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奔赴北大荒、炊事班的回想——何志清

时间:2011-02-02 00:10:55  来源:  作者:何志清

奔赴北大荒VW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69年的 5月13 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那时还充满着文革的气息,在党中央毛主席所掀起的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的氛围中,我从大都市上海踏上了去东北边疆的黑龙江建设兵团进行屯垦戌边的漫长知青路。记得那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我是从北郊车站上的车。那是一个货运站,地方开阔,知青专列就停靠在长长的站台旁。当时为我送行的有我父亲,弟弟和两个妹妹,叔叔婶婶,母亲可能受不了这个场面没有来,还有高初中的同学,我家的街坊邻居,一行总有十多人。上午十点,火车要开动了,我们车上的男女知青都争向列车厢的窗口,含着泪水默默望着那为自己送行的亲朋好友。我们车上的知青有一千多人,站台的上下周围站着是送行的密密麻麻人群,足有一万多人。随着火车拉响那长长的汽笛鸣叫声,车上车下同时发出了来自肺腑的伤情离别的哭声。这哭声随着火车的汽笛声,直破云霄,动天惊地,它告示着我,像千百万知识青年一样,开始了自己的一段崎岖不平的坎坷之路。 火车经过三天四夜的长途奔波,跨过万里长江,穿越奔腾的黄河,走出壮观的山海关,终于完成洋洋八千里的行程,到达了它的目的地—龙镇火车站。这座以装运木材为主的往日冷清的车站,又迎来了一批来自遥远南方的知青,略显出一时的生气。下了列车后,来接二连我们这批新战士的是连长聂邵友。聂连长戴着军帽,穿着军装,那略略显癟的嘴,露出迎接新兵团战士的微笑,但不乏一副军人的气质。他带我们一行四十多人上了两辆卡车,开向营部的驻地—辰清。汽车飞驰在那条蜿蜒起伏的山路上,历经三小时,到达辰清。下了车,只看到零散的营房,看到那一片未冻醒的荒野和那绵延的山峦,加上那初春的寒风,尽管身上还穿着统一的绿色棉衣棉裤仍有阵阵凉意。由于没有一条像样的路,汽车开不了,连长带着我们排着松散的队形,在那冻硬的凹凸不平的荒野的路上,一步一步地走向那连队的落脚点。虽经几天旅途的劳顿,毕竟年轻,怀有初涉北疆的神奇和新鲜,很快走完了二十里的路程,来到连队。当看到只有两顶帐篷,一个简陋的芦席棚时,大部份青年一片哗然,吵嚷着要立即返回上海。后经连队领导和老战士的劝解,都静了下来。我的情绪还算稳定,身上有那点毛泽东思想的精神和在边疆连队创业的激情。傍晚吃了一顿为迎新战友赶做的面条饭后,稍作休息,连里就安排了我们第一次的工作—剥树皮。带着希望和理想,怀抱着初次踏入社会的心情,双手使劲按着小镰刀,把那扬树杆的外皮,一条一条地刮下来,不停顿地刮完一根又一根,仿佛那就是我一下子便能完成的扎根边疆的宏图伟业,干得双手发麻还舍不得扔下。那帐篷就是我们宿舍,南女分开,一间二十几个人,睡在两张大通铺上。通铺就是用小杨木杆搭的架,钉上一些薄板,铺上一层干草,再盖上大芦席而弄成的。这里就是我知青生活的第一步。  VW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炊事班的回想VW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看到到大家其乐融融,真是很高兴,几天来因为上了二连的网上家园,确实是思绪万千,回想往事让人难以入眠,本想休息两天,今看到唐龙英也进来了,有多了一份回忆和想法,又难以停止。回想刚到连队那一年,可能在七、八月份,我奉命进炊事班任班长,这一任虽然时间不长,也就四、五个月,现在想起来是我下农场五年中最为艰辛的。所谓的食堂,就是一个有十多个平方的简易棚,里面有三口大缸,两个大锅灶,一个烤炉,就这个设施,四、五个人却要供应近二百人的吃饭,水还得到几十米远处的一口深井打水挑回来。开始转得可以,唐龙英那时是副班长,她性格泼辣,做事利落,饭菜都是她给搞定,我还是省心的。后来只怪我的臭脾气,没好好相处,把她给气走了,此事,至今仍然感到内疚。这以后,食堂遭遇的困难越来越大,加之雨季的到来,连日的阴雨,天灾人祸,真不知如何应付。尤其是像我一个从小生活在上海爷爷、奶奶的身边,平日衣食无愁,家务能力差的人来说更是难上难。但凭着自己的好胜性,能吃苦的品行,我坚持了下来。那时,因雨天大家不好出外做工,躲在帐篷里,我却要日复一日冒着风雨,脚踩着厚厚的泥浆,挑着从井里打上来的水,把三口大缸灌满;我还要一天比一天远的去找引火柴,保证开锅做饭。有一天晚上,为了发好第二天的面,我趟着水到食堂边的小仓库里,费尽全力把一袋二百斤的面粉弄到肩膀上又扛到厨房里,在一个大盆里把面发好。那期间崇玉庭也帮了几天厨,挑了几天的水,他是好样的。现在来回想知青的这一段经历,感到有幸福,也有困惑;有甜蜜,也有苦涩;有快乐,也有艰辛;有成功,也有失败,因人而程度不同。VWW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