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转发一篇好文章:没有照片的故事

时间:2011-05-15 22:51:05  来源:老侯的博客  作者:赵大和

   我们十几个老伙伴儿自驾车到当年下乡的老连队看了看,回来后心里一直很激动。一路上遇到和发生了很多感人的事情,好朋友赵大和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没到连队的路上,事情开始的缘由却可追溯到40年前。

    知青与当地乡亲的关系能处到这个份儿上,可谓感天动地!就连医院的医务人员都感动的落泪,甚至有的护士回家之后,哭着向家人介绍此情此景。只有发自内心的相互挂念,才能激起如此巨大的情感浪花!           

          没有照片的故事  

    刘爱静,离开11连时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长得不算漂亮,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脸上经常挂着天真的笑容,显得活泼、可爱。1969年我们来到兵团时,她的父亲刘长义已被迫害致死,家中只有爷爷、奶奶、母亲和她。生活拮据、年近古稀的两位老人和一对孤女寡母,对到来的青年却有天然的情感。我们仨一群、俩一伙儿来到刘家,男生女生,炕上地下,渴了舀瓢水喝,馋了炒盘白菜、土豆。常常这拨人还没走,下拨人就跨进门。刘家的大爷、大娘、嫂子尽其所有满足大家的需求,从无报怨。机灵的爱静,叔叔长、姑姑短地跟知青们嬉耍,讨人喜欢。知青俨然像这个家庭里的成员,随便的一点都不客气。

    七十年代后期,知识青年陆续返城,刘家也冷清了许多。拨乱反正,刘长义的冤案得以彻底平反昭雪。母女俩被安置到黑河,爱静到邮电局上班;刘大爷和大娘回到山东省鄄城县的原籍,不久先后病故。1995年我到哈尔滨开会,会后到黑河看望了嫂子和爱静。她们住在黑河邮电局一幢宿舍楼里。那时,已听说爱静有病在家休息。与母女二人见面,看到各方面尚好,就没有多问。又过一两年,穆祥福回连返京,告知嫂子已经过世,爱静没见到。此后杳无音信。十多年来,孤身一人的爱静,工作、生活怎么样?当年的知青们十分惦念。许多人一直多方打探,包括托请这次先行回连的荒友询问,均无任何结果。

    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见踪影?下决心这次回连一定要了解她的确切消息。7月6日抵达哈尔滨,接到黑龙江省台办李岩主任的电话,询问这次返黑有什么事需要帮助打理。我在电话中告之,回阔别的第二故乡,我们已做了近一年的准备,无须任何帮助。李主任一定要请回连的荒友吃顿饭,盛情难却。第二天中午席间,他又表示你们有什么困难,提出来一定帮助解决,不必客气。我考虑回连时间有限,就请他协调有关部门,帮我们找到刘爱静。李主任当即表示一定找到,决无问题。

    7月8日晨,我们一行12人驾车离开哈尔滨,踏上返回第二故乡的路。返乡的国道,往来车辆不算多。浏览车窗外,景色怡人。加之距离第二故乡愈来愈近,大家兴奋不已。我们计划顺路到五大连池小住两天,欣赏火山风光;而后于11日与乘飞机的荒友在连队会合;12日到黑河去找刘爱静。下午三点左右,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我的手机:“我是黑河市台办主任王经纬,您委托找的人找到了。刘爱静因病住在北安市省第三人民医院。”电话中,王主任还介绍了他了解到的有关爱静的情况。此时,GPS中显示:距北安市38公里。“老天不负有心人”。大家非常高兴,立即决定改变行程,进北安市看望爱静。

    三辆挂有北京牌照的轿车,驶进了北安黑龙江省第三人民医院。这里也是黑龙江省精神病防治中心。原11连天津知青张书业,当年也曾在这所医院治疗。来到住院处,询问刘爱静住在哪间病房,小护士刚要在电脑中查询,一位中年工作人员马上就说,是黑河邮电局的吧,住精神科七病区。我们提着给爱静买的各种可以长期保质的食品,在人们好奇目光的注视下,迫不急待地找到位于院内一座旧楼二层的精神科七病区。七病区的外走廊不长,干净整洁。窗户上全部安装了铁制护栏,正前方铁制防盗门挡住了视线。我们尽管十多个人,在这寂静无人的走廊中仍感觉到压抑和恐惧。正当犹豫去哪儿找人的时候,一位护士从房内走出。“你们找谁?”护士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提着大包小包的我们。“找刘爱静。”我们答。护士又问:“你们是她什么人?”,“我们是当年下乡的知青,从北京、天津、哈尔滨赶来看她。”听说有人来看刘爱静,不宽的楼道内除了我们,陆续站满医护人员。有人用钥匙打开了铁皮防盗门,医护人员站在门口防止病人随便出来。“刘爱静!”随着喊声,有人应答。防盗门又一次打开,穿着一身蓝色院服的爱静被带到我们面前。紧拉着她的手,我们的双眼被泪水模糊,嗓子像堵上棉花,说不出话。“你认识他们吗?”护士长问。“怎么不认识,这是我大和叔叔,这是我大眼叔叔(指王根来)……”她平静地给医护人员介绍着我们。当史志明紧拉着她的手时,有人问:“他是谁?”爱静答:“记不清了。”站在旁边的老侯说:“邵掌珠你认识吗?”“掌珠姑姑我当然认识,她还给我买过衣服呢!”“他就是邵掌珠的老公史志明呀!”爱静一下子就扑过去:“我想起来了,你原来多白呀,现在黑了,也胖了,所以没认出来。掌珠姑姑怎么没来呀?”爱静的一番话,如果是在遇到她的街头、商场说,谁会相信她是病人。“我是袁建朝。” “你在马号上班。”。。。。。。陈国卫、王伯威、李来弟、老侯等当年的知青一一上前与她握手,爱静一一认出他们。30多年过去了,除我在1995年与爱静短暂地见过一面,其他人一直没有见过她。爱静在心中仍然清晰地记得当年的知青,令我们无不动容。在场的知青们泪流满面,不能自己;在场的随行家属热泪迎眶,感同身受;在场的医护人员从好奇观望,被感动的红了眼圈。当年的知青默默地围在她的身边。“我挺好的,你们别哭。”爱静劝我们,我们脑中空白,无言以对。为了尽快摆脱这想见又不愿见到的场面,我们在医院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爱静在医护人员的监护下,把我们送到楼梯口。大家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没有人敢回头再多看她一眼,匆匆地离开医院。

    连日路途的欢笑声,在驶往五大连池的路上消失。大家再也无心观望窗外的景色,任凭泪水流淌,默默无语地前行。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住进五大连池宾馆,静静沉思:爱静得的什么病?住了多长时间医院?病情控制的怎么样?我们能为她做些什么?……这些问题由于当时过于激动,谁都没有向医生询问。难道这就算探视了爱静,还了心愿?不行,决不行!晚饭过后,我提出,五大连池景区我不参观了。明天找车返回北安,请大夫护士吃顿饭,把爱静的病情搞清楚。在场的志明、根来、国卫、建朝、伯威等都表示要返回北安看爱静。考虑还有部份家属随行,几番争执,最后决定我和史志明兄开伯威的车返回北安,其余人按原计划游览五大连池。来弟知道后,坚持放弃游览,与我们同行。生活并不富裕的王根来硬塞给我500元钱:“既然不让我去,请大夫吃饭的钱必须我出。”

    7月9日上午,志明、来弟和我再次来到北安市黑龙江省第三人民医院。这次来到七病区,医护人员见到我们赶忙打招呼,爱静的主治医师佟大夫向我们较为详细地介绍了她的病况。原来,爱静得的是精神分裂症,目前全世界都没有根治的办法,只能用药物控制病情发展。她住在四人一间的病房里已经11年。每年住院治疗、食宿费用12000元,全部由黑河邮电局负担。目前病情稳定,但必须按时按量服药。去年曾试着给她减药,结果不理想。我们也向医护人员介绍了爱静家的情况和她家四十年来与下乡知青结下的友谊。为了感谢七病区医护人员十多年对刘爱静的精心治疗和悉心照顾,我们邀请医护人员共进午餐。起初他们不肯去,我们说,这是当年知识青年对老乡的一片深情厚谊,这顿饭是替爱敬逝去的亲人请的。看到我们感情真挚,经过请示,他们终于答应与我们一起吃午饭。饭桌上,精神科副主任兼七病区主任刘战云副主任医师站起来说,“今天我来吃这顿饭,完全是被你们这些当年知青的行为感动才来的。刘爱敬住院11年很少有人来看她。昨天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带了那么多东西,在医院里引起很大反响。你们今天又再次返回医院看望刘爱敬,说明知青没有忘本,没有忘记老百姓。我代表七病区郑重承诺:请转告所有关心刘爱静的知青们,由于刘爱静的病情和家庭状况,她出院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我们一定会努力地为她治疗,照顾她的生活,让她快乐地度过每一天,让关心她的知青放心。”没有动员,没有示意,主治大夫、护士长、护士们纷纷争先恐后地站起来表态。积极为爱静治疗,像对待家人一样照顾好爱静,成为这顿饭的主弦律。常听说的紧张医患关系,在这里变得十分融洽、和谐。饭后,我们再次来到七病区,护士把爱静带到办公室,让她坐下来和我们聊聊。我问她中午吃的什么,她说吃了半个馒头和一个罐头。问谁来看过她,她说去年底爱英姐(刘厚坤大女儿)来过一次。突然,爱敬说:“叔叔,我想让你们带我回家。”听着爱静对亲人的心里话,我们鼻子发酸,喉咙发紧。志明、来弟和我,谁也不知该怎样回答。沉默过后,我们只能像哄骗小孩一样对她说,“这里的大夫护士对你多好呀,你走舍得他们呀。”听着我们的回答,她低下了头。也许她心里真的明白,我们是在哄她,不可能把她带回家。“叔叔,那什么时候你们再来看我?”气氛再次陷入尴尬。我们不忍心再给她不满意的回答,“你放心,只要你听大夫的话,我们会再来看你的。”话几乎是一字一字地从口中哽噎挤出。我们怕长时间与她接触产生刺激,引起病情反复。依依不舍地和爱静告别。”叔叔,你们要再来看我呀!”爱静儿时般真心的呼唤,再次刺激了我们的泪腺,模糊了我们的双眼。我们的心在颤抖。望着她即将重新踏进厚厚铁门的背影,我在心中祈祷:愿医疗产生奇迹,爱敬是第一个痊愈的患者。

    为了11连荒友心目中的刘爱敬,形像依旧是当年那个有着一双大眼睛,脸上经常挂着无忧无虑笑容的小姑娘,我们没有给她拍照,也没有与她合影。

 

                                        2009-8-17凌晨于澳门        

                                        2009-8-18 晚修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