”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我们能保证,我们驻在这里,就是这个任务嘛,你放心好了。到时候,我们都到96楼停车的地方去,在旁边守着就是了。这还不保险吗?”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问:“你们有多少兵力?”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这一片都是我们的部队,有二中队、四中队、六中队……还有机动部队,我们还可以迅速从附近调部队来。”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有多少汽车?”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我们有专门机动的小车队和大车队在这里,随时可以出动。”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这么大的事,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光嘴上说说呀!你们一定要采取万无一失的措施!”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你放心,我们需要好好安排一下。反正一定会确保首长的安全,这一点你尽管放心。现在的问题,要马上请示中央,向汪东兴报告。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我的意见最好不要向北京报告,你应该主动承担这个警卫责任。”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我一边请示报告,一边调动部队,采取措施。”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不想让他们向北京报告,我说:“向汪东兴报告行吗?”但我最后还是表示由他们决定是否向汪东兴报告。张宏说他向周总理报告。出于对总理的信赖和愿望,我未加思索马上表示同意。但我一想到周恩来不知道毛泽东在南方和各省打招呼的事,担心康生和江青他们对他设陷阱(其实周恩来是知道毛南巡讲话的,毛泽东专门派华国锋到北京给周恩来看他讲话的纪要)。我不能让他们利用我的行动对总理发难,或者让他们捞救命稻草,所以我当即说:“北京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给总理报告,时间也来不及了。远水不解近渴,你们是在这里专门警卫的,你们要对党和人民负责,绝对保护首长的安全。请求你们调动部队,主动采取措施。”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坚持说:“我必须向汪主任报告,他是我们的直接领导。汪主任会向上报告,我一边报告,一边采取具体措施就是了。”(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姜作寿回忆:我提出要向北京的张耀祠和汪东兴报告。林豆豆说:“他们靠得住吗?”我说:“靠得住,他们都在毛主席那里工作,我不向他们报告,向谁报告?”林豆豆迟疑片刻,说:“那好吧,你赶快报告吧。”(采访8341部队大队长姜作寿笔记,19971020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还提到林立果说他在东山有个秘密机场,可以窃听全国的电话和这里通向北京的所有电话。这里和北京只有一条专线,你和北京通电话,他会不会马上知道?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嗨!什么秘密机场,我们都知道那个的土机场,在我们警卫的范围之内,我们经常看见他去。我们部队的专线也完全可靠,经常和北京有联系。”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和李文普、刘吉纯、杨森等都估计到我一找8341部队,叶群、林立果很快就会知道,因而很可能把时间提前。出于这种估计,我对张宏说:“要是事情提前发生,你们怎么办?”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到时候我们就上去问问。我们是专门负责警卫的,比李处长、刘科长和你们去问还合适些。我们装作不知道你讲的事,上去问,这么晚了,上哪里去?这样安全没保证,劝他们等我们布置好安全工作再走。”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强调说:“你们去问的时候,一定要有保证措施在后。”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这当然喽,这我们比你懂,你放心好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进一步问:“叶群、林立果硬要马上走,你们怎么办?”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为了保证林副主席的安全,到时候对他们就不能那么客气了,我们就是拼命,也要保证林副主席的安全。”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你们要注意,林立果、刘沛丰身上都带有手枪。”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我们到时候多带几个人,也带上枪。”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他们都是好枪。”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我们的枪,更好!”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为了将来有利于弄清真相,我慎重强调说:“尽量不要开枪就解决问题。开枪保证不了林副主席的安全,打伤打死了谁也不是小事,到时候几个人对付一个人……”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做了一个非常熟练的反绑姿式,继续说:“从后面上去,两个人把胳膊就这样一架,就行啦!”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你们要多准备几个措施。”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96楼周围好几层,里里外外到处都是我们的部队,路口都是我们的岗哨,你们不是见了几步一岗嘛。我们再多派一些战士去加强路口岗哨,每个岗哨都有电话,我们还有电台和步谈机指挥嘛,有什么情况,我们马上就会掌握,立即指挥的。我们还准备派一些精干的人上先行车先到机场,这样,前面后面都是我们的部队,你尽管放心好了。”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说:“李处长交代我,叫你跟他联系。”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张宏说,那好,我直接和他联系。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看张副团长态度这样鲜明,并且考虑这样周到,条件又这样好,说得这样有把握,就赶紧回来了。我感到比较放心了,但当我冷静下来,想到十多年来党内斗争的咄咄怪事,从根本上对依靠8341部队,我还是不抱多大希望,还是要立足于我们自己解决问题,这是我们的第一手准备。对此我们信心十足,以为很有把握。因为“林办”的工作人员都发动起来了,离明早6点还有近8个小时的时间来计划和准备我们和工作人员的行动。(采访林豆豆笔记,19991011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eFJ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