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兵团的那点事——王树林

时间:2011-02-01 23:49:11  来源:  作者:王德俊

王树林在2009年6月17日发表在共享空间里的文章hP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兵团的那点事——夜里去瓜地偷西瓜 hP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战友王德俊在留言里提到到瓜地偷西瓜的事,让我想起来当年我们在11连的时候, 71年夏天机务排打夜班翻地,夜里2-3点钟去瓜地偷西瓜的事。那时我们还在11连机务排那,我当时是副排长。机务干夜班翻地,是收完麦子后要立即把麦地翻耕好,并用圆盘耙耙好地,等来年在播种。如果不在豆收之前把地翻好耙好,到来年播种时就不赶趟了,这是季节问题。每年7月中旬开始麦收同时夜间翻地。那个时候西瓜也开始熟了开吃的时候。 每天大家干活挺辛苦的,那个时代也没有什么娱乐,每天就是大批判喊口号,时不时组织政治学习。我那时是副排长,排长是山东人叫仪宏杰,人品不错,对我们知青很好,技术上和农业技术上都很不错,我当年跟他学习了不少人生和工作上的经验(我86年回连队时还见到了他,等91年再回去他已经返回山东原籍了)。我那时专门负责学习,可我不安份,总想开车学技术,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就回到车上,跟陈印银师傅一个班开车下地干活了(我们车组还有一个师傅叫仪红金,别人叫他一公斤。另一个助手就是王德俊)。当时11连有链轨式拖拉机和康拜因联合收割机5个车组,还有一个28式轮式拖拉机,车长姓侯,助手是付万民(他俩开车大家给总结的是:一个侯玩命,一个付胆大,技术高超快车快,当时时速最高也就50-60公里吧,关键是那时的路况不好,到处是坑坑洼洼的,下雨是水坑,车头拉着拖斗子走在路上是一颠一拐的,非常不舒服,加上车快点会让坐在车斗子里的人担惊受怕的,恐怕翻了车)。说的远了,咱转回来接着说正事。每天晚上翻地归夜班(一星期调换一次),那时5台链轨拖拉机白天拖康拜因收割小麦,夜里换班翻地。当时还有一个车是三八车组,全车是有女生。为给大家解闷也解渴(不知到是谁的提议去偷西瓜),我带头去瓜地,当时我们在离台湾岛西瓜地边上的540晌地干活,记得有管登华、好象有吴惠祥和另外2个人(其中有没有老职工不记得了,反正除女生车没有去人,其它几个车都有一个人(那时是连保连坐,不能等现成的),几个人拿着麻袋(那是用来装麦秸杆晚上在车里绻着睡觉用的),我们在乱草丛中瞎胡噜摸着黑往西瓜地里走,记不得走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看见西瓜地了,我眼前一亮,借着当时不是很亮的月亮光亮,见到前面有一条亮光光的很平的比较宽的小道,我压低嗓门跟后面的人讲这边道平往这边走,边说边走,谁想到我一步迈空就掉进了围着台湾岛流淌的小河里面,那水一下子就没到了我的脖子上,害的我喝了几口水,浑身都透心凉了,吓的心里机灵的一下子(好在那时侯的小河水没有一点污染,我们后来调到30连一直吃小河的水,我吃了5年直到74年离开)。后面的人看见想笑又不敢笑,他们想办法跳了过去。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当年缺少蔬菜吃,生活条件差,是患上了夜盲症,到夜里看东西判断不清,所以我就吃了亏。等回来时为了抄近路,我还是下河过来的。后来一说起来这事就让大家乐。那时候夜班去瓜地拿西瓜,吃后把剩下的瓜塞在麦剁里,交接班时再告诉白班的人去哪个麦剁找,机务排的人基本上都吃过我们拿的西瓜。女生机车组女生夜里也吃西瓜,但不敢多吃怕停车尿尿跟不上其他车,夜里黑咕隆咚的是让人害怕,要说那时女生也挺受罪的。白班的哥们有时也给我们夜班的存瓜,当然那时在光天化日之下去瓜地直接采用恭维和套近乎的方式讨好老金头,得到几个瓜的。因为在夜里偷西瓜,不知道没有辨别清楚,还是专找大个的拿,是哪位没有记住要领,哪回把老金头的大瓜种给拿了,那是留着第二年再种瓜的瓜种子,老金头告了连里,指导员李永凡打听到是机务排夜里有人偷瓜,要在连队大会上点名。有一天晚上连里集合要开会,准备要点名批判偷瓜的人。这要感谢当年有个好朋友在连里开大会之前悄悄告诉了我,我提前开车下了地,躲开了大会点名。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正在大麦收时节,机务排又是主力军,也因后来接近瓜地的地翻完了,夜班的地块越来越远,再去瓜地来回太远拿瓜的事也就没有了,连里把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hP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二〇〇九年六月十七日hP5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