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逃跑始末——刘新艳

时间:2011-09-23 16:23:10  来源:  作者:刘新艳

     70年夏的“六,一八”是兵团组建的日子,按照惯例我连开始了评选兵团战士的活动,当时我是沮丧到了极点,预料到自己会落选,因为不久之前有人偷偷看了我的日记,里面不仅有唐宋诗词,还有对上山下乡运动颇有争议的一些言论和知青歌曲摘抄,更无知的是还拆看了我给一位男同学的信,于是: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违反兵团三不准等大帽子铺天盖地而来。最可悲的是当时小小的懵懂的我哪里懂得男女之情啊,就稀里糊涂的被冠以思想肮脏这一令我百口莫辩的帽子。

    虽然有思想准备,但是宣布我为兵团职工时,还是哭了,更为难过的是同学们都开始疏远自己,就像一个麻风病患者无人敢靠近,每天一个人郁郁而行,本来就体弱多病,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夜晚常常失眠,那个小卫生员一定还记得每晚都到宿舍给我注射一支冬眠灵吧,那药是有副作用的,白天常常头晕,还不能跟别人讲,否则就是装病,在这种孤独无助的日子里更强烈的产生了回家的念头,J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开始与我走的很近,J是家里的独生女性格开朗但很任性,7月底的一天我俩终于达成了回京的共识,并立即付诸行动:由j出面借了一些钱作路费,八月初的一个周末我俩偷偷的出发了,顺利的坐上了开往孙吴的汽车。

    但孙吴离龙镇火车站还有一段距离,当天已经没有开往龙镇的汽车了,只好找了一家招待所住下了,午饭过后又传来一消息:孙吴开往龙镇的汽车因大雨导致公路被损而停运,这下我可蒙了:真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正在发愁之际,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走近才发现是我中学同学Z,Z同学很有才华并写得一手好字   一阵寒暄之后得知该同学在二龙山师部任通讯员,此次来孙吴出差是有要事在身,所乘大解放是绕道过来的,明天一早返回。像抓到了救命稻草,顾及不了那么多了,马上和盘托出了自己的回京目的,Z同学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当得知这是真的时,他义无反顾地答应了帮我们离开的请求。我和j这才放心的回了招待所,这一夜因为兴奋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岂知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午夜时分团里派人来查夜,把我俩逮了了一个正着,在问明我俩的身份及连队后,马上给连队挂了电话,要他们派人来接人,之后他们就走了。第二天早晨我打开门缝一看无人,马上和j溜出了房间,招待所的院子里停着那辆大解放,急匆匆向大解放冲去:成败在此一举!到了跟前发现同学已在此候着,我们一言不发就爬上去了,刚爬上汽车就看见昨天查夜的战士进了大院,马上我按着j的脑袋趴下了,这时汽车启动了,

   到了龙镇,Z不能再送我们了,他掏出了一个地址和8元钱,嘱托我去看看他母亲,就挥手告别了!到达龙镇时当天的火车已开出,还要等一天,真怕再节外生枝,可不敢再住招待所了正在瞎溜达之际,又碰上一同学G:才一年多不见G由一个小男生变成了一个高大帅气的大小伙子,在龙镇那的一个营部任通讯员,得知我们此行目的他一点不惊讶,还热情地招待我们在他们营部招待所住下,并帮我们买了去北京的车票,直到第二天把我们送上火车。

    顺利抵达北京后,只有过短崭的快乐,因为北京在“十一”之前也是风声鹤唳,红卫兵不时地上家查户口,看着担惊受怕的家人,看着因贫贱而百事哀的父母,我住不下去了,过了“十一”我就急匆匆地返回了。

    因为受Z的妈妈之托给他捎了一些东西,就先去了Z的师部,这时他已经调到赵光,我和j就先去了赵光,在那只待了一小时就匆忙搭上去孙吴的大解放,当时非常高兴:既可直达孙吴,又省了一些路费,殊不知此一去又是九死一生啊!车开出不久天上就飘起了雪花,那天是10月8号我记得很清楚,开始还觉得新鲜好玩,过了一会就开始浑身发冷,接着牙齿打颤,幸好同学在开车之前扔上来一军大衣,我俩紧紧靠在一起,腿上裹着大衣。车一路上就没停过,到了孙吴已经天黑了,司机叫我们下车时我们几乎失去知觉,已经不会说活啦!下车后直接就跪到了地上,腿已经完全僵啦。(我最近给外孙讲《卖火柴的小姑娘》讲的绘声绘色极为生动,因为有濒临冻死的体验呀)

     回到连队等待我们的是批判会,批判之后给了我一个处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