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上山下乡纪实 离家——何印福

时间:2011-10-05 23:07:44  来源:情系小河西  作者:何印福

     1968年10月31日的早上,一脸愁云的母亲把我从朦胧中叫醒。昨夜,为我这个将要远离家人到异乡生活的游子收拾行装,全家人几乎一夜未眠。早餐时,年幼的妹妹,托着一盘热气腾腾用油煎过的饺子放在桌上。悄悄的坐到一旁让我一个人吃,这是母亲昨晚为我包的送行饺子。饺子馅是一个肉丸的,它包进了我们家这个月的肉票和油票(那时候油和肉都是用票限量供应)。然而,这过年过节也难吃到的美食,我嚼在嘴里却无滋无味嗓子里像堵着什么难以咽下。面对母亲那关切、怜爱的目光,我只能压住心中的酸楚,强颜一副笑脸,一伸脖,一伸脖的往下咽,做给母亲看安慰她那颗慈母心。

   早饭过后,爸妈都要上班,只有姑姑和姐姐在单位请了半天假,同几个少儿时玩耍的伙伴送我上火车站。来到站台时早已人声沸腾,上万送亲友的人和上山下乡知青把站台挤的水泄不通。站台上红旗飘扬,墙壁和柱子上贴满了各种颜色纸写的标语,高音喇叭不停播送着那个时代的革命歌曲和高呼热烈欢送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广阔天地炼红心这一系列口号。喇叭里的声音和这站台上找人的喊声亲人分离的嘱托声,加上难过的哭泣声,混杂成一个巨大嗡嗡的声音。这声音里包裹着我们这一代年轻人,青春向上,勇于走出家门去闯世界的激情,同时也包裹着对征程未卜的忐忑和亲人离别的痛苦心情。

   姑姑和姐姐同几个同伴背着我的行装,把我夹在他们中间,一边相互喊着别拉下,一边剥开浓密的人群,寻找我乘坐的那节车厢,来到车前,几个人上车去安排我的行装。姐姐和我在站台上,相互嘱咐着那些说了多少遍的话语。要常给家来信,要注意身体,你要照顾好父母,妹妹.等等。几个人从列车上下来时,一个哥们儿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叫他们抽。并拿出一根送到我面前,我摆了摆手表示不抽,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抽过烟。可他又把刚分剩下的半盒烟和一合火柴塞到我手里。带着哽咽的语音说;以后你就是成人了凡是要自己解决。干活累了或有烦心的事就抽一颗。我还要上班就不在这等车开了我先走了。祝你一路顺风。说完他紧紧的握了一下我的手转身走了。望着他转身时留下那张凝重的脸以及在他身边几个因为忙碌额头上渗出汗水的伙伴,我的心一阵一阵的发紧。我知道他们和父母今天在班上的心情都不会好受的。而且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和他握手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他的手是热热的。他用这一握把兄弟之间的爱惜情送到我心窝。眼前的情景和周围气氛的感染,把多日来,我为可以离开家要独立生活的激情和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光荣的豪迈一扫而光。心变得沉沉的,鼻子发酸,眼眶里充满了泪水。我抬起头,把泪水挡住的模糊目光向远处望去,用此掩饰自己的心情,别被伙伴们笑话。他们几人也用讲一些笑话和过去有趣的事来安慰和劝解着,过了一会我的心才一点点平静下来。

     忽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子,顺着声音望去见到一张青春洋溢的笑脸。啊.是我同班同学关系很亲密的朋友。他身材魁梧,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小伙子,他费力的从人群中挤到我面前,他一脸兴奋语调极高的跟我寒暄着,并介绍随他身后一同挤过来的几个人。他的父母也没来,是哥哥姐姐和几个门口同伴来送他。和他握手时,看到他眼睛里红色血丝,有些点泛肿的眼泡,与他现在兴奋有些涨红的脸之间反差,我能觉出他在离家前是哭过的。“你是演员材料”。我没头没脑的给了他一句。说的他一脸雾水,反问到:“你什么意思?”我低声说:你哭了。哈哈;他仰起头笑了两声,说;我没心没肺,我会哭吗、你看哭的楷模在那。说话间,边用手一指,边凑到我耳旁低语到;咱学校二班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同时也听到一个女孩嚎啕大哭的声音,女孩和一个中年妇女相抱着,她咧着的大嘴几乎占到了脸的四分之一,两行泪水夹着一行鼻涕任流到那个妇女的肩头和后背。如果把那扭曲了的脸归正话,一定是个清秀俊俏的漂亮女孩。

      正在我俩评品女孩时。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响起,刺破了站台上那嗡嗡声。高音喇叭重复播出;列车就要开车了没上车的知青请赶快上车,送亲友的同志们请赶快下车。我们两人来到车上找到座位。嘈杂的车厢内乱作一团,有人在找座位,有人从车窗和外面的人告别。我见到几个同班同学相互打了招呼。他们就挤到各个窗口和外面的人说话去了。这时我也意识到,应该和下面来送行的伙伴,说说话道个谢。可是临站台的一面窗口挤满了人。我想如果现在从车下看车窗口。一定像一个框里镶着各种表情的脸。有悲伤、兴奋、平静、满不在乎的大漫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比较少的窗口,我也把脸探进了画面。见到几个伙伴,他们站在离车窗较远的地方跟前挤满了人,他们要挤过来也很费劲,我只好挥挥手,冲他们喊道;谢谢你们,回去吧,以后多联系等等。就两手一撑,用力退出画面。把地方匀给想钻进画面的人。坐到自己座位上喘着粗气。

      随着一声汽笛的长鸣列车徐徐启动。就如同交响乐队指挥,一下高扬起手臂,整个车站内,立刻响起巨大的隆隆声。这声音是由哭泣声、呼喊声、列车行进声、高音喇叭里的进行曲声共同奏响的。这声音在车站内回旋,击打着人们的心。多少年后,回想起来,依然感觉那么悲壮.凄惨。然而不管那声音多么悲壮.凄惨,仍没留住被列车载向远方的亲人。列车驶去车内哭声响成一片。我静静的坐在座位上,慢慢的掏出香烟,轻轻的点上一颗,两行再也忍不住的热泪夺眶而出。

      从此,离开了养育我多年的父母和熟悉的家。奔向那遥远陌生的异乡。那一年我未满18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