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北大荒,为什么是你

时间:2014-10-07 23:28:50  来源:北大荒网  作者:孙加祺

近些年来,知青文化蓬勃兴起。一本又一本、一册又一册的知青书籍从知青群体中诞生,这些书或集体创作,或个人写作,几乎涵盖了每一个当年下乡地。但是,你若从中细阅,就会发现出自北大荒知青的作品最多,知青文化的代表性作品《北大荒风云录》就是典型之一。

近些年来,知青返乡潮一波连一波,他们中有结队而行的,有单枪匹马的,或坐飞机、火车,或自驾、乘专列,什么形式都有且年年不断。但若算一下,回北大荒的知青人数恐怕又是最多。仅我们一个连队,就有18人回去过,占队里知青总数的近1/4,这还不算有些人两次三次、十次八次地回去。

知青下乡,四面八方。作为一段历史,当地为知青树碑立传者,有,但不多,有些还先树后拆。为此,知青作家王爱英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是《消失的知青碑》。然而,在北大荒,黑土地上建起了第一个国家级知青博物馆、第一个知青文化主题的城市公园、全国唯一的知青安养中心。

天津下乡知青约46万多人,大规模下乡地涉及黑、蒙、新、晋、冀、甘等省区,时间跨度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客观上,知青们把城市文明带到了边远落后的乡村,多多少少推进了当地社会文明的进步。但是,你听过有哪里曾把知青文化与当地文化相提并论,从而把知青文化融合到黄土文化、草原文化或边塞文化之中吗?大概没有。只有北大荒把知青文化与军旅文化、黑土文化紧紧融合在一起,并作为主体部分之一,形成了波澜壮阔的北大荒文化。这种融合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在北大荒博物馆那顶天立地的英雄群像中,知青赫然其中。

这是为什么?黑土地上的知青并没有比其他下乡地的知青停留得更久,他们的短暂文化遗存有这么珍贵吗?要知道,真正扎下根的少之又少。以八五二农场为例:下乡初期,各地知青总数曾达10215人(含几百名1963年以后来场的知青),这个人数比有些小团场的人口总数还要多。但是到了1973年6月,知青人数已降到7405人。再过三年,1976年,“文革”中下乡的知青人数已下降到5521人,就是说已有45%左右的知青因各种缘由,以各种方式,不论是从“前门”、“后门”或是“侧门”,离开了农场。又过了三年,1979年,知青人数已减至3918人。到1983年,仅为813人,仅占当初接收知青总数的7.9%。

可是,你知道吗?同是在1983年,创建八五二农场的近万名老铁兵与复转官兵,在历年由组织安排调往外场、外地约4000余人的情况下,全场仍有4500余人,其中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干部25人、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400人。可以说,基本上原封未动。

如果说老铁兵、复转官兵是黑土地上的留鸟,那知青就是候鸟。飞来了,又飞走,但痕迹却留下了,难道真应了那句“雁过留声”吗?

面对这个问题,仅仅从情感层面上去解释“知青族”的黑土情、黑土地上的知青情,显然已经肤浅了,而且这个感性范畴的答案,已经被知青们回答得十分充分了。但它毕竟是“表象”,一定还有比它更深刻的“内质”,才会让表象能如此丰富的展现,才会有持续表象的根基。那么,它是什么呢?我以为,它来自三个方面:

一是黑土地移民文化的多元包容性。北大荒的人口构成是典型的移民,是组织移民与自发移民的混合体。其多元化程度远远超出了历史上的“闯关东”,历史上的闯关东的人们以鲁、冀为主,且沾亲带故,代代绵延二百多年。而上世纪50年代中叶的组织移民则来自五湖四海。以八五二农场人口的民族构成为例:在原本没人定居的地方,一下子涌入18个民族,而且在族源与地理上毫不相干。特别是土家族、京族、彝族、瑶族、水族、壮族、苗族、布依族、侗族等南方族系,与天寒地冻的北大荒毫无瓜葛。多元的民族构成,必然产生移民文化的包容性特质,以求共同应对自然与社会困难。加上都具有军人身份,都受过战场上的生死考验,这种包容性普遍而深入。知青作为事实上的另类“移民”,本质上与之相同而非相异,彼此间相容大于排斥。这是北大荒知青工作生活状态包括政治生态比较宽厚的一个重要文化基因。

二是北大荒军旅文化的规整性。农场也罢,兵团也罢,都是以复转官兵为主体、以军旅文化为骨架的准军事组织。他们是农民,但又与“正统”农民有极大的区别,他们所处集体的组织性、纪律性,比起农村,形制规整,按部就班,有规有矩,他律超过自律,集体重于个人。尽管具体到某个连队、某些个人,会有异化,会有违逆,但从总体上代表了先进农业文明。比起“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村屯,这种规整性对知青是一种冶炼,也是一种培养,起码是意志力的培养。说到此,想到一个下乡到农村的知青说过的话:比起你们兵团,我们“自由”多了。我曾和生产队上的人打过架,一气之下,跺脚跑回天津,待上好几个月,没人追没人问的。我想,这就是差别,这就是差距。

三是北大荒对知青们生活选择的宽解性。知青们从城里来到边远的农场,总体上讲属于由高就低,生活条件、工作环境、文化氛围等各个方面落差都很大。尽管许多人也是青春热血,但久而久之,难平衡,易失衡,因为总有曾经的美好生活在暗自召唤,总有追求幸福生活的内心渴望在蠢蠢欲动。而这种渴望,最终通过返城表现出来。现在回头来看,农场对知青们要求返城的选择是善待,是宽解性的。不论是在兵团时期,还是恢复农场以后,不论普通农工,还是已当了营团领导,只要是真心想走的,就没有人认真阻拦。比较而言,在整个北大荒,没有多少人是因为返城受阻而激烈抗争,用极端方式制造冲突性矛盾的。倒是有返城后又返乡的现象,我的同学中就有例证。

为什么北大荒人会有这种宽解呢?尽管当初返城可是把农场“闪了一下”,但至今他们为何认为,知青的到来把农场文明提前了20年呢?这还得从老铁兵、复转官兵谈起。可以讲,在荒无人烟的北大荒,他们是第一代寻找幸福的人。来北大荒首先是他们的个人选择,然后才是组织安排。当初来北大荒,不是命令,不是唯一出路,可以选择返乡。但事实是,多数人没有选择回老家而是去建农场,和部队一起去开创新天地、新生活。从这点上,复转官兵与知青的选择有契合处,这是宽解的基因、宽解的逻辑。正是这个逻辑,延伸到了北大荒第二代、第三代人身上。自改革开放以来,有数不清的农场子弟通过奋斗,从黑土地走出来,在更广阔的舞台上施展才华。我认识的许多农场朋友,他们的子女多在哈、京、沪、穗、深等沿海城市打拼、落户。第一代为追求而来,第二代、第三代为追求而走,不论来去,都是追梦人。

这就是北大荒的不同之处,动人之处。这就是,为什么是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