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惊险一瞬——王春增

时间:2011-08-02 06:51:23  来源:情系小河西  作者:王春增

    1968年10月11日,刚刚过完19岁生日的我,满怀着一腔青春少年独有的恣意四溅的豪迈激情,在毛主席“上山下乡”号角的指引下,同无数激情万丈、热血沸腾的青年一起登上了北上的火车,来到了让我们兴奋、憧憬并准备大干一番事业的热土——北大荒。5Ae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刚到北大荒,我被安排在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三团三营四十五连(小河西)。当时连队是军事化编制,集体生活,到处洋溢着团结、紧张、生气勃勃的气氛。5Ae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69年的春天,我被安排到三营基建排,我的工作主要是冬天上山伐木,春、夏季负责全营木材供应及房屋基本建设。当年夏天,营部领导安排我和当地青年张万林组成一个小组,到黑龙江打捞木材。张万林是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豪爽、热情,跟他在一起,总让人感到心里暖洋洋的。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张万林居然成了我的救命恩人。5Ae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天,我和张万林大哥在黑龙江四季屯码头,划着一只小木船在江中打捞木排,在黑龙江上漂流的木排,每一组下面一层都是长 8米、上面长是5-6米的木材,几层叠在一起,高高大大的木材,用手指粗的铁丝牢牢地捆扎成梯形,然后一组组顺着湍急的江水急速而下,场面十分壮观。当我们打到一组巨大的木排时,惊险随之而来,一场生命的考验正不知不觉地向我袭来,而我却浑然不知,只是兴奋地对着张万林大哥喊着:“快看,那组木排真大呀!”然后我们将小木船迅速地划向木排靠拢过去,捆拢了绳子,木排上的小木牌清楚地写着“286号”。我们带着木牌奋力向岸边划去,当小木船距离岸边还有50米远的时候,我迫不及待的跳下水中,拉着绳子向岸边奔去,来到岸上我将绳子系在了一棵碗口粗的树上,由于水流湍急,加之木排体积很大,有着极强的惯性。这时,拴绳子的小树嘎嘎作响,就在此刻险情发生了。木排巨大的惯性将系绳子的小树连根拔起,而绳子又恰好缠住了我的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树和我一起被卷入江中,当时被卷入江中的我早已听不清还在小船上高声呼喊的万林,只听江水呼呼的咆哮着。很快这巨声震醒了我,我马上冷静下来,躬身拉起缠在腿上的绳子,顺着绳子拼命地向木排方向移动,因为我知道巨大的木排在激流中的强劲浮力,是我获得一线生机的唯一希望。当我拼尽全身的力气向木排移动的同时,我的万林大哥此时也在拼命迅速靠近木排,并从木排方向沿着绳子奋力向我靠近,同时快速的拉紧绳子,就在我耗尽了全身的力量,奋力露出水面的一刹那,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住了我,将我拽上小船。精疲力尽的我和同样在紧张疲惫中解脱的万林大哥四目相对,没有任何的语言,只是笑啊、笑啊┄┄。5Ae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人生的漫漫长河随着时间一起流逝着,但是这短短的瞬间和那双有力的大手,却在我的内心深处打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记。返城之后,我一直挂念着万林大哥,可是就在我返城不久,得知万林大哥病逝的噩耗,悲痛、回忆、不舍、感激一齐涌上心头,让人伤心不已。同样年轻热情的我们,同样用激情、汗水浇灌过北大荒这块热土的我们,所不同的是:我将青春和回忆留在了那里,而万林大哥却将全部生命献给了“北大荒”——我永生难忘的第二故乡!5Ae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5Ae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