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5·28》终身难忘的日子——曲建生

时间:2011-03-06 13:40:03  来源:  作者:曲建生

      夜幕笼罩着群山,笼罩着祖国边陲黑龙江畔的小山村-----四季屯儿。暗淡的夜色在大风圈的束缚下,失去了往日的明亮和皎洁。乌云伸出魔鬼的利爪,不断的侵蚀着月亮的俏脸。通往江边的小树林儿,被风刮得像鬼魅一样不停地晃动,不断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地已进入梦乡,四季屯儿不远的兵团41连的驻地,营房在黑暗中静悄悄的,只有连部的灯光还亮着。熄灯号早已吹过,劳累一天的战士们已是鼾声雷动,奔过了二道岭。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凄厉的嘶叫划破夜空,像一颗炸雷一样在41连的上空炸响。凄惨的声音震撼着大地;震撼着树木;震撼着群山;震撼着万物,拨动着人们的心弦,久久不能平静,让人们恐慌战栗。  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70年5月28日清晨,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吃过早饭,我和陆永成、安永吉从伊拉哈滩划船回连队取给养和汇报工作。近二十里的水路,还是逆水行舟,需要四五个小时才能到达连队。我们三个人轮换的划着,向连队进发。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眼望着平静的江面,碧波荡漾,小船沿着江边划过清澈见底的江水,两岸的垂柳郁郁葱葱。湛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白云,远处的青山在蓝天下晃动。初夏的太阳照在人的身上暖意融融,微风吹在脸上令人心旷神怡。这美丽的景致,动人的画面,让你陶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打渔排在战备值班连队中被编为四排,由两个班组成。四O火箭筒班共六个人,班长是杨和国。六O迫击炮班原班长张永起被调到营部后,由我接任班长,共九个人。还有一个织网班,在编制上归六排,实际工作由打渔排领导。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开江前夕,我和杨和国各带着本班的人员和老职工分别进驻了两个打渔点儿,一架山和伊拉哈滩。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架山是原打渔队的老渔点儿,有一处地窨子老渔房子,由于来了知识青年,人员增加,老渔房子住不下,连队派人正在给他们盖新渔房子。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伊拉哈滩当年是新建点儿,登岛后,我们班全体人员和老职工一起,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盖了一处地窨子。虽然简陋,但可以遮风挡雨。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离开连队上岛已有一月有余,连长和排长刘长发在半个月前,赶着马车送给养只来过一次,查看了住处和周围的环境。自从离开连队就没见过杨和国,心里还真有点儿想这个挺大个下巴,满脸胡茬子的家伙。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将近中午我们回到连队,一打听,排长刘长发和织网班的女生都上一架山了。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特别高兴,这回有借口可以上一架山玩儿玩儿,顺便看看新建的渔房子和杨和国。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年的打渔排在连队是个独立王国,一切行动和工作都听刘长发的指挥和布置,有事儿根本没人找连部,都找刘长发。我要汇报伊拉哈滩的工作和情况当然要上一架山找刘长发啦。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中午饭我是在田福滨那里吃的。吃过中午饭之后我们就向一架山进发了。一架山打渔点儿离连队有八里多地,仍旧是逆水行舟。我们到达一架山时大约是下午两三点钟吧。这时织网班的女生已经把淌网补好了,她们像一群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划着船去了对面的江心岛。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前几天,杨和国他们打淌网时撞上大木头,结果把网给撞坏了。50多米长的淌网若是在屋里补,最少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正是拿鱼的季节,一个星期没有淌网打渔,损失是巨大的。排长刘长发把织网班的全体女生都调到一架山,在沙滩上把网抻开,大家一齐动手,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把网补好了。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见到刘长发后,我把我们渔点儿的情况向他作了汇报后,杨和国就带着我们去看正在新建的渔房子。我们在新建房子的工地上,江面上不时传来织网班的女生在江心岛上的欢歌笑语。她们兴高采烈的在那边玩着、唱着。可想而知,那时她们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高兴;多么的无忧无虑。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一天打渔排聚到一起的人最多,有二十几个人。在织网班姑娘们的一致要求下,刘长发下令把前几天打到的一条七十多斤重麒麟附子杀了,做穿鱼丸子吃。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晚饭时,老薛头做了满满登登一大锅穿鱼丸子,屋子里坐不下,大家都外边,一伙伙的围着用脸盆盛着的鱼丸子汤,吃着丰盛的晚宴。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我到打渔队后,人数最多、吃的最丰盛的一次聚餐;也是唯一的一次聚餐;最后的一次聚餐;令人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一次聚餐。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夕阳沉入群山,晚风带着凉意侵蚀着人们的心肺。浪花不断地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发出哗哗的响声。夜幕即将来临,我们站在岸边准备登船返回连队。织网班的女生们说要走着回连队,就陆陆续续顺着通往四季屯儿的小路往回走。8里多地的旱路,走回去需要一个多小时。坐船走水路,顺水行舟,最多也就是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正巧杨和国他们班有三个人要随我们的船回连队,刘长发就把她们喊了回来,多划一条船,让她们坐船走,明天杨和国班的人就可以把船划回来。那时我正拽着船链子,一看织网班的女生要坐船,就对要上船的男生说:“你们不赶紧上船占座,还等什么!”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句话是那样的自私;那样的狭隘;那样的愚蠢。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打渔的船不同于载人的船座位多,打渔的船座位少中间的空当大。女生看到我们先上了大船,把好位置都占了,她们面面相窥,要想坐大船走就得被男生夹在中间,实在是太尴尬太难受了。谁也不愿意在这样的局面下上船,她们就一窝蜂似的挤上了小船。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划到一架山的大船可坐八到十人,而一架山的小船最多只能坐六人,那天他们却挤了八个人。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在岸边拽着铁链子等着,看看实在是没人愿意上这条大船,也没有喊她们过来几个人就自私的跳上船,舞动双桨离开岸边。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的船离岸不远时,我看到刘长发从渔房子出来上了那条小船。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的船两道浆,又是顺水,船就像射出的箭一样,飞快地离开了一架山,消失在夜色之中。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回到连队后,我和田福滨挤在一个被窝里睡下了。睡着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船沉啦!在双航标!”悲惨凄厉的尖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一骨碌爬起来,从吊铺上跳下地,冲出三排的宿舍,田福滨紧随其后。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的连队乱成了一锅粥,奔跑声、喊叫声、撞翻物品的呯啪声,吵杂喧闹,在夜空中震荡。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我跑到打渔排的仓库时,看到立在山墙上的船桨,才意识到救人必须划船去,就大喊了一声:“拿着船桨!”朝着停放小船的地方奔去。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江边上,人声鼎沸,手电筒的光亮像萤火虫一样在天空中飞舞。“队长---!刘排长----!”的叫喊声此起彼伏。我们朝着双航标拼命的舞动双桨,逆水而上。划着划着,突然我发现在我们不远处的江面上,有一个圆圆的东西在水面上晃动。我就大喊了一声:“有人!”纵身跳入江中。当我游到近前时,才发现是魏振生。魏振生在水里告诉我,他是从岸上跑到双航标下水的,一路游下来,啥都没发现。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风越来越大,带着哨音呼啸而至,漆黑的江面只能听见浪花相互碰撞的声音,啥都看不见。我想这样不行,即便有人也发现不了,于是我们向四季屯儿码头划去。这时四季屯儿码头正好有一艘拖轮停靠在岸边。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登上拖轮,找到船长,我对他们说:“我是这儿兵团打渔队的哈市知青,我们的船沉了,有七个人落入水中,其中有三个是哈市的女知青。求求你们打开探照灯,给我们照着江面,我们好找人。”我的话刚说完,船上的四盏探照灯同时亮了起来,把江面照得像白昼一样。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船长是位慈祥和蔼和我父亲一般年纪的中年人,他看着身上只穿了一条湿漉漉的裤衩,光着脚丫子站在铁壳甲板上,青紫的双唇不停的颤抖,浑身布满了鸡皮疙瘩,全身不停哆嗦着,我的狼狈相。用手抚着我的肩膀温和的说:“孩子不要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啥事情?船是在哪儿沉得?船上一共几个人?”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想法,找到落水的战友,把他们救上来。我就简略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最后我对他们说:“我只想找到他们和沉船。”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船长说:“孩子,我们这艘船明天早上八点从四季屯儿起航,这段时间我们听你的指挥,你说开到哪儿,我们就开到哪儿。”说完就吩咐大副和轮机长起航。随后他把我带到驾驶室,拿了一件大衣让我穿上,并给了我一架望远镜让我仔细的观察江面的情况。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船启动了,离开了四季屯儿码头,沿着江岸缓慢地向下江开去。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黑森森的夜色没有一丝星光,在探照灯的照射下,狂风卷着江水,掀起白花花的巨浪撞击着船舷的两翼,发出巨大的轰鸣。江面上白茫茫的雾气腾腾,啥也看不见,没有任何踪影。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风萧萧,水茫茫,焦急的人悔断肠,不知战友在何方?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曲建生啊!曲建生!你为什么要说那句幼稚、愚蠢、自私、狭隘的话?难道你忘了他们是你的战友和姐妹了吗?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为什么你要那样急着返回连队,难道是怕晚睡那十分钟的觉?是鬼催的吗?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为什么你不能等他们十分钟,同他们一起回连队,难道是被神差的吗?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拖轮返回四季屯儿码头,田福滨他们在江边等着我。我心存不甘,划着小船又向下江划去。此时已是风平浪静,就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平静如初。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返回连队时,无助、无奈、无力的我搬着浆,勉强的划着船,一下下往连队挨着。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救人的梦想彻底的破灭了;生还的希望永远的消失了,我再也挺扛不住这无情凶残的打击;再也承受不住这残酷令人悲痛欲绝的现实,一头栽倒在船舱里昏了过去。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我想起那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日子,想起她们那稚嫩的音容笑貌,青春靓丽的倩影,我的心就像被人拽扯着,撕咬着痛彻心肺。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由于我的愚蠢、狭隘、自私酿成这追悔莫及,无法挽回,无法补救的错误、过失、罪过。它让我悔恨终生痛不欲生。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如果当时我不让男生上船占座;如果当时我喊一嗓子,让她们过来几个人;如果我再耐心的等她们十分钟,最多十分钟。如果、如果、太多的如果,让人揪心的如果,这一切就不会发生;让人悔恨终生的事情就不会出现。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今天他们会像我们一样与战友聚会,推杯换盏,欢声笑语;他们也会儿孙绕膝,无忧无虑,其乐融融;他们还会豪情满怀,结伴出行,畅游祖国的山川大河;他们更会在改革的大潮中搏击奋进,建功立业。  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安息吧!亲爱的战友,如果你们在天有灵的话,请你们原谅我的过失,我的过错。如果有来世,请允许我来世再改正这无法挽回的错误吧!今生今世我只有不断的祈祷,不断的忏悔来弥补我的过失!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1年1月24日修改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Ef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